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47章 4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章 47

  蒋予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和你认识的时候,你告诉我你叫秦希。”

  徐希苒面色复杂看了他一眼,“所以程云启说得都是真的?你在结婚前就认识我?”

  “有一些是真的,我们确实在结婚前就认识了,那个媒人也确实是我安排的,不过你妈妈的死和我没有关系,我是在你来洛城之后才和你认识的。”

  “来洛城之后?”

  “对,那是你妈妈刚过世不久,你被洛城的爸爸接过来,但是你偷听到他们想把你送到福利院,你害怕就逃了出来,那一天你从家里跑出来遇到了我。”蒋予淮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渐深,他道:“不过当年你遇到我的时候只有六岁,你年纪小,大概已经忘记了。”

  徐希苒拽着衣角的手紧得都泛出了白色,她调整了一会儿呼吸才说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已经忘记了,我也就没必要再提起。”

  “所以程云启说得没错,当年我们相亲都是你处心积虑安排的对吗?”

  说这话时她的表情明明没有责怪,可不知道为什么,蒋予淮还是被刺痛了,他道:“是我安排的。”

  徐希苒觉得脑子乱得很,她简单梳理了一下事件,想把所有事情都理清楚,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

  徐希苒道:“车子靠边停下。”

  听到这话,蒋予淮下意识握着她的手,“你要做什么?”

  “最近知道太多事情了,脑袋胀得疼,我需要静一静。”徐希苒说完又吩咐了一声,“靠边停下。”

  司机并没有回应,他只听蒋予淮的安排,徐希苒便冲他道:“能让他停下吗?”

  蒋予淮从后视镜给了司机一个眼神,车子这才慢慢靠边停下,徐希苒看了一眼被他握着的手,蒋予淮却未松开,他轻唤她:“希苒……”

  她避开他的目光,神色间也没有丝毫退让,蒋予淮并不想强迫他,渐渐松了手,徐希苒推开车门下车,蒋予淮又忍不住叫住她,“希苒,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她没有应他,动作都没停顿一下便下车了。

  蒋予淮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他知道这件事情迟早要告诉她的,程云启在调查他的事情他也知道,他无法自己亲口告诉她,通过别人的口也行,所以知道程云启在调查他他也没阻止,但现在他发现好像太早了,太早让她知道了,或许她对他还没有足够深的感情,深到能原谅他这么做,或许该等他们有了孩子再告诉她的。

  蒋予淮猛然睁开眼,一抹慌乱自眼底闪过,他冲司机吩咐,“跟上她。”

  不过周围人太多了,跟了一段之后还是把人跟丢了,蒋予淮下了车,放眼望去,周围是形形色色的人,却没有一个是徐希苒。

  他想起来那一天她也是这样消失的,突然就不见了,他再怎么找都找不到她。

  蒋予淮拿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她已经关机了,蒋予淮心里越来越沉,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在附近寻找,她刚刚就是在这里不见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他也一直找不到她的人。

  心底发慌,手脚却感觉无力,她会不会离开他,他会不会失去她。

  这一次好像真的是他失策了,她或许真的没有那么喜欢他,或许就该瞒她一辈子,不要让她知道真相。

  怎么认识的又有什么重要呢,她都已经忘了不是吗?

  他是不是太自信了,以为她离不开他,如果她不肯原谅他呢,如果她真的要离开他呢?

  蒋予淮让司机开去她能去的任何地方,他们以前一起吃过饭的餐厅,他们开过房的酒店,她最喜欢的那家小吃店,都没有,通通都没有她。

  手机依然打不通,她是故意关机的,她并不想见他。

  蒋予淮找了整整一晚,长时间的走路让他残肢又开始发炎,这一次发炎更严重,可是他根本没有心思去处理,他让司机将车子停在徐希苒公司门口,一直等到天亮,等到上班时间,他知道她对工作向来认真负责,上班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迟到过,可是他在外面等了许久依然没等到她,最后没办法,他直接去了她公司询问,然而她的同事告诉她,她今天请了假。

  “她什么时候请的假?怎么请的?”

  “就刚刚,打电话过来说的。”

  蒋予淮又匆匆拿出手机拨通她的号码,依然是关机状态。

  蒋予淮在洛城算是名人,那同事大概见他眼熟,又问道:“你是希苒的什么人,要不要等她来了我转告她一声?”

  “不用了,谢谢。”

  蒋予淮说完便转身离开,残肢发炎很严重,每走一步都像针扎一样疼,他转身时差点没忍住,索性助理阿文一直跟在他身边,及时扶了他一把。

  “蒋总,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您一晚上没睡了。”

  “没事。”

  他调整了一会儿呼吸,强忍着疼痛站起身上了车。蒋予淮很不喜欢程云启,单单只是程云启和徐希苒青梅竹马这重身份就让他很不喜欢,可现在他实在找不到她了,纵使不想和程云启打交道,他也想来程云启这边试一试。

  程云启在洛城郊外租了一个三层的小楼做办公室,现在公司还在装修,不过程云启的办公室已经先装修出来了。

  程云启看着来人目光微微眯了眯,面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真是稀客啊,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蒋予淮也不跟他绕弯子,直接说道:“我想知道希苒去哪里了。”

  “哦?她不见了?她不是跟你一起走的吗,你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怎么会知道?”

  蒋予淮盯着他的表情看了几秒,残肢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不过他却不想在程云启面前表现出狼狈,他随手拿过旁边一把椅子,将椅子转了一圈正对着他,他在椅子上坐下冲他道:“你的公司刚刚成立,最需要的就是人脉,而人脉这一块你应该清楚我是不缺的,只要有我知道的工程,我都可以介绍给你,而且不需要你的分红。”

  “这个条件确实很诱人,不过要是你想用来换徐希苒的行踪,可还不够。”

  “你还需要什么?”

  程云启眼底满是笑意,“你求我。”

  “……”

  没有什么是亲眼看到这个伪君子在他手上吃瘪更让程云启愉快的事情了,堂堂蒋总要拉下面子和尊严求他,他会吗?想到曾经这个人轻而易举就让他栽到他手上,程云启简直太想看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跌落,一脸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然而结局让他很意外,蒋予淮并没有犹豫,也没有一点被刺激到尊严的愤怒,他非常干脆利落冲他道:“好,我求你。”

  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完全用着那种今天天气很好的表情说出“我求你”。

  程云启:“……”

  这下轮到程云启傻眼了,他没忍住道:“不是,你就真求我了?”

  “你要的要求我已经给了,你也该告诉我,希苒究竟在哪里了。”

  程云启顿觉无趣,他往后重重一靠,双脚翘在前方办公桌上,“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笑吟吟看着蒋予淮的面色,蒋予淮却一点都没有被耍的愤怒,他直接站起身就朝门外走,这些年他早就练就了及时止损的能力,既然程云启这里没有他想要的,他也就不想再跟他纠缠,生气愤怒和他攀扯,不过在浪费自己的时间而已。

  他的态度倒是出乎了程云启的意料,这个结果完全不是他想看到的,这个老狐狸竟然完全不上钩,见他就这么走了,他放下脚站起身追上去,冲着他背影道:“蒋予淮,你给我的条件还作数吗?”

  蒋予淮侧头冷眼看他,“你没有给我想要的,怎么还有脸提条件?”

  程云启被堵了一下,他道:“虽然我不知道希苒去了哪里,但我知道希苒不是那种给人添麻烦的人,她最多冷静一天就会出现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家里了。”

  蒋予淮没理他,不过上车之后还是吩咐司机先开回家,徐希苒并没有在家里,她还没回来,蒋予淮又拿出手机打电话,依然是关机状态。

  蒋予淮静不下来也呆不住,想再出去找找,他从沙发站起身,残肢骤然的剧痛让他又一下重重坐回去,他双手握着那条残肢,深呼吸几口气,缓了一会儿才强忍着疼痛站起来,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额头已经出了一层汗。

  正准备出门,骤然间听到强婶欣喜的声音说道:“太太你回来啦?”

  蒋予淮猛然向门口看去,果然看到她从门口走进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所有的担忧和恐惧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似乎都平静了下来,然而他眼底情绪却翻涌挣扎,他平复了好一会儿才能正常开口,“你回来了?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为什么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暂时将手机关机了。”

  徐希苒并不知道她这样的行为会造成怎样严重的后果。强婶一脸担忧走上来说道:“现在太太也回来了,蒋先生你赶紧处理一下腿吧。”

  听到这话徐希苒问道:“腿?蒋先生的腿怎么了?”

  强婶道:“你有所不知,蒋先生为了找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走路走多了大概腿又开始发炎,昨天开始就已经不能正常坐下了。”

  蒋予淮及时打断她的话,“强婶,你先去忙你的吧。”

  强婶离开了,徐希苒目光复杂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就出去一个人呆一会儿,你不用那么担心,你先坐下,我帮你上点药。”

  “没多大的事,我等会儿自己处理一下。”

  “你坐下吧。”

  蒋予淮见她坚持也没有再推脱,他在沙发上坐下,因为疼得太难受,即便再怎么忍耐依然无法控制动作的艰涩,徐希苒见状眉头微蹙,看上去似乎比上次发炎的更严重一些。

  徐希苒拿了药箱出来,她蹲在他跟前撩起他的裤管,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她的动作也熟练了很多,打开负压气阀,将假肢取下,而后取下棉套,待看到他那段残肢时徐希苒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上次发炎只是肿了,这一次是直接磨掉了一层皮,她不敢置信看向蒋予淮,“怎么这么严重?”

  她想起强婶说的他一天一夜没合眼,这是走了多少路?

  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间,梗得她难受,她急忙从药箱翻找着,手指都在发抖,可是找到药膏之后她却无从下手,是不是要先消毒,是不是要先止血?她意识到她根本处理不了。

  “我……我给医院打电话。”

  她忙慌慌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蒋予淮却拉住她的手,此时她就蹲在他跟前,他微微俯身,手掌扶着她的脸,他将她的脸抬起来对着她,说道:“不要担心,没有多大的事情。”

  他声音平静,她担忧紧张的情绪因此平复了一些。

  “还怨我吗?”他又问。

  他表情虽没多大的变化,一双眼睛却紧巴巴看着她,生怕错过了她的回答。徐希苒冲他摇头,这个动作似乎让他很意外,他眼底浮出几许亮色,问道:“真的不怨了?”

  “真的。”她忍着哽咽对他说,“虽然你骗了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骗我,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选择骗我一定有你的理由,而且你有你的好,你帮助我,尊重我,这些好,完全抵消了你的不好,所以我不怨你。”

  他眼角处泛起一圈红晕,他拇指摩挲着她的脸颊,喉结滚动了几下,问道:“也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即便再怎么克制也无法掩盖他语气中的沙哑。

  “不会,我不会离开你。”

  蒋予淮这一天一夜提着的心在这一刻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想说什么,可是张口却又发现什么都说不了,索性一把将她拉到怀中抱着,闭着眼一下下蹭着她的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