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3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43章 4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43

  徐希苒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名叫信达会计师事务所,信达最近新接了一个资产规划的案子,对方对他们提供的方案很满意,那边领导准备请他们事务所所有员工吃顿饭。

  徐希苒这天才到公司不久她的搭档小满就将晚上要聚餐的事情跟她说了,小满是和徐希苒一块儿进事务所的新人,两个职场菜鸟惺惺相惜,徐希苒和她关系不错。

  徐希苒在下班前给蒋予淮去了一个电话,跟他说一声晚上不回去吃饭。

  蒋予淮听完之后说道:“你知道海天的最大股东是谁吗?”

  海天就是让信达帮忙做资产规划的,徐希苒道:“不知道,是谁啊。”

  “我。”

  “……”

  “请你们公司吃饭也是我提的,所以这一次我也会去。”

  “你会去?”徐希苒被惊到了。

  “正好趁这个机会跟你们事务所的负责人见一下面,让他多关照一下你。”

  “……”

  请她的同事和老板吃饭,借机让他们多多关照她,简直比她的家长还做得周到,要说心里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可是……徐希苒简直无法想象她的同事们知道她的老公就是蒋予淮会是什么表情。

  徐希苒几乎没多想就道:“别。”

  “怎么了?”

  “我……”徐希苒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不想我同事知道我老公是你。”

  “你同事不知道你结婚了?”他的语气透着不虞。

  “他们知道我结婚了,但是不知道我丈夫是谁。”

  “我这么拿不出手?”

  “不,就是因为你太拿得出手了。予淮哥在洛城好多人都认识,要是让我同事知道我丈夫是蒋予淮他们一定会看在你的面上在各个方面礼让我,而我并不想要这样的礼让,我想要和大家在一个相对和谐公平的环境里一起工作。”

  蒋予淮沉默不语,徐希苒也知道他要见她的同事,请她的同事吃饭也是为了她好,她这样做也不怪他会生气。

  “予淮哥,很抱歉,我……”

  “知道了,这次聚餐我不参与就是了。”

  他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第一次这么直接了当挂她的电话,明显是生气了。

  聚餐的时候蒋予淮确实没有到场,对方的几个负责人都来了,足见他们的诚意,其中一个负责人还说本来他们一个大股东也会跟着过来的,但临时有事不能来,徐希苒心里清楚那大股东就是蒋予淮。

  她心里越发内疚。

  聚完餐回家已经快十点了,蒋予淮还在书房没睡,徐希苒敲开书房的门,他正坐在那宽大的办公桌前写字。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他没搭理她,连头都没抬一下。

  此时他脸上多了一副眼镜,纯金镶边,很有质感,戴上这副眼镜显得他更严肃了。

  徐希苒走到他身边,弯腰对着他的脸笑,“予淮哥戴上眼镜很好看。”

  他依然没理她,徐希苒知道他生气,她用手指头在他鼓鼓的肩膀上戳了戳,“予淮哥,我知道是我不好,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成长,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他终于停下动作向她看了一眼,镜片后面眼眸深深,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他猛然一伸手勾住她的腰将她拉到他怀中坐着。

  “我这么见不得人?”他说得咬牙切齿,很明显火气还没消。

  徐希苒搂着他的腰,非常知趣服软,“你才没有见不得人,见不得人的是我。”

  “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巴不得跟所有人介绍你。”

  “……”

  那“巴不得”几个字听得徐希苒心头冒起愉快的泡泡。

  “我现在还不够优秀,我不想我们一起走出去别人知道我是你太太就觉得我是靠年轻或者样貌才跟你在一起,而是希望别人觉得我的优秀足以与你匹配。”

  “谁敢说我们不般配?”

  “人家肯定不会当面说了,但我不想只活得像一道影子,一道只配站在你身后的影子。”徐希苒将脸靠在他胸口,手指头拨弄着他衬衣的扣子,“虽然我注定了没法像予淮哥一样优秀,但是我也想在我所在的领域做出一点成就出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让我看看靠着我一个人能走多远。”

  他许久没回应,徐希苒也没放弃,软了声音唤他,“老公,好老公,就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蒋予淮一时没忍住掐着她的腰将她扣紧,他记得这小妮子原本还不太会撒娇的哄人的,现在是越来越知道怎么拿捏他了。

  他一抱上她徐希苒就知道他在妥协了,她再接再厉,一下下用唇去蹭他的唇,“别生气了好不好老公?”

  不能那么快软下阵来,显得他很好哄,可是她一下下啄他的唇,又一声声叫他老公,弄得他心里痒,最终他还是没绷住,她再啄上来的时候他就一下含住她的唇特别没出息的回应了上去。

  徐希苒很清楚,她得用最快的时间成长,虽然说不能达到蒋予淮那样的高度,毕竟她的出生不能选择,但最起码也要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行业精英,这样即便和他一起走出去别人也觉得她当得起站在他身边。

  两年后。

  洪城路是洛城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街道两边分别是两个繁华的广场,这里坐落着数家奢侈品店,附近还有几个高档休闲会所,短短的一条街汇聚了整个洛城的纸醉金迷。在右侧广场上有一个巨大的led显示屏,此时屏幕上正滚播放着新闻和广告,时不时还能在屏幕上看到洛城的名人。

  在滚动了几个广告过后,屏幕上插播了一条关于洛城最大企业之一天行集团的新闻,天行集团的董事长在洛城举办的金融会谈上亮相,有一小段视频是天行集团董事长站在台上和几个政界大佬合照。

  此时正是洪城路最繁忙的时段,几百米的街道被车辆堵得水泄不通,徐希苒坐在汽车后座上,她摇下车窗玻璃,望着广场上的大屏。

  屏幕上那站在人群中对着拍摄的灯光面不改色的就是他的老公,大气稳重丝毫不见怯场,面上永远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笃定表情。

  他站在那里她与有荣焉,她很自豪,那是她的丈夫,站在人群中像是会发光一样,根本无法想想这样的人身有残疾,甚至他的光芒能让人忽视掉他身上的一切缺陷。

  视频很短,几秒就结束了,可是徐希苒却许久没回过神来,他真的好优秀啊,优秀到每每看到他她就会自省,什么时候能和他一样优秀,什么时候才能有勇气并肩站在他身边。

  太湖湾是洛城北郊的一个别墅区,盘山而上的别墅坐落在山丘之上,夜间灯光璀璨,如一条盘旋山间的游龙。

  此时某间别墅中,西先生夫妇正在举办一场答谢友人的宴会。西先生是米莱集团的董事长,大约半年前,米莱集团被一家做空机构做空,对方造势米莱集团现金流短缺,集团内入不敷出,只在勉强维持,一时间米莱集团股价大跌,甚至有退市的风险。

  后来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联系上了西先生,对方表示愿意为米莱做一份详细的财务报告,证明米莱集团并没有现金流短缺。

  那时候的西先生正是焦头烂额之际,遇难之后落井下石之人比比皆是,以当时米莱的情况,世人都巴不得避而远之,可偏偏有人愿意出手帮忙,虽然西先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还是答应了和对方合作。

  却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对方发布了一篇详细专业的财务报告,力证米莱并没有出现现金流短缺的情况,因为这篇财务报告,米莱的股价渐渐回暖,这才避免了退市的风险。

  也因为这件事,西先生和那位帮助他的注会师成了朋友,而这次的答谢宴正是西先生夫妇为感谢那位注会师的。

  徐希苒一身香槟色的礼服,礼服材质顺滑,剪裁得体,完美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其实这是一件大露背装,不过她出门前蒋先生特意给她披了一件披风,他说这样好看,所以徐希苒在礼服上又加了一件披风。

  这一次西先生夫妇的感谢宴就是为徐希苒准备的,她就是半年前那位帮助米莱力挽狂澜的注会师。作为今天宴会的主角,西先生夫妇特意将她隆重介绍了一番,还发表了一些感激之言。

  西先生发表了一番感谢之语宴会就正式开始了,作为今天的宴会主角,宴会开始之后不少人上来跟徐希苒搭讪,不仅是因为帮助米莱扭转乾坤让她名声大振,更因为如此能干有才能的女孩长相也是美艳动人。

  此时宴会厅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他目光穿过层层人群落在宴会中心那人身上,她确实成长了很多,他记得刚嫁给她时,她羞怯被动,好像还有点怕生,如今的她却变得落落大方,整个人透着自信明艳,举手投足间从容优雅散发着魅力。如果一开始嫁给他的女孩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那么经过一段时间的滋养培育,这朵花如今已经完全绽放,她那般耀眼挂在枝头,引来无数人为她驻足。

  有助理上前在西先生耳边低语了几句,正和徐希苒站在一块儿聊天的西先生闻言点了头,又冲助理交待了什么,助理离开后他冲徐希苒说道:“有位贵客到了,我介绍他跟你认识一下。”

  徐希苒自然同意,她现在刚把名气打出来,确实需要多结识一些人脉。

  西先生的助理很快去而复返,这次身后多了一个人,他一身高定西装,容颜俊朗,出众的气质让人能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他的身上有一种岁月沉淀出的稳重大气,严肃冷淡的面色又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清冷。

  徐希苒还在想能让西先生称贵客的人是谁,放眼整个洛城好像也没几个人,没想到真就那么巧,这位贵客就是她的老公。

  不过他怎么会来呢,她今早离开前从未听他提过,而且他不是去参加金融会谈了吗?这么快就结束了?

  蒋予淮已走到近前,西先生与他握了握手问好,而后他向徐希苒介绍道:“徐小姐,这位是天行董事长,蒋予淮先生。”

  入职两年多,徐希苒也经历过一些风浪,早已练就了随机应变的能力,她已在最快的时间回过神,大方向蒋予淮伸出手。

  “蒋先生,很荣幸认识你。”

  西先生又笑着介绍,“蒋先生,这位是信达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徐希苒小姐。”

  蒋予淮目光落在徐希苒身上,没说话,没回应,就这般静静看着她,虽然已经和他结婚多年,不过徐希苒很多时候还是看不懂这男人的眼神,徐希苒表面淡定微笑,内心却逐渐紧张,这种感觉就好像犯了错的孩子面对家长。

  嗯,她跟他说过很多次,在正式场合,不要让别人知道他们是夫妻,在这件事情上她确实对他愧疚,所以面对他时不免心虚。

  蒋予淮的沉默让西先生也尴尬起来,他正想着要不要打个圆场,就见一直静默的蒋予淮伸出手与徐希苒握了握。

  “徐小姐,幸会。”

  干燥温暖的大掌与她握了一下便松开,非常斯文的礼节,可不知道为什么,徐希苒反而感觉更紧张了。

  此时又有几个客人进来,西先生要去招呼客人,冲两人歉意说了一句:“我先失陪一下。”

  西先生离开之后,徐希苒才小声问他:“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

  “我来之前都没听你说你要来。”

  “临时决定的。”

  “……”

  像蒋予淮这样重要的人物到场,自然有不少人想来套套近乎,正好过来了几个人跟蒋予淮打招呼,徐希苒便暂时停了话头。

  徐希苒手中的香槟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有端着托盘的服务生经过,徐希苒将酒杯放在托盘上,又重新端了一杯,这服务生大约是临时请的没经验,徐希苒拿过一杯酒之后,他一时没拿稳,托盘中的酒杯倾倒而下,徐希苒即便及时避让也洒了一些在裙子上。

  西太太急忙走过来告罪,又责备了那服务生几句,没多大的事情徐希苒也没计较,本来来参加这种长时间的宴会都会带备用礼服,徐希苒自然也带了,她让西太太给她准备一个房间她去换身衣服。

  徐希苒换完衣服补完妆之后重新回到宴会,刚回宴会就看到蒋予淮身边多了个女孩,女孩长得很漂亮,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漂亮,徐希苒想起这女孩是某个娱乐公司老板带来的,好像是新晋的某个小花旦,最近刚主演了一部偶像剧。

  她慢慢走近,听到女孩冲蒋予淮道:“我上一部主演的电视剧是蒋先生投资的,作为主创,我特意来敬蒋先生一杯,感谢我们的大金主。”

  女孩说完,非常爽快将手中香槟一口喝下,蒋予淮却只是微抿一口聊表客气,他道:“正常投资而已,当不起什么大金主。”

  “蒋先生太谦虚了。”

  徐希苒就站在不远处听着两人说话,女孩又和蒋予淮闲聊了几句,看得出来她来之前做足了功课,应该是为了接近蒋予淮专门调查过,问的问题都能投其所好。

  就比如此刻女孩聊到了达拉湾,蒋予淮喜欢潜水,达拉湾就是他首选的度假之地,去年他们办完了婚礼,度蜜月的地方就是达拉湾。

  “听说达拉湾的海底景色奇美,我一直想着有机会去那边潜水,不知道蒋先生对潜水有没有兴趣。”

  出于礼貌和教养,蒋予淮对于她的闲聊也淡淡应着,他道:“我曾去过几次达拉湾度假潜水。”

  “那真是巧了。”女孩巧笑倩兮,“不知道下次有没有机会和蒋先生一起去,我对潜水也很有兴趣。”

  长得漂亮,还能投其所好,这女孩子还是有一定手段的,不过大约是年轻,太着急了一点,这么快表达了自己的目的。

  “那真是抱歉了。”蒋予淮毫不留情拒绝,“我度假一般都是带我太太去的。”

  女孩愣了一下,表情略显尴尬,不过她很快便笑道:“没关系的,或许蒋先生哪一天不想带上太太了,可以叫上我,我随时都乐意奉陪。”

  徐希苒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她实在听不下去了,她走上前冲女孩说道:“小姑娘,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实在不该将时间浪费在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上,而且刚刚蒋先生已经明确拒绝你了,我想这时候适时的退步才是有道德素养的人该做的。”

  徐希苒作为今天宴会的主角,女孩自然也认识她,听到这话女孩面上明显露出几许不快之色,却还是保持微笑冲徐希苒说道:“我不过是在和蒋先生正常聊天而已,徐小姐你刚刚不也在和蒋先生聊天吗?徐小姐你让我懂得退步,那么你呢?”

  徐希苒神色自然挽住蒋予淮的手臂,她道:“我不仅能和他聊天,我还能挽他的手。”

  这个动作显然将女孩给惊到了,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蒋予淮竟然也没躲开,就这般任由她挽着。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旁边人的注意,此时已有不少人向这边看过来,面对众人的目光徐希苒也没扭捏,她说道:“他是我先生。”

  虽然徐希苒打算让自己名气再大一点再和他一起出席正式场合,不过亲眼看到自己丈夫被别的女生搭讪,自己却只能躲在一边,那也显得太窝囊了,这两年的努力算什么。

  虽然时机早了一些,但也不是不可。

  徐希苒的话就连蒋予淮也感到惊讶,他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大方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方才还想着,每次出去都要和她假装不认识,他还得再憋多久的火。

  西先生后知后觉走上前,他冲徐希苒道:“我一直知道你结婚了,却不知道你丈夫是谁,我太太昨天还说,究竟什么样的青年才干才能配得上你,原来你和蒋先生是夫妻。”

  徐希苒道:“抱歉啊,我之前没有说清楚,这件事是我没处理好。”她说完意有所指向蒋予淮看了一眼,对上的却是蒋予淮含在眼底的笑意。

  西先生挥挥手忙道:“没事没事,小事情。”

  本来嘛他了解徐希苒的为人,她喜欢低调,有蒋予淮这样的男人作为丈夫是好事也是坏事,她不愿意表明身份他也能理解。

  宴会结束之后徐希苒和蒋予淮一起离开,在车上蒋予淮目光时不时往徐希苒身上落,徐希苒看不下去了,问道:“你老看我干什么?”

  “很好看就多看几眼。”

  他毫不吝啬的夸奖惹得徐希苒噗嗤一声笑了,说道:“你今天心情很不错?”

  “嗯,不赖。终于让我太太承认了我的身份,总归我也算是拿的出手了。”

  说到这个徐希苒深感愧疚,她握住他的手,由衷冲他道:“谢谢你。”

  “谢什么?”

  “很多。”

  “要真想谢我,就多抽一点时间留在家里,别每天忙得不见人影。”

  “好,我尽量。”

  徐希苒刚回到家就接到徐昌东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徐昌东用一种温柔的又带了几分讨好的语气冲她道:“希苒啊,最近忙吗?空了和蒋先生回家看看我们啊。”

  这两年来徐昌东和王丽丽一直有意要修复和徐希苒的关系,但是徐希苒一直都不太爱搭理他们了,如今的徐希苒已经不再是那个任由他们拿捏,只能被他们拿来换取利益的徐希苒了。

  “我和他都很忙,没时间回去,我告诉过你们的,没什么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希苒啊,你这样是不是太无情了,我毕竟是你的爸爸啊,你好歹也在这个家生活了那么多年是吧?”

  “我要不是看在我在那个家生活多年的份上,你们一家早就蹲牢里了。”

  徐希苒的话还是这么不客气,换做往常王昌东大概会骂她没良心了,不过现在嘛,他已经不敢再和徐希苒呛声了,他呵呵干笑两声,徐希苒也不想和他多言说道:“记住我的话,我工作很忙,尽量不要再来打扰我。”

  徐希苒挂断电话之后王昌东并没有再打来,他们大概也知道现在已经拿捏不住她了,对她很和气,有时候说话甚至还有点讨好的低声下气,不敢再跟她横,因为他们很清楚,她不会纵容他们的任性,惹到她了,她也不会手软,王丽丽甚至都不敢再给她打电话,每次联系她都派她的亲爹来。

  蒋予淮从身后抱上来,问她:“谁的电话?”

  “王昌东。”

  “又叫你回去了?”

  “嗯,不过我回绝了。”

  蒋予淮在她侧脸上亲了一口,她的事情他向来不会多加干涉。

  晚上临睡前徐希苒接到搭档小满的电话,说是公司新到了一个案子让她明天早点过去,所以第二天一早徐希苒很早就醒了。

  蒋予淮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收拾好准备出门。

  “怎么这么早?”

  徐希苒一边扎头发一边应道:“新接了一个案子,早点去看看。”

  “昨天不是还答应过我要多抽点时间呆在家里吗?”

  “最近是比较忙,等忙完了这段时间再说。”

  她说完就要出去,蒋予淮叫住她,“等一下。”

  “怎么了?”

  “过来。”

  徐希苒便急匆匆走过去给了他一个告别吻,非常敷衍的,贴了一下就离开,蒋予淮及时拉住她的手。

  “你就那么忙?我们已经多久没一起吃早饭了?”

  “以后有机会再一起吃,来不及了。”

  蒋予淮一把将她搂到怀中抱着,说道:“就一起吃一顿早饭又怎么样呢?”

  “真的要迟到了,予淮哥。”

  徐希苒说完将他推开,她的力气大了一些,他被推得往后倒,索性身后就是床,他手肘下意识撑在床上稳住身体。

  徐希苒也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一点,忙道:“抱歉。”

  他没说话,目光静静落在她身上,眼底情绪翻滚,几许嘲讽,几许怒意,还有那么几许幽怨。

  这眼神看得徐希苒心头一咯噔,为了赶时间还是匆匆离开了。

  蒋予淮保持这个姿势静默了一会儿,而后才慢慢坐起身,假肢就放在床边,他却没着急穿上,就这般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徐希苒出门之后心里却越来越觉得不安,不知道为什么,一出门脑子里老是浮现蒋予淮那记眼神,予淮哥有他成熟稳重自信从容的那一面,但长时间相处之后她能发现他有一点黏人。

  确实是太无情了一点,也难怪他会用那种眼神看她,徐希苒心头内疚,她看了一眼时间,一咬牙又重新走了回去。

  此时蒋予淮还静静坐在床边,床上还残留着她的气息,可是她人已经不在了,忘了他们已经有多久没一起吃过早饭了,明明昨天还答应了他要多留一点时间在家里,她总是忙忙忙,比他还忙。

  她长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他不该禁锢她,越禁锢她,越会让她远离他,他让她去做想做的事情,可是她越来越成熟,却也越来越忙。

  他不过就是想和她一起吃个早饭而已,那丫头也不愿意挤个时间陪他,昨天她终于当着别人的面承认了他是她的丈夫,他心头才高兴呢,可是还没高兴热乎她又这样对他了。

  “予淮哥。”

  突然响起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他向门口看去,看到已经离开的她又出现在门口他倍感意外,黯然的神色渐渐被点亮,他问:“不是走了吗?”

  徐希苒扫到他那只空荡荡的裤腿,她叹了口气,她确实好久没有陪过他了,以前每天早上她都会帮他装假肢的。

  徐希苒走上去拿过假肢帮他装上,她道:“我陪你吃早饭。”

  蒋予淮一时心头欢喜,原本空荡的心好像被填满了,他搂过她的头,在她额头印下一吻,说道:“好。”

  他自来野心勃勃,可现在竟因为她说陪他吃饭而感到满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