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45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45章 4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章 45

  此时徐希苒搂着他的腰将脸埋在他怀中,蒋予淮听到这话,食指托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他面色肃然,问她:“你刚刚说什么,要孩子?”

  “嗯,我们要个孩子。”

  “没开玩笑?”

  “没有,我是觉得我们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他紧紧盯着她的表情,大概确定了她确实没跟他开玩笑,他肃然的面色渐渐好转,眼底溢出点点笑意,“你说真的?”

  徐希苒冲他点头。

  蒋予淮搂着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在床上,他道:“这种事情,决定了可不能后悔的。”

  徐希苒抚摸着他的脸说道:“予淮哥想要孩子吗?”

  他眼底的笑意遮都遮不住,甚至在徐希苒问出他这句话之后他目光躲闪了一下,他埋在她颈间,一下下的亲吻她的脖颈,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说道:“哪个男人不想要孩子?”

  这个沉稳的男人在被问到孩子的时候竟然出现那么一丝害羞,徐希苒也笑了,她摸着他的脑袋说道:“那我们就要个孩子。”

  本以为他会顺水推舟,不过他却突然停下动作,徐希苒问道:“怎么了?”

  “暂时怕还不行。”

  “为什么?你还有什么安排吗?”

  “你忘了上周在西先生家我们都喝过香槟?在怀孕前起码要戒烟戒酒三个月才行。”

  “……”

  徐希苒倒是没想过这茬,她道:“你还专门了解过啊?”

  “结了婚之后这些事情确实是要了解一些。”

  徐希苒想着自己工作之后一心扑在工作上,都没心思去了解别的,他那么忙的还要抽空了解这些,看样子是确实想要孩子的。

  “那怎么办?要备孕三个月?”

  “最少要三个月,只能再等一等了。”

  反正这么久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几个月。

  周一上班之后徐希苒就开始着手调查和中集团账务的事情了,这段时间她也常常往和中跑,每次过去蒋知秋都对她挺和气,也没为难她,她要看什么他就让人给她拿什么,看上去倒是一点都没有心虚的。

  就这般忙了几天之后,那一天徐希苒突然接到了程云启的电话,程云启这两年一直留在国外,偶尔会跟徐希苒联系。

  “徐希苒,最近还好吗?”

  “还好啊,你呢?”

  “我也挺好的,我现在已经回国了。”

  听到这话徐希苒吃了一惊,“你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前两天,今天打电话给你,就是跟你说一声,同时也代我妈热情邀请你今晚来我家里聚聚。”

  徐希苒没想到程云启突然回来了,不过他要在国外进修两年,算起来他去国外差不多也两年了。

  挂断电话之后徐希苒跟蒋予淮打了个电话,把去程家吃饭的事情跟他说了。

  “程云启回来了?”蒋予淮大概也没料到程云启突然回来。

  “嗯,说是前几天回来的。”

  蒋予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我下班之后和你一起去。”

  徐希苒觉得她现在已经结婚了,带上蒋予淮也是应该,也就答应了。

  晚上徐希苒是带着蒋予淮一块儿来的,程云启一家都在,程叔叔和袁敏阿姨因为程云启回国都挺高兴。

  两年不见程云启变化挺大的,他身上那种锐利的少年气已经完全不见了,整个人显得沉稳含蓄,已经蜕变成一个成熟男人该有的样子。

  “好久不见了徐希苒。”程云启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成熟了很多。”

  “你也是。”

  程云启目光落在蒋予淮身上,“蒋先生倒是没太大的变化。”

  “我变了很多,只是你没看出来。”

  “哦?怪我眼拙,我确实没看出来。”

  程叔叔走上前照例客气给蒋予淮递了一支烟,蒋予淮平时并不抽烟,不过别人给他他也会象征性接过抽几口以表客气,这一次他却推拒道:“我和希苒在备孕,不能抽烟。”

  程云启听到这话面色变了一下,他问徐希苒:“你们准备要孩子了?”

  徐希苒道:“我和他结婚几年了,差不多也该要个孩子了。”

  程云启已经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听到这话他将烟拿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抽了。”

  要知道程云启以前是活得很自我的,他现在变得这么为别人着想,徐希苒倒是挺意外。几人落座之后徐希苒简单问了一下程云启在国外的情况,又问了一下他回国后的安排。

  “现在正在筹备一个公司,准备自己包了工程做。”程云启说道。

  “那挺不错的,自己为自己打工。”

  在程云启家里吃了一顿饭徐希苒和蒋予淮就一块儿离开了。

  此时已是深夜,徐希苒已经睡着了,蒋予淮依然还坐在书房中,宽大的办公桌上面放着一张照片,这是他曾经调查徐希苒妈妈的死因时在某个目击者手中买下来的。

  照片中是三个人,徐希苒的妈妈,程云启的爸爸,还有程云启。那时候的程云启还是个小男孩。

  照片上三个人的面色都不太好,好像起了争执,这是徐希苒的妈妈生前最后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拍摄的二十分钟之后她就出意外离世了。

  至于这张照片为什么会落在他手上,这世上但凡有钱,很多事情都会容易很多,当年拍下这张照片的人得知他在调查,就将这张照片高价卖给了他。

  他目前并不清楚造成徐希苒妈妈死亡的究竟是不是意外,可是徐希苒妈妈生前最后见到的是这父子二人,她的死多少也和这两人有关系。

  以他对徐希苒的了解,程家的人对她来说很重要,所以他一直没有将这件事告知徐希苒。他怕徐希苒会伤心,会失望。

  可是今天看到程云启之后他又有了想法,不得不说这件事是打击程云启最好的办法。

  在国外两年程云启确实成长了不少,人也变得更沉稳了,不再是当初那个他稍微一刺激就炸的男孩,而且……他明显能看出程云启对徐希苒还留着野心,他是个男人,自然最懂男人的眼神。

  蒋予淮脸上戴着一副眼镜,金属镜片的冷光印在他的眼底,越发显得那双眸子深而沉。

  心烦的时候会习惯抽一支烟或者喝一杯酒,不过因为要备孕,烟酒是不能碰的,他就倒了一杯冰水。

  此时他端起冰水一口而尽,冰冷刺骨的水滑过喉咙,似乎让那烦躁感好了一些。

  蒋予淮回到房间,即便放轻了动作,上床时还是将徐希苒惊醒了,徐希苒诧异道:“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蒋予淮将她搂在怀中,说道:“抱歉吵醒你了。”他揉了揉她的头,“睡吧。”

  徐希苒靠在他怀中,正准备再找睡意,蒋予淮的吻突然落了上来,他吻着她手也没闲着,这些动作都非常清楚说明了他对她的需要。

  “这么晚了要做吗?”

  “嗯。”

  他想做,不戴套做,想和她快点有个孩子,有个孩子之后他心里要踏实一些,可是……他停下动作,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他重新躺好,将她抱着,他总不能对后代不负责。

  徐希苒本来都已经做好了做一次的准备了,他突然停下动作,她诧异道:“怎么了?”

  “太晚了,明天吧,早点休息。”他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徐希苒也没多想,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就这般过了几天之后,那一天程云启给徐希苒打了个电话,他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对她说。

  程云启是直接上信达会计师事务所来找她的,人都到了徐希苒总不能将他赶走,徐希苒现在有独立的办公室,将程云启带进来之后她便问道:“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我?”

  “这件事情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想我还是该让你知道,在国外这些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有些事情只有说出来了才能释怀。”

  徐希苒更好奇了,“到底什么事情?”

  程云启面色凝重下来,他沉思了一会儿才道:“关于当年你妈妈过世的事。”

  “我妈妈?”

  “你还记得吗,你妈妈过世之前去了老谭碾米厂附近,其实那一次是我让我爸爸叫她过去的。”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当年妈妈意外身亡的事情她还是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个老谭碾米厂已经荒废了,那边也很偏僻,平时都没什么人去,她一直不明白,妈妈为什么突然去那个地方。

  “是你让你爸爸叫我妈妈过去的?”这话确实让徐希苒意外,“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有很多关于你妈妈和我爸爸的闲言碎语,说你妈妈和我爸爸有一腿,我就让我爸爸把你妈妈叫出来说清楚,至于为什么选在那边,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经常在那附近玩捉迷藏,那是我所知道最僻静的地方,这种事情我们总不能在家里说,所以我让我爸爸将你妈妈叫到了那里。”

  关于她的妈妈和程云启的爸爸被闲话的事情徐希苒也还记得,那时候王昌东在洛城有了王丽丽,徐希苒妈妈一个人带着她生活,袁敏阿姨和徐希苒妈妈关系不错,经常邀请她们母女来家里玩,程云启父母也经常和徐希苒妈妈一起聚会,旁人看了总会闲话几句。

  因为这事程云启还跟她闹过别扭,他以为她的妈妈会抢走他爸爸,徐希苒跟她保证了她妈妈不是那种人,她和程云启才重归于好。

  “我那时只是想让你妈妈和我爸爸当面将话说清楚,要是我知道后来你妈妈会发生那样的意外,我绝对不会选在那里。希苒,你知道吗,这件事已经埋在我心里很多年了,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可我这些年一直都不安心,是我的间接作用才导致了秦姨的意外,我难辞其咎。很抱歉我到现在才告诉你,这个秘密压在我心头快将我压得喘不过气来了,这两年我在国外也想了很多,我应该受到惩罚,而这个惩罚该由你来实施,所以无论你会怎么对我,我都接受。”

  听完这些的徐希苒也很震惊,她没想到母亲去那个碾米厂附近是因为程云启,要说怪吗,程云启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要说不怪吗,如果不是程云启,母亲也不会去哪里,确实是他间接导致了她母亲的意外

  “希苒……你……”

  徐希苒冲他挥挥手,“你先走吧,太突然了,我得自己想想。”

  程云启却没走,他犹豫了片刻说道:“这件事情蒋予淮也知道。”

  “他知道?”徐希苒更震惊了,“他怎么会知道?”

  “他调查过你妈妈意外离世的事情,还记得几年前我曾经因为城西那块地和我被换下来的事情去找过他,当时我和他发生了争执,我还打了他一拳,你为此给了我一巴掌。其实在那天,他用这件事情威胁过我,他告诉过我,他可以用这件事情让你永远不和我见面,我也是因为这个才打他的,我当时没有说实话,是因为我害怕我告诉你真相,你会因为秦姨的事情恨我,所以我只能吞下这个哑巴亏。”

  徐希苒当然记得这件事,她还因为那事差点和程云启决裂,不过蒋予淮调查过她妈妈离世的事情她是一点都不知道,蒋予淮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