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44章 4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4章 44

  徐希苒陪蒋予淮吃早饭耽搁了一会儿,来到公司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迟了一些,徐希苒匆匆来到办公室,小满已经在等着她了。

  “希苒你终于来了。”

  “抱歉晚了一点。”

  “没事,你先看看这个。”

  徐希苒接过看了一眼,这是和中集团某个股东的委托书,他怀疑和中集团财务造假,导致作为股东的他利益受损,委托他们公司帮忙查账。

  徐希苒看完委托书之后激动的心情许久未能平复。和中集团是天行旗下的一家子集团,以做房产为主,由蒋知秋掌管。一开始和中上市之后天行总集团还会奶一下这个子集团,不过近两年和中集团的总裁蒋知秋弄了一些骚操作,渐渐稀释了蒋予淮对和中的控股,而和中也渐渐脱离了蒋予淮的掌控,如今和中已经完全由蒋知秋说了算。

  徐希苒一直都没忘记当年天行周年庆典那个有问题的台子,当时蒋予淮调查过,隐约查到那台子确实被人动过手脚,而那人跟蒋知秋有脱不开的关系。蒋知秋一直对蒋予淮不满,这么多年来也明里暗里和蒋予淮作对过几次,两人虽然是堂兄弟,但毕竟有竞争关系,她和蒋予淮是夫妻,自然是站在蒋予淮这边。

  徐希苒对着委托书冷冷一笑,蒋知秋,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下午徐希苒去了一趟乐其娱乐公司,这是天行集团旗下另外一家子公司,是专门掌管娱乐这块的,乐其娱乐原本是划在蒋知秋手下的,不过后来蒋予淮用了一些手段,将乐其娱乐给了蒋知恩。

  “大嫂怎么过来了?”

  蒋知恩客气跟她打了声招呼,她虽面带笑意,可徐希苒还是看出她面对她时的紧张和不安,这些年徐希苒每年都会帮着蒋予淮查一下各个子公司的内部账,蒋家的各个公司都在蒋家几个兄妹手中,徐希苒每次查账都绝不手软,所以这几兄妹一看到她来公司就会下意识紧张。

  徐希苒也能理解。

  徐希苒道:“放心,我今天不是来查账的,上次我让你帮忙的事情你弄得怎么样了?”

  蒋知恩似松了一口气,她将所有材料都装一个文件袋了,她把文件袋递给徐希苒说道:“这个就是我所知道的与和中来往的各个公司的资料。”

  徐希苒接过袋子说道:“多谢了。”

  她正准备告辞离开,目光无意间扫到蒋知恩的办公桌,她办公桌上还放着一瓶未来得及收好的药,徐希苒问道:“还在吃药?”

  徐希苒也是无意间发现蒋知恩有躁郁症的,一直在吃药控制。

  蒋知恩点了下头,徐希苒道:“尽量放松心情,药还是少吃,有依赖性。”

  “我知道的。”

  徐希苒又谢过了她,她拿着材料出来,在车上简单看了一眼,蒋知恩整理得挺详细的,她还算满意。

  蒋知恩算是整个蒋家里活得最油滑的人了,她和蒋知秋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和蒋知秋和蒋冬宸两家的来往也很密切,但她并不是真正站在蒋知秋那边的。从血缘关系来看,蒋知恩确实和蒋知秋要亲一些,但她毕竟身份尴尬,在那边常常得不到什么好,所以她看上去虽然和蒋知秋那边才是一家人,但其实她暗中是偏向蒋予淮的。

  徐希苒发现这点之后,自然是有意拉拢她,蒋知恩也很有默契,两人的来往也就更密切了。

  不得不说蒋知恩是个聪明人。

  此时蒋知秋也得知了有股东委托信达会计师事务所查账的消息,蒋知秋很清楚,这次被股东委托,查账就是明面上来的,不再是集团内部简单查一查那么简单。而且他也很清楚,徐希苒这两年也一直在暗中查和中,如果真查出什么问题,以她现在在业界的口碑和影响力,和中股价绝对暴跌,他受牵连是必然的。

  蒋知秋这一整天的面色都很凝重,回到家之后阮觅雲见他面色不好就问了一句,蒋知秋也没瞒她,将事情都跟她说了。

  阮觅雲听到之后面色比他还难看。

  阮觅雲也没想到徐希苒会成长得这么快,两年时间她在注会行业已经站稳脚跟,而且最近还帮米莱来了一次逆风翻盘,让她名声大噪。

  在她名声最盛的时候落在她手上,如果她真发现了和中的问题,那么对和中的打击绝对是巨大的。

  想当初她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孩,她本以为她不会翻起什么风浪,最多就活在蒋予淮的庇佑之下,毕竟她那样的出生,她离了蒋家什么都不是,可现在,她没有离蒋家,但以她的能力再加上蒋予淮这个背后助力,那么她只要一出手绝对是个王炸。

  阮觅雲想起当初她曾嘲讽过她,虽然这两年眼见她发展得越来越好,她偶尔也主动想与她修复,可偏偏她表面客气,但就是不回应。

  阮觅雲比蒋知秋还不安,如果蒋知秋完了,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下班回去之后,徐希苒就将接到和中股东委托书的事情跟蒋予淮说了,蒋予淮其实一直都知道和中有问题,但毕竟是自己的兄弟,他不好直接出面去委托别人查自己兄弟的公司,更不会傻到将这些问题告知其他股东,毕竟和中还是天行一家分公司。

  而现在,明显其他股东也发现了问题,所以才找了人要查和中,正好徐希苒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在洛城有一定名气,而徐希苒最近让米莱逆风翻盘的事情也让信达会计师事务所名声大涨。

  蒋予淮虽然知道和中有问题,但是不想它出太大的问题,毕竟和中出了问题,对天行也有一定的影响。

  “让蒋知秋知道点教训就行了,也不用把他逼上绝路。”

  徐希苒也知道蒋予淮的考虑,她道:“我知道,我有分寸的。”

  周末徐希苒接到老宅打来的电话,让她回去吃饭,下班之后徐希苒就直接开车去了老宅。从蒋家老宅的大门进去,需要穿过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几株桃树,这桃树都是蒋老先生年轻时亲自栽种的,蒋老先生是老一辈的读书人,桃树夏为阴秋结实,很受蒋老先生喜欢。

  此时正是夏季,院子里的桃树长得枝繁叶茂,密密麻麻的青涩桃子缀在枝叶间。徐希苒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有几个孩童在桃树林里玩耍,这几个孩子是蒋家最小的那一辈。

  最大的男孩八岁,叫蒋千帆,他是蒋知秋的孩子,稍微小一点的男孩五岁,他是蒋冬宸家的老大蒋书阳,再小一点的男孩四岁,他是蒋知恩的孩子,名叫蒋跃安,最小的孩子两岁多,他是蒋冬宸的老二蒋轩。

  几个小孩好像起了争执,蒋跃安的玩具被另外几个孩子抢走了,徐希苒嫁到蒋家几年了,对这几个小孩的脾性也有些了解。蒋跃安是个比较沉默的孩子,其他几个孩子都比较皮,他年纪不是最小却常常被其他几个孩子欺负,家里有什么好玩的,得是其他几个孩子玩剩下的才能轮到他,这大概跟他妈妈在蒋家身份比较尴尬有关,蒋知恩是二叔的私生女。

  此刻蒋跃安的玩具被抢了,这个一向沉默不争的孩子却急得哭了,冲其他几个孩子道:“你们还给我,那是我生日我妈妈买给我的。”

  蒋书阳说道:“你妈妈吃的用的都是我家的,你的东西也是我们的。”

  那几个孩子拿了玩具就跑,蒋跃安急忙去追,蒋书阳和蒋千帆将玩具互相丢过来丢过去,逗着蒋跃安玩,最小的孩子蒋轩还不太懂事,他只是觉得好玩,在一旁拍着手笑。

  虽然徐希苒并不想过问小屁孩之间的破事,但她一向最看不惯以多欺少,恃强凌弱,再加上沉默不争的小跃安总让她看到小时候的自己,所以她一向都比较偏向蒋跃安,见他受欺负她实在看不下去,她走上前去呵斥道:“你们干嘛抢人东西?把玩具还给跃安。”

  这几个小孩平时最怕的就是他们大伯,连带着大伯的老婆他们也跟着害怕,原本正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孩们听到徐希苒的话立马停下动作,此刻玩具正被蒋书阳拿在手上,蒋书阳平时是最皮的,连蒋家二婶也就是他的奶奶都拿他没辙,不过他来老宅这边,有几次太皮影响到了蒋予淮,蒋予淮对于小辈们向来严肃,从来不惯着,被蒋予淮呵斥了几句,吓得他大哭了很久,从此看到蒋予淮就躲,连带着蒋予淮的妻子,对人温柔又好说话的大伯母他也怕。

  所以此刻他怯生生的看了徐希苒一眼,乖乖把玩具还给了蒋跃安,完了还给徐希苒一个,你看我都还东西了,你是不是得表扬我的眼神,徐希苒假装没看到。

  徐希苒帮蒋跃安将眼泪擦掉说道:“他们还你玩具了,别哭了。”

  蒋跃安看了她一眼,抽抽搭搭说道:“谢谢大伯母。”

  徐希苒揉了揉他的头道:“不谢。”她牵着他的小手,“走吧我们一块儿进去。”

  徐希苒才走出两步衣角突然被人扯住,她低头一看,扯住她衣服的是蒋千帆。

  “大伯母。”蒋千帆叫了她一声。

  “怎么了?”

  小男孩此刻表情有些严肃,他拧着小眉头冲她道:“大伯母能不能不要把我爸爸送进监狱?”

  徐希苒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谁告诉你我要将你爸爸送进监狱?”

  “所以大伯母不会把我爸爸送进监狱的对吧?”

  “只有犯了错的人才会进监狱,你爸爸犯错了吗?”

  “当然没有,我爸爸最好了。”

  “既然你爸爸没有犯错,那么谁都不会将他送进监狱,相反,若是犯了错,犯了错的人也该受到惩罚。”

  阮觅雲本来是出来看看孩子们的,走到门口骤然听到徐希苒这句话,她心头猛地一咯噔。徐希苒也看到了她,阮觅雲急忙冲她笑笑:“大嫂来了啊。”

  徐希苒点了一下头,牵着蒋跃安的小手准备进去,从阮觅雲身边经过时,她却骤然抓住她的手腕。

  “大嫂。”

  徐希苒低头看去,阮觅雲急忙松了手,徐希苒问道:“有事?”

  阮觅雲干笑了两声,“我知道我以前有些地方做得不妥得罪了大嫂,大嫂别往心里去。”

  相同的话阮觅雲以前也说过,不过这一次说得更为真诚一些,甚至带了几分讨好的味道。徐希苒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果然只有让对手害怕了她才会真正尊敬你。

  “怎么突然说这个?”

  阮觅雲笑得越发勉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道:“和中的事情还望大嫂手下留情。”

  居然说得这么直接,简直就只差向她求饶了,看来是真的怕了。

  徐希苒道:“我既然收了钱自然会负责到底,如果和中没有问题,你也没必要害怕。”

  阮觅雲被堵了一下,面色尴尬起来。徐希苒也没再理她,带着小跃安离开了。

  阮觅雲面色不太好,倒也不是因为徐希苒没将她当回事,以现在这种情况她已经没心思去为这种小事生气了,她更担心的是,徐希苒真的一点情面都不留。

  她记得,就是在这里,在这个大门口,徐希苒曾经对她说过,她说她很记仇。

  那时候她压根没把她当回事,更没把她这话放在眼里,哪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才短短两年一切都不一样了。

  蒋予淮已经先到一步,此时正被围在长辈们中间,见徐希苒进来,他立马丢来一记“你终于来了”的眼神。

  这种有人分摊火力的眼神徐希苒再熟悉不过了,果然她一进来蒋老太太就冲她道:“我们刚刚正说到你呢,你看禹杰现在都有孩子了,亦暖以前也是一直不想要孩子的现在也生了,你三婶现在每天高兴得上蹿下跳,你们什么时候也让你妈妈高兴高兴啊?”

  反正每次一来就免不了要被催生,徐希苒也习惯了,蒋禹杰和唐亦暖的孩子就在不久前出生了,蒋家才刚给他们孩子办完满月酒,唐亦暖现在天天在家坐月子,前几天还给她打电话,说在家快呆发霉了,让她去陪她。

  徐希苒走上去握着蒋老太太的手说道:“奶奶你放心吧,我们会安排好的。”

  “你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糊弄我,我还能活几天啊?”她说完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死之前能不能见到你和予淮的孩子。”

  “奶奶快别这么说,奶奶会长命百岁,一定能见到的。”

  蒋老太太嗔了她一眼,“就你会哄我。”

  崔媛也在一旁帮腔道,“妈,他们年轻辈有他们自己的想法,让他们自己安排就好,我们就别瞎参合打乱他们的计划了。”

  蒋老太太道:“就你会帮他们说话,心里指不准比我还着急呢!”

  崔媛笑道:“不急不急,我是顺其自然的。”

  晚上吃完饭,徐希苒被崔媛叫到房间,崔媛拿出一个三角形的护身符递给她,“这是我跟你三婶一起狂庙会的时候求来的,你和予淮一人一个,虽说封建迷信不能信,但就求个心安嘛。”

  徐希苒记得小时候妈妈也给她做过护身符,之后来到洛城那个不属于她的家,别说什么护身符,过年能有一件专门为她买的新衣服她都要偷着乐了。后来嫁给了蒋予淮,她成了妻子成了媳妇,虽说婆媳关系最难相处,但是她和婆婆却一点矛盾都没有,这种被长辈惦记关心得感觉她已经很久没体验过了。

  徐希苒心里感动,接过护身符说道:“谢谢妈。”

  “不谢不谢。”崔媛笑起来,“你三婶最近那个高兴的啊,禹杰和亦暖也是,结婚好几年了现在才有孩子。”她说完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笑容渐渐收敛轻轻叹了口气,“妈妈知道你们年轻人有你们自己的想法,你还年轻想拼拼事业,不过予淮都三十四了,他已经不那么年轻了,这男人和女人啊都是有最佳生育年龄的,年纪越大身体机能就越差,对后代也不好。”

  徐希苒想到当年蒋家娶她回来就是想她给蒋予淮传宗接代的,毕业之后这么久不要孩子她其实也顶着很大的压力。

  “希苒啊,予淮一直在等着你成长,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在慢慢成长,而他也会慢慢老去,他毕竟比你大了十岁啊,你还年轻,你还有几年可以耗,可他要是再等几年他就四十了。”

  徐希苒从崔媛房间出来之后脑海中一直回响着她的话。她在慢慢成长,相对应的蒋予淮就在慢慢老去,或者是他保养得当,或者是他生活自律,她总觉得他还年轻的,可他毕竟比她大了十岁。

  徐希苒回到房间,蒋予淮刚好将外套脱下,此刻将袖口的纽扣解开,又将腕表摘下,见她进来,她问道:“妈找你说什么?”

  她冲他晃了晃手中红彤彤的三角形,说道:“妈妈给了我这个。”

  “她也给了我一个,老人家的一片心意,好好收着吧。”

  蒋予淮解下腕表走到床边坐下,将裤腿挽起来开始解假肢,两年前蒋予淮曾提到想要孩子,那时候她想先奋斗事业拒绝了,此后他就没再提过了。

  他一直都很尊重她的,她有什么想法他都让她去做,脑海中又响起崔媛的话,他比她大了十岁,再过几年他就四十了。

  心头一时感慨万千,她突然很怕他会老去,她忍不住走上前将他抱住,蒋予淮解假肢的动作一顿,问道:“怎么了?”

  其实也差不多了,她把蒋知秋这个案子做完也是时候休息一段时间了,这两年她几乎马不停蹄的工作,她的私人生活都被工作挤满了。

  徐希苒心里内疚,总觉得自己亏欠了他,而且她也确实是时候和他要个孩子了,所以她冲他道:“予淮哥,我们要个孩子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