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42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42章 4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42

  她搂着他结实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口,“予淮哥,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蒋予淮抚摸着她的头,低头将唇贴在她头顶,“谢什么,你是我太太,我送你礼物是天经地义的。”

  惊喜,感动,喜悦,徐希苒心头情绪翻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索性抱紧了他。

  徐希苒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幸运,她的人生充满了荆棘和苦难,母亲早逝,父亲漠不关心,整个少年和青春期都过得很压抑。

  她曾也有过埋怨,憎恨上天不公,可现在她才发现,上天给她的那些考验其实是在为她积攒运气,苦难够了,运气就够了,攒够了运气才能让她遇到他。

  徐希苒公司最近接到一个物流公司的单子,某家上市物流公司请他们会计师事务所帮忙查查账单。这单子正好由徐希苒所在的小组负责,里面涉及了很多跟物流有关的东西,为了能查清账目明细,她还得先补补课,正好最近洛城举办了一场物流运输交流大会,徐希苒拿到了一张入场券。

  大会上各个物流运输公司的代表上台发表讲话交流经验,而林氏运输作为洛城最大的运输公司自然也有代表参加,正好这个代表就是林舒语。

  林舒语穿得很干练,一身职业套裙,长发挽在头顶,面对大会上乌压压的人丝毫不怯场,她举止端庄,谈吐得体,发表的演说也很有条理,从她的讲话中徐希苒也学到了很多。

  她不禁感慨,就算不谈林舒语良好的出生,就单单她的才干也让她佩服。

  徐希苒中途去了一趟卫生间,上完正要出去,路过某个隔间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买一包日用的就好,再拿一套衣服过来,我在二楼卫生间等你。”

  徐希苒听出了这是林舒语的声音,她想起包包中常备了几片卫生巾,又加上蒋家和林家的交情,她既然听到了也该顺手帮一下忙。

  徐希苒在隔间门上敲了敲,里面林舒语问道:“哪位?有事吗?”

  “林小姐,我是徐希苒,你要是需要的话我这里有。”

  隔间的门打开,林舒语探出半边身体,徐希苒将卫生间递过去,她似松了一口气,冲她笑道:“谢谢你。”

  “不客气。”

  徐希苒从卫生间出来之后要了几张物流公司的材料,她回去方便学习一下,正要离开听到有人叫她。

  徐希苒回头看,林舒语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她向她走过来说道:“方才谢谢你。”

  “不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这样吧,我还有些时间,请你喝杯咖啡怎么样?”

  徐希苒想了想,应道:“好。”

  两人来到附近一家咖啡厅,坐下之后林舒语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徐希苒将公司接到物流公司业务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林舒语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不过你毕业之后没有进天行倒是让我意外,我以为蒋予淮会让你进公司给他当帮手。”

  徐希苒道:“予淮哥确实想我进天行,不过我一直想进会计师事务所,予淮哥也尊重我的决定。”

  “很不错,是个有想法的人,做个注会也很有前景,可以先积累点经验,而后找机会把自己的名声打出去,没事可以多看一下做空机构,找一下那些被做空的公司,说不定会有机遇。”

  林舒语所说的也正是她所想的,不过她倒是没想过通过关注做空机构找机遇,她目前想的就是先积累经验,再找机会将自己的名声打出去,去找被做空机构做空的公司,倒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期间林舒语又跟她简单聊了聊,都是一些工作上的,徐希苒本以为她们二人坐在一起会聊到蒋予淮,毕竟两人都和蒋予淮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过两人竟丝毫都没聊到蒋予淮身上,都是围绕着工作,前景,机遇,交流心得。虽然聊天很短暂,但徐希苒从她的言谈间能感觉得到林舒语是一个很有格局,也有着自己野心的人,她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拘泥于情爱。

  两人正聊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上前冲林舒语恭敬道:“林总,该走了。”

  这男人一身西装,长相格外俊朗,棱角分明的脸,有着大气深邃的五官,身材也是高挑有型,比画报上的模特还要亮眼。

  林舒语看了一眼时间,“是该走了,下次有空再聊。”

  林舒语随男人离开,徐希苒望着两人的背影,那男人看上去像是林舒语的助理,不过这个助理长得也太帅了。他身上的西装并不是高定,只是普通的款式,可穿在他身上就显得特别有质感。

  昨晚下了雨,咖啡厅的门口有一摊积水,林舒语脚上穿着细高跟鞋,踩上去鞋就脏了,就见那助理非常自然蹲下-身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林舒语也没有抗拒,似乎这是再自然不过的,还将双手搭在了他的脖颈上。

  徐希苒作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公主抱绝对不是正常的公主抱,两人显得过于亲密了。

  带着这个疑问,回到家之后徐希苒就问蒋予淮,“予淮哥,林舒语小姐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没听她说过,你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我今天不是去听物流公司交流会吗,林舒语小姐也在那里,他有个很帅的助理你知道吗?”

  “知道,叫齐康。”

  “我感觉她和她的助理好像有点亲密,他们在交往吗?”

  “没有,他是林舒语的床伴。”

  蒋予淮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自然,似乎林舒语有床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

  徐希苒愣了片刻,“床……伴?”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她没男朋友,但人有七情六欲,挑个床伴在身边满足生理需要很正常。”

  “……”

  这样一说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林舒语小姐长得好看还那么有钱那么优秀,没有男朋友就挑一个自己喜欢的来满足生理需求,她觉得即便如此也有不少男人愿意。

  不过……徐希苒一脸意味深长看向蒋予淮,“予淮哥在和我结婚之前也有那么多年的空窗期,不会也找了床伴满足生理需求吧?”

  蒋予淮眉头一蹙,说道:“瞎说什么?”

  “予淮哥自己说的,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予淮哥你也是人啊,难道你没有那方面的需求?”

  “我理解别人有这方面的需求,不过就我自己而言,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式。”

  她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满意,“我也觉得予淮哥不会那样。”

  她的小表情把他看乐了,他道:“要是我以前真找过床伴呢,你会怎么样?”

  徐希苒想了想,“虽然这是过去的事情了,但我心里肯定也会不舒服,我大概会有一段时间不想和你做亲密的事情,等我慢慢消化了,我才会试着接受。”

  “你不是也交过男朋友吗?我不也没介意?”

  “那肯定不一样啊。”徐希苒忙道:“我虽然和程云启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可他那时候就把我当哥们儿,我们两连手都没牵过呢。”

  蒋予淮眼底滑过一抹愉悦,他问:“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哪像你和你前女友。”

  她后半句话带着几分酸气,蒋予淮听着反而更乐了,“像我和我前女友什么?”

  她瞟了他一眼,用一种不太愉快的语气说道:“你们肯定什么都做过了吧?”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什么都做过?”

  “难道不是吗?”

  “最多也就牵过手。”

  “……”

  这话着实将徐希苒惊到了,她一脸不敢置信看向蒋予淮,“你和白兰小姐就只牵过手?真的假的?”

  蒋予淮目光微眯,“有那么惊讶?”

  确实很惊讶啊,徐希苒突然想到什么,她试探着问道:“我记得你第一次去北藤找我的时候,我们在机场告别,当时你吻了我,你别告诉我那是你的初吻?”

  这话问得蒋予淮有点尴尬,他半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说道:“是我的初吻很奇怪吗?”

  徐希苒简直不敢相信,他那时都已经三十了,三十岁的男人,初吻还在?如果那一次是他初吻的话,那么在海南那一次……是他的初夜?

  徐希苒惊得捂住嘴巴,蒋予淮一看她这模样就不爽,“你这是什么表情。”

  徐希苒平复了一会儿心情才问道:“予淮哥,海南那次是你的初次吗?”

  蒋予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了?觉得我的初次经验不足没让你满意?”

  徐希苒是真的没料到他的初吻和初夜都给了她,她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越看越觉得不太可能。

  “怎么会呢?你那时候都那么大年纪了,不大正常啊。”

  这话蒋予淮可不爱听,什么叫那么大年纪?他很老吗?

  蒋予淮道:“我确实不正常啊。”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腿,“所以……是不是就正常了?”

  他用着一种淡漠的自我调侃的语气,徐希苒听到这话才猛然回神,她因为太过震惊口不择言了。

  此时他们二人就并排坐在沙发上聊天,她一时心里内疚,挪过去抱住他,“抱歉予淮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蒋予淮也没跟她计较,他问:“怎么了?我不正常你不满意?”

  “我哪里不满意,我很满意,而且……不要再说不正常了。”

  “不是你说的吗?”

  “是我的错,我乱说的。”她将脸靠在他肩上蹭了蹭,“抱歉抱歉。”

  “开心?”

  蒋予淮的初吻和初夜都给了她,这确实让她很意外,虽说过去的事情不用去在意,但每每想到他有个初恋,换做那个女孩都会介意的,总会想他对自己做的事情会不会对其他女生也做过,想到心里就酸,不过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虽然在意也没办法,就只能不去想。

  所以,得知他的初吻和初夜都给了她,确实让她惊喜。

  徐希苒非常诚实对他点点头,她道:“你别看我平时好像软软的很好说话的样子,但其实我占有欲很强的。”

  “是吗?”蒋予淮眉梢微挑,似乎很有兴趣,“你占有一个给我看看。”

  徐希苒:“……”

  徐希苒心里开心,也来了些兴致,两人现在已经很熟了,她便驾轻就熟往他腿上一坐,他眼底兴致更浓,顺势靠在沙发上,双手往沙发靠背上闲闲一搭,完全一副欢迎来犯的姿势。

  只是对着他的目光,徐希苒总有一种被审视的感觉,她一下就怂了。

  “怎么?继续啊?”

  徐希苒靠在他怀中不敢和他目光对视,她道:“你看着我,我就没胆了。”

  “这样啊。”

  蒋予淮直接抱着她站起身,徐希苒问道:“干嘛?”

  “我们换个地方。”

  他抱着她上了楼,从衣帽间抽了一条领带出来,而后抱着她坐在卧室那懒人沙发上,他将领带递给他说道:“把我眼睛蒙上,这样我不就看不到你了。”

  “……”

  徐希苒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接过领带蒙上他的眼睛,在脑后轻轻系了个结。做完之后,她盯着被蒙了眼睛的他,一时失了神。

  此时她就跨坐在他腿上,他身上的衬衣扣子解开了两颗,她能看到领口下面的锁骨,简直性感的要命。

  他身上那不可侵犯的气场因为把那双锋利的眼睛蒙上了而减弱了不少,这样一来他身上的性感就更明显了。

  就好像那种高不可攀的神,突然被她绑架到身边,她可以对他为所欲为,她一向含蓄保守,此时对着他这副模样都不禁心头火热起来。

  被蒙了眼睛,他挺翘的鼻子和弧度好看的嘴巴就显得更突出,简直诱惑得要死。

  徐希苒无法自控,低头吻住他的唇,吻得很深很重,有一种想要凌虐他的感觉,她的吻又一路蔓延而下,从他的下颌到脖颈,而后又吻上他突出的喉结,他为了方便他,微微仰着头,喉结越发显得饱满性感。

  徐希苒在上面舔了舔,又用牙齿轻轻啃咬。

  蒋予淮被他撩得受不了,他一下扯下蒙着的领带,目光危险盯着她。

  “你这小妮子,在哪里学的?”

  被他一盯,徐希苒又没胆了,她略心虚说道:“书上学的。”

  “哪本书会教你这个?”

  “小黄书。”

  “……”

  蒋予淮表情不太愉快,“少看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徐希苒自知理亏,急忙点头应道:“好。”

  蒋予淮侧头咬了咬她的耳垂,语气略显变调,“还学了什么,都对我用上来。”

  徐希苒受痒,偏头躲了躲,说道:“你刚不是让我少看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吗?”

  “……”

  蒋予淮被堵了一下,而后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对我用就没事。”

  徐希苒:“……”

  你这……双标得也太明显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