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39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39章 3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39

  眼底的深意在一瞬间被冲淡,他目光落在她身上凝视了许久,他用拇指按着她的唇,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与他的额头相贴。

  “这是哄我的话?我会当真的。”

  “我没有哄你,我本来说的就是真的。”

  他身上的冷意很快就散了,浑身热度凝聚笼罩在她身上,徐希苒不敢看他的眼睛,忍着激越的心跳和紧张问道:“你呢?予淮哥对我是什么感觉?有没有喜欢?”

  他贴着她的唇用一种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怎么会不喜欢。”

  这话让徐希苒心里欢喜,她想再确定一下,所以小声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简直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其实徐希苒早就发现她喜欢予淮哥了,可是她不知道他的想法,毕竟他们两人是相亲认识的,直接就结婚了,她这种性格也不敢问,虽然她能感觉到予淮哥也是喜欢她的,但是他也没有明确说过。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他也是喜欢她的。

  一时心头火热,原来被喜欢的人喜欢是这种感觉,就好像得到了这世上最好最好的礼物,更让人欣喜的是这个人还是她的丈夫,徐希苒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索性就吻他。

  蒋予淮已经等不及回到家了,他吩咐司机将车子开到最近的一家酒店,车子在酒店停车场停下。

  程云启一直跟在蒋予淮的车子后面,此时也开到了酒店停车场,在距离蒋予淮不远的地方停下,程云启觉得他可能是真的神经错乱了,他不想就这么善罢甘休,他想和蒋予淮耗到底,不管结果是什么,然而气势汹汹走了几步脚步却骤然停住。

  他看到蒋予淮抱着徐希苒下车,用那种很亲密的姿势,徐希苒整个人窝在他怀中,身上还搭着他的衣服。

  程云启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

  蒋予淮看到他并没有意外,实际上他知道程云启一直跟在后面,让司机开到附近的酒店多少也有这个原因在。

  程云启震惊,难以接受,像是受到打击一般的表情让蒋予淮很满意。

  蒋予淮身上那原本熨烫笔挺的衬衣和西裤此时显出几分凌乱,程云启甚至还看到他西裤上那一滩不明水渍,他不敢想这一路上蒋予淮都对徐希苒做了什么。

  “你……”程云启握紧拳头,瞬间如一头被激怒的兽,他正要冲上来,蒋予淮的司机及时拦住了他,“你他妈对她做了什么?”

  蒋予淮理都没理他一句,抱着徐希苒上了电梯。

  进电梯的时候徐希苒的目光透过蒋予淮的肩头向程云启看了一眼,实际上她还有些晕,听到程云启的声音,也没精神去诧异他怎么跟过来了。

  程云启对上她的眼睛,那一双迷离的明显享受过的眼睛,心像是被狠狠刺了一下,他暴怒吼道:“徐希苒,你在做什么?”

  徐希苒已经没精力搭理他了,即便程云启双眼发红的样子看上去有几分可怜,即便此刻他眼中含着泪水,她想起她从小到大从未看过程云启哭,可是她和程云启已经没什么好说的,此时的她身上也没劲,根本没精神,她收回目光,就像一只小猫一样又将脸埋进蒋予淮肩头。

  电梯渐渐关上,程云启闭上眼后退一步,他的一双眼睛红得吓人,一张脸紧绷着,紧绷到没有一丝表情,眼角却有泪水滚落下来。

  程云启已经忘记是怎么离开的了,他回到家,是袁敏给他开的门,袁敏看到他吓了一跳,他浑身湿透了,一张脸白得吓人。

  “你怎么回事?怎么身上全湿了?你淋雨了?不是开了车吗?”

  程云启没回答她,他从门口走进来,脚步异常沉重,而且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甚至都没注意到脚边的扫地机器人,他被扫地机器人绊了一下,踉跄了几步差点摔了。

  袁敏急忙扶住他,她一脸担忧问道:“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这副样子?”

  她扶着程云启在沙发上坐下,程云启的思绪才回笼一些,他想起他从酒店停车场出来,外面在下大雨,他在大雨中走了许久才想起来他是开了车来的,他又返回去把车开走。

  他程云启从小到大没这么狼狈过,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那之前,在那之前……他闭上眼睛不想再去想。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他说话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你这样子我怎么不担心。”

  “我先去洗澡,我没事。”

  花洒的水哗啦啦流下,程云启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开的是冷水,脑海中一直浮现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她被蒋予淮抱在怀中,他那张布满红晕的脸和那双迷离的眼睛。

  原来他们已经同房了,或者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同房,会在什么时候呢?刚刚结婚的时候吗?他记得宋晴生日那天,他听宋晴说起他们还没同房,所以在那之前大概还没有,那么是什么时候呢?

  是那次她和他一起去海南的时候吗?就在他生日那天?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他原本以为让她知道他是喜欢她的会让事情有所改变,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他想多了,或许在不知不觉间蒋予淮就已经走到了她的心里,而他的孤注一掷不过是让自己变得更狼狈而已。

  他一时气血上涌,握着拳头狠狠在墙上砸了几下,手上皮砸破了他也没在意,鲜血混着水流从墙上流下来。

  发泄完后浑身却透着一种无力感,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他好像彻底失去她了。

  那个他随便买一点东西就能哄好的女孩,那个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成长的女孩,他好像真的失去她了。

  蒋予淮和徐希苒的婚礼还没有办,本来打算等徐希苒一毕业就办婚礼的,而婚礼确实也在筹备了,只是蒋家突然发生的一件事情打乱了婚礼的节奏。

  蒋老先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原本是在家里静养,可最近几天病情急速恶化,蒋家人将他连夜送到了医院,经过多番抢救还是没能救回来,蒋老先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亲眼看到他大孙子的婚礼,可是他终究是没能撑到最后,带着这个遗憾离开了人世。

  蒋家要料理丧事,婚礼只能推后,葬礼过后,为了不让奶奶伤心,蒋家的成员全部搬回老宅居住,这段时间家里也一直笼罩在一种伤心阴沉的氛围中。

  徐希苒最近也习惯了一下班就往老宅跑,这一天徐希苒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了阮觅雲。

  “大嫂最近挺忙啊?”

  “是挺忙的,要忙着工作呢。”

  “其实吧,大嫂那个工作又赚不了几个钱,倒不如回归家庭给大哥生个一男半女的,这样大嫂的地位才稳固,我听说大哥这次去出差又是和舒语一起去的。”

  “他们是合作伙伴,一起出差不是很正常吗?”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担心大哥总有一天会发现林舒语更适合他,担心有一天会被抛弃,你就没有想过吗,要是有一天你真被抛弃了,没了蒋家的庇佑,随便谁都可以踩上你一脚。”阮觅雲说完却又笑了一声,“跟你开玩笑的,大嫂不会又要去跟大哥告状吧?”

  徐希苒突然想到上次天行周年庆典的事情,当时蒋予淮怀疑是蒋知秋所为,后来调查了一下,是和蒋知秋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没有实际证据。

  徐希苒说道:“你放心吧,就算有一天我离开了蒋家,也不是谁都能踩上我一脚的。”

  阮觅雲笑道:“不错,大嫂挺有骨气。”

  “还有啊……”徐希苒目光转冷,“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这个人很记仇的。”

  阮觅雲压根没将徐希苒的话当一回事,像她这种出生优渥的人,从小就知道阶级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这个世界里的规则,她认定了徐希苒离了蒋家什么都不是。

  不过她没想到,有一天她还真就栽在了徐希苒手中,不是栽在蒋予淮的妻子这重身份之下,而是栽在了真正徐希苒的手上。

  实际上阮觅雲的某些话徐希苒还是听进心里的,阮觅雲说“大哥总有一天会发现林舒语更适合他”,徐希苒突然想起不久前程云启跑到她跟前告诉她,她才是适合他的那个人,想当初程云启对赵念嘉喜欢得不行,可后来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蒋予淮会那样吗?他们因为相亲认识,她长得比较合他的眼缘,恰好就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可若是他慢慢发现她其实并没有那么适合他,而像林舒语那样能和他并肩而战的才能作为他的伴侣,到了那时,他会不会像程云启甩掉赵念嘉一样甩掉她呢?

  她简直无法想象予淮哥对她说出分手的话会是什么表情,他对她那么宠爱那么好,他抱着她的时候眼底满是温柔,稍微想一想她就感觉要窒息了。

  不过徐希苒也很清楚,任何人的心都不是她能控制的,她能做到的就是做好自己,努力提升自己的价值,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要让他发现留她在身边对他也是有帮助的,甚至不比林舒语给他的帮助小。徐希苒很清醒,外表的喜欢是不能长久的,唯有让他觉得她是有价值的,让他需要她,这样的感情才能长久。

  所以那天晚上,临睡前徐希苒告诉蒋予淮,“予淮哥,我这两年可能会比较忙。”

  他将她搂在怀中,欢爱过后他的声音有着磁性的沙哑,“要忙什么?”

  “忙着工作啊,我想让事业上升一个台阶。”

  “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过不用太拼,你还有我在。”

  这话听得徐希苒心里很感动,“你还有我在”是在告诉她,他就是她的退路,曾经的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不能后退,因为后退就是深渊,而现在她不仅能往前走,她累了的时候还能有退路。

  蒋予淮近两年在扩宽海外市场,海外的公司时不时也会需要他亲临指导,这一次蒋予淮要去半个月,大约是想到要有半个月时间不见,在离开前蒋予淮和她好好温存了一番。

  徐希苒要忙的事情也有很多,注会她已经考完了,但是业务还不是那么熟练,她要尽快熟悉,尽快上手。

  蒋予淮离开了,徐希苒便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一忙起来总没个度。此时正在国外开会的蒋予淮时不时点开手机页面看一眼,一直都没有进来新的消息,他又点开和她聊天的微信界面,上面的消息停留在昨晚,他发了一句“晚安”,她没有再回他。

  他在国外事情多又杂,她明知道他时间不多,难得有聊天的机会她也不跟他多聊聊,他发个晚安,她好歹也回一个啊。

  开完了会已经是晚上了,蒋予淮没忍住给她去了个电话,国内正是大白天,徐希苒刚刚把报表打出来要拿给上司过目,她抱着报表匆匆去上司办公室的时候接到了蒋予淮的电话。

  “予淮哥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你在忙什么?”

  “我在忙工作啊,你在那边还好吗?”

  “挺好的。”

  “那就好,我现在要去交任务了,一会儿再联系。”

  她说完就将电话挂了,蒋予淮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忙音眉头微蹙,难得打个电话,说没两句就挂断,这鬼丫头有那么忙吗?

  蒋予淮又给她发了条信息过去,“忙完了给我回消息。”

  然而他等了一天信息栏依然是空空如也,自从她毕业之后两人基本天天都能见面,他已经习惯她在身边了,骤然离开了没几天就开始想她,可她呢?好像并不是很想他……

  这鬼丫头,怎么就不回人消息?

  他不得不想,她为什么不会他消息,是真的很忙吗?具体在忙什么,他不在的这段时间程云启有没有去找过她?

  这天一早徐希苒刚来公司没多久,有同事告诉她外面有人找,徐希苒很奇怪,一大早谁来找她,她来到接待室,看到来人更是诧异。

  “予淮哥你回来了?”

  蒋予淮双手插兜,他表情原本有些沉,不过对上她那一脸欣喜的表情时,沉沉的表情又好了一些。

  “嗯,回来了。”

  “这才一个星期不到就回来了?国外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没有,我临时回来的,我只有半个小时,我们去车上说。”

  蒋予淮的车子就停在徐希苒公司楼下,徐希苒随他上了车,又问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吗?为什么会临时回来?”

  蒋予淮看着她没说话,徐希苒明显察觉到他的表情不太好,面容紧绷,眼底透着不虞,徐希苒想着他突然回来,面色又不好看,想来应该是出了大事,她心头一咯噔,忙问道:“难道国外的合作出了问题?谈崩了吗?”

  蒋予淮看向她的目光凝重得吓人,徐希苒心头那种不太好得预感越发强烈,她甚至都不自觉开始紧张起来,生怕他耗时这么久的合作真的出了问题,要是出了问题那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她得想想该怎么安慰他才好。

  只是她没想到,他沉默了半天,一开口却是,“你为什么一直没回我消息?”

  徐希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