第67章 67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67章 6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7章 67

  小甜甜第一次走路和第一次说话是在同一天,跃安被过继过来之后,为了方便他上下学,蒋予淮给他重新转了幼儿园,就在家附近。

  哥哥去学校了,妹妹一到下午就会盼着哥哥回来,按着时间,妹妹就会在落地窗附近坐着,趴在落地窗上往外看。

  每次看到哥哥回来妹妹都很高兴,一路爬到门口去迎接哥哥,可是就在那天下午,看到哥哥从车上下来,妹妹竟直接撑着玻璃站起身,一歪一扭向门口走去。

  望着这一幕的徐希苒一脸不敢置信,竟是呆了好了一会儿没回过神。刚开始走路,妹妹还走得不稳,走到门口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还好哥哥及时跑过来把她抱住。

  就连跃安也没想到,他问道:“甜甜你会走路了?”

  甜甜一脸星星眼冲跃安哥哥笑,徐希苒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急忙走上前开心问道:“天啊,甜甜妹妹会走路了吗?”

  她扶着她又试着让她走了几步,虽然走得不太稳,走两步就会摔,但是真的能站起来了,说真的,徐希苒挺激动的。

  下午蒋予淮回来之后徐希苒就把这事跟他说了,得知女儿会走路了作为老父亲的欣慰感自不必说,只是听说妹妹是因为看到哥哥回来太激动才会走路的,他心里的滋味就有点复杂了。

  他抱着女儿对她说:“看到哥哥回来激动,看到爸爸回来就不激动吗?都激动得会走路了,忘了爸爸每晚怎么哄你睡觉的吗?”

  小家伙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盯着爸爸看,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爸爸好像不太高兴,她冲爸爸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蒋予淮又道:“现在知道讨好爸爸了?”

  就在这时,只听到甜甜妹妹脆生生叫了一句,“爸……啊爸爸……”

  蒋予淮怔了一下,随即和徐希苒对视了一眼,他不确定问:“她……刚刚是叫了爸爸吗?”

  徐希苒也怕自己听错了,她哄着甜甜道:“甜甜刚刚叫什么,再叫一声?”

  “爸爸……爸爸。”

  这声就清晰多了,果然是在叫爸爸。

  蒋予淮的眉眼都藏不住笑意,眼里透着对女儿的慈爱和欣慰,“甜甜会叫爸爸了。”

  徐希苒意识到女儿真的会说话了也挺开心,她蹲在旁边教她,“妈妈,甜甜叫妈妈?”

  小家伙随着妈妈张口,可是开口还是只有两个字。

  “爸爸。”

  叫得特别清晰。

  蒋予淮简直开心得不行,把女儿抱在怀中贴她的脸,揉她的头,一遍遍说:“宝贝会叫爸爸了。”

  徐希苒带着几许醋意撇撇嘴,什么嘛,明明甜甜和她相处的时间更多,竟然先学会叫爸爸。

  甜甜正式断奶之后徐希苒就重新开始工作,一开始离了她还挺想的,一到工作间歇就会给保姆打视频,让她抱着甜甜给她看,一下班就急匆匆跑回家,绝对不加班,甜甜两岁的时候徐希苒就把她送到了幼儿园。

  甜甜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徐希苒特意请了假来接她放学,原本还担心去了陌生的地方小姑娘怕生,徐希苒都已经做好了要接到个小泪人的准备,没想到接到小家伙的时候她倒是挺淡定的。

  甜甜的胎发没剃,现在她两岁,头发已经可以扎起来了,徐希苒给她扎了一个丸子头,甜甜脸肉嘟嘟的,扎着丸子头那一张脸就更显得圆润可爱。

  徐希苒抱着她问道:“甜甜今天上学哭没哭啊?”

  “没哭哭。”

  “这么厉害啊,我还担心甜甜会哭。”

  “旁边的小朋友在哭哭,可是我都没有哭哭。”

  “那甜甜很棒,很勇敢。”徐希苒给她擦了擦脸上脏脏的东西,又问:“在学校中有没有看到星源哥哥?”

  甜甜点了点头,“星源哥哥在中班。”

  自从蒋知秋和蒋知恩出事之后,总公司这边的事情就多了起来,蒋予淮把老三从北藤调了回来,如今老三和唐亦暖都在洛城了,星源是老三和唐亦暖的孩子,比甜甜大一岁,两人上的是同一个幼儿园。

  “那你有没有去找星源哥哥?”

  “星源哥哥来找我,给我带了糖。”

  “那挺好的呀,你有没有谢谢星源哥哥。”

  “嗯,有谢谢哦。”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上了车,徐希苒照顾她坐上儿童座椅,说道:“今天要去祖祖那边吃饭饭。”

  “哥哥会去吗?”

  “当然会去啊,我们现在去接哥哥,接了哥哥就一起去。”

  “好耶。”

  小家伙很开心,她捏了捏包包,里面还留了一颗糖,那是星源哥哥给她的糖,她给哥哥留了一颗。

  蒋跃安七岁,已经上小学了。徐希苒带着甜甜在小学门口等了一会儿学校才放学。一见有人出来,小甜甜就松开妈妈的手,走到大门的位置,眼巴巴看着过路的人,找她哥哥。

  蒋跃安一眼就看到妹妹,他急忙小跑过来,小甜甜看到哥哥,远远的就开始兴奋,蹦蹦跳跳,一双小胖手呈喇叭状放在嘴边喊着:“哥哥哥哥。”

  哥哥快跑近时,她一下冲过去抱着哥哥,看到这一幕的徐希苒已经见怪不怪了,各自上学的时候上演分别大片,难舍难分到像是在演苦情戏,放学相见的时候是久别重逢,看他们紧紧抱着好像很想念彼此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隔了万水千山才相逢,其实只不过分开了半天而已。

  徐希苒摇了摇头,催促道:“好啦快上车,外面冷。”

  跃安牵着甜甜的手坐上车,甜甜把给哥哥留的糖送给他,“哥哥尝尝这个。”

  跃安接过放到了包里,“哥哥一会儿尝。”

  今年洛城难得下了一场大雪,街道上的雪被扫开了,雪堆在街两侧,堆成了长长一条山丘,车子开到老宅,雪铺了整个院子,院子里就只扫开了一条道能让车子通过。

  徐希苒把车挺好,急忙拉着两个孩子进了屋中,这才觉得暖和了。

  这两年蒋老太太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好在还能吃能睡,就是走路不稳了,需要人搀扶,每次甜甜来这边蒋老太太最开心了,人老了没什么力气也要把甜甜抱在怀中心肝宝贝叫一阵,家里买了糖也剥了给她吃。

  崔媛在一旁劝道:“妈,少给她吃一点糖,这丫头前两天还嚷牙疼呢。”

  蒋老太太道:“就吃一颗,就给我们甜甜吃一颗糖。”

  甜甜吃到糖很开心,抱着蒋老太太撒娇道:“谢谢祖祖。”

  把蒋老太太逗得开怀大笑,又搂着她一通心肝宝贝的叫。

  “他们什么时候放假啊?”蒋老太太问道。

  徐希苒道:“甜甜从明天就开始放假了,跃安还要几天。”

  “那行,放假了把甜甜放在这里玩几天。”

  徐希苒知道蒋老太太想曾孙女,没多想就应了。

  甜甜吃到了糖,想起她给哥哥的那颗糖他还没吃,她就冲蒋跃安道:“哥哥为什么还不吃糖糖?”

  跃安这才想起了方才见面的时候妹妹给的他,他拿出来正准备剥开,门外突然跑进来两个小男孩。

  蒋星源和蒋轩听说甜甜妹妹来了,从后院跑出来找她,星源和甜甜原本在同一个学校,因为甜甜还要去接哥哥,所以星源就先过来了。

  蒋星源兴冲冲跑进来说道:“甜甜妹妹,我们堆了雪人,你快来看看。”

  蒋星源先进来一步,自然也看到了站在旁边的蒋跃安,蒋跃安手上还握着未剥开的糖,蒋星源一看就不高兴了,他将糖一把从蒋跃安手上夺过来,说道:“我的糖为什么在你手里?”

  甜甜见状,就从蒋老太太怀中下来,她走到蒋跃安身边冲蒋星源道:“这是我给哥哥的。”

  蒋星源更不高兴了,“我给你的糖你为什么要给他?”

  “糖好吃所以给哥哥吃。”

  蒋星源小朋友小表情这才好了一些,总归甜甜妹妹说了他的糖好吃,他这才不情不愿把糖给蒋跃安,又冲甜甜道:“那下次我再给你带点。”

  甜甜点点头。

  蒋轩一进来就拉着甜甜的手说道:“甜甜你快跟我来,我带你去看雪人。”

  蒋老太太见状忙嗔道:“哎哟你慢点,别把妹妹摔了。”

  蒋轩哪里听得到,已经拽着妹妹跑出门了。

  洛城连下了两天的雪,老宅的院子里堆了厚厚一层雪,此刻后院中垒了一个小小的雪人,有甜甜那么高。

  甜甜远远看着惊讶道:“好大的雪人。”

  蒋轩道:“你要是想要更大的,哥哥还可以给你堆。”

  雪人旁边站着两个男孩,最大的男孩蒋千帆今年十一岁,另一个正拿着铲子往雪人身上拍雪的男孩是蒋书阳,他是蒋冬宸家的老大,蒋轩的亲哥哥,今年八岁。

  看到跑过来的几个小孩,蒋书阳就一副小大人般摇摇头说道:“又来两个小屁孩。”他忘了其实他自己也是小屁孩。

  蒋轩拉着甜甜的手走到雪人旁边,问道:“你看,好不好看。”

  雪人还没有装鼻子和眼睛,不过甜甜还是很给面子点点头。

  蒋轩拿了胡萝卜和两颗黑色纽扣递给甜甜说道:“甜甜来给雪人装眼睛和鼻子。”

  这可是堆雪人的灵魂一笔,蒋轩在堆雪人前就想好了要留给妹妹来做。

  甜甜将两颗黑色的纽扣放在雪人眼睛的地方,剩下一个鼻子她把胡萝卜给蒋跃安说道:“哥哥做鼻子。”

  蒋轩这才发现跟来的蒋跃安,他拧着眉头不快道:“你来做什么?”

  蒋跃安没说话,甜甜道:“甜甜让哥哥来的。”

  “你干嘛让他来?”蒋轩还有点不高兴,不过却放软了语气,“少和他玩。”

  甜甜却道:“他是哥哥,要和他玩。”

  甜甜把胡萝卜塞到哥哥手上,让他帮她给雪人装鼻子,蒋跃安接过胡萝卜,正铲雪往雪人身上拍的蒋书阳一把扔了铲子,他走过来夺过蒋跃安手上的胡萝卜,非常不客气将他一推。

  蒋书阳比蒋跃安大一岁,力气也比他大,地上有雪路滑,蒋跃安直接被推到了雪地里。

  蒋书阳把胡萝卜递给甜甜说道:“他脏死了,别给他。”

  哥哥被欺负了,小甜甜很生气,她一把打开蒋书阳的手说道:“推我哥哥,你不好!”

  “你敢打我?”蒋书阳也很生气,他用手指头点了一下甜甜的肩膀,说道:“我是你二哥!”

  甜甜个子小,脚步也不稳,虽然蒋书阳这一点没用多大的劲,但甜甜还是被他给推倒了,蒋跃安已经从雪地上爬起来了,见妹妹倒下,他想也不想,一下扑上去接住甜甜,不过毕竟是小孩子,甜甜倒下的时候刚好砸到他的头,压着他的头往地上重重磕了一下。

  甜甜年纪小反应慢,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哥哥在后面,她急忙挪开回身问哥哥:“哥哥疼不疼?”

  这一下砸得有些疼,蒋跃安眼泪都冒出来了,不过他只是简单揉了揉后脑勺说道:“没事。”

  因为有哥哥垫底甜甜倒是没摔疼,但是看到这一幕的蒋轩不干了,他往蒋书阳跟前一站,生气道:“蒋书阳你发什么疯,为什么要推甜甜?”

  蒋书阳也没想到他只是轻轻点了一下甜甜就摔倒了,他根本不是有心要推甜甜,只是蒋轩这么敢和他吼却让他生气,他道:“你敢吼我?蒋轩我可是你哥,你亲哥。”

  “亲哥又怎么样?亲哥就可以欺负妹妹了吗?她还那么小。”

  蒋星源也站上前冲蒋书阳道:“坏蛋。”

  蒋书阳虽然才九岁,但是九岁的孩子已经有自尊心这种东西,他觉得两个比他小的弟弟和他对着干让他很没有面子,他捡起地上的铲子对着两人挥了挥,恶狠狠道:“信不信我揍你们?”

  两个小男孩被吓得怯生生往后退了几步,蒋书阳这才满意了一些。

  “蒋书阳。”一直站在旁边静静看着这一切的蒋千帆开口了,蒋千帆走过来,夺过蒋书阳手中的铲子,“别发疯了。”

  说完推了蒋书阳一把,蒋书阳后退两步,一下摔到雪地里,蒋书阳一脸不敢置信,虽然蒋千帆是大哥,但他觉得被大哥当着这么多弟弟妹妹的面推倒很丢脸,而且他和大哥的关系一向都不错。

  蒋书阳道:“你干嘛要帮他们?你忘了二伯父是怎么进监狱的吗?”蒋书阳手指着甜甜,又道:“是她妈妈。”

  “蒋书阳,我说过了,让你不要发疯。”

  蒋书阳十一岁,年纪最长,个子也最高,在这一群弟弟中一向很有威严,蒋书阳也看得出蒋千帆生气了,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也没有再多话。

  蒋书阳走到甜甜跟前,他比甜甜高了很多,甜甜要仰头才能看到他,甜甜方才倒下去时脸上沾了些雪,蒋千帆伸手想帮她将雪擦掉,甜甜却将脸偏了一下躲开他的手,不仅如此,她还后退两步和他拉开距离。

  甜甜只知道书阳哥哥欺负了哥哥,大哥和书阳哥哥玩得好,他也是坏哥哥,她不喜欢坏哥哥。

  小女孩的眼睛里明显透着不满和抗拒,这种分明不喜欢他的眼神实在太明显了,蒋千帆的手僵在半空,他不过只是想帮她擦掉雪而已。

  蒋跃安自从头被砸了一下之后就一直感觉天旋地转的不舒服,他揉了揉后脑勺也没有缓解,此刻他只感觉眼前一黑,又一下摔到雪中。

  甜甜还太小,根本没反应过来哥哥为什么突然倒了,她走到哥哥身边推了推他,叫道:“哥哥你怎么睡着了?”

  可是不管他怎么推都没醒过来了,蒋轩也凑过来看,他年纪稍微大一点,比甜甜懂的东西多,他道:“他好像晕倒了。”

  “晕倒了?”甜甜一脸疑惑。

  “就是病了,他生病了。”

  这样一说甜甜就明白什么意思了,甜甜记得她有一次很难受,妈妈说她是生病了,所以哥哥现在生病了,哥哥也很难受。

  哥哥病了得快点告诉妈妈。

  “得告诉妈妈,得告诉妈妈。”

  小姑娘一边说话一边爬起来往屋子跑,可她人又小,步子也小,再加上路上积了一层雪,她跑得太急,没跑两步就又摔了。

  小姑娘急得哭了出来,“哥哥生病了,要找妈妈,呜呜呜。”

  蒋星源和蒋轩跑过来,蒋轩将她一把抱起来说道:“甜甜别哭,我帮你找。”

  蒋千帆走过来蹲在甜甜面前,小甜甜一边哭着,小胖手揉着眼睛,蒋千帆将她的手拿开冲她道:“我个子高跑得快,我可以帮你叫你妈妈,不过你得叫我一声大哥,你叫我大哥我就帮你。”

  甜甜只想快点找到妈妈,所以她暂时忘了大哥是个坏哥哥,她一边哭一边说道:“呜呜,大哥,帮我找妈妈,呜呜。”

  蒋千帆笑了笑,用拇指帮她蹭掉眼泪,点头应道:“我去帮你找你妈妈来。”

  蒋千帆动作确实快很多,没一会儿就将徐希苒叫了出来,徐希苒看到躺在雪地上的跃安吓了一跳,拍了拍他的脸他也没醒,徐希苒也急了,直接背着他上了车,将他送到医院。

  好在跃安的情况不是很严重,只是摔了一下头,拍了片也没事,在医院没一会儿就醒了。徐希苒将他带回了家,跃安伤了后脑勺,医生给他包了些药,他只能趴在床上躺着。

  甜甜抱了一堆零食来找他,小声冲他道:“给哥哥吃。”

  “哥哥不吃,你自己吃。”

  甜甜手笨笨撕开包装,给跃安递到嘴边,妹妹都喂到嘴边了跃安也就吃了。甜甜趴在床边,看哥哥吃得开心也跟着笑起来。

  -跃安看着妹妹可爱的脸,想了想问道:“甜甜,你除了我还有那么多哥哥,你最喜欢谁啊。”

  “喜欢你。”

  小甜甜想也不想就说。

  跃安笑了笑,不好意思把脸埋在怀中,轻轻“嗯”了一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