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37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37章 3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章 37

  虽说徐希苒不用在天行周年庆上正式亮相,不过天行的周年庆徐希苒还是挺有兴趣的。天行周年庆典在天行集团旗下的一家休闲会所,会所的宴会厅里搭建了台子,据说不仅天行的高层会到场发言,还有节目表演。

  蒋予淮给了徐希苒一张邀请券,徐希苒就如天行的员工混迹在人群中,她到场的时候宴会厅已经来了不少人,庆典就快开始了,蒋予淮并没有在席位上,他一会儿要上台讲话,正在做准备。

  天行的员工将整个宴会厅都坐满了,不过这应该只是天行的部分员工,今天能来参加周年庆典的员工都不简单,要么带点职位,要么特别优秀,若真全部到场,十个这样的宴会厅也不一定能坐得下。

  开场有主持人活络气氛,而后是几个高层上台讲话,没一会儿主持人就隆重介绍了天行的董事长,现场掌声热烈,看得出来蒋予淮在天行很受尊敬。

  今日的蒋予淮一身高定西装,站在台上光彩照人,他接过话筒从容不迫发表讲话,总结工作,感谢合作伙伴,而后鼓励员工,一些标准的场面话,大概是他身上气质太过出众,这些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格外振奋人心。

  徐希苒从包包中拿手机准确给蒋予淮拍照,一拿出来正好看到手机进了电话,是程云启打来的。

  徐希苒很疑惑,程云启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而且已经打了不止一个了,因为上次程云启对蒋予淮动手的事情,这段时间程云启虽然也联系她,但徐希苒都表现得很冷淡,她暂时不想和程云启联系,所以这一次她想也没想就直接挂断,很快程云启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不想你老公死的话赶紧给我回电话。”

  徐希苒眉头一皱,一时心头火起,这程云启又在搞什么,徐希苒从会场出来拨通了程云启的电话。

  “你搞什么?”

  “这么大的火气?”程云启嗤笑一声,“好心提醒你,你还冲我发火?”

  徐希苒感觉不对劲,似乎程云启的说话声就在她身后,她回头一看,果然看到程云启向她走过来,徐希苒收起手机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陪领导来这边应酬。”

  这个会所是在天行旗下的,今天天行搞周年庆将会所包了下来,不可能再接待其他人了,徐希苒问道:“你领导也是来参加天行周年庆的?”

  程云启点了一下头。

  徐希苒又问道:“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你跟我来吧。”程云启走了几步见她没跟来,他又道:“不是想知道吗?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你最好别搞什么花样。”

  周年庆典的会场和后台是两个大宴会厅打通了的,中间用一扇推拉门相隔,平时如果用不上这么大的宴会厅,这推拉门就关上,巨大的宴会厅就可以分成两个宴会厅分别租给别人,如果遇到盛大的庆典需要容纳人员较多时这扇推拉门就会被拆下。

  徐希苒随着程云启从另外一道门进去,这边就是周年庆的后台,为了庆祝天行的周年庆,宴会厅中搭了一个台子,此时后台中乱糟糟的挤满了人,今天的周年庆不仅有领导上台讲话,还准备了歌舞节目,天行能请动的人都不简单,徐希苒甚至还看到了一个三线小歌手。

  徐希苒很疑惑,“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程云启没说话,直接往台子下面走去,徐希苒满面狐疑跟上去,后台人多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也没人注意到他们,徐希苒跟着程云启走到台子底下,这里是舞台的下方,站在这里能听到头顶台子被踩踏的声响。

  程云启冲她指了一下某处,“那里少了拧了一颗螺丝。”

  眼前是一片错乱的钢筋支架,这个台子就是由这些钢筋支架搭起来的,徐希苒看得眼花缭乱,根本看不出来哪里少了什么螺丝。

  对于她这种非专业人士程云启也不指望她能发现,他道:“那里少拧了一个螺丝,整个结构的承重能力就会下降,人少还好,要是人多了,会有倒塌的危险。”

  徐希苒听得心头一咯噔,她想起她出来前蒋予淮还在台上,不过徐希苒倒也没有因此乱了方寸,她疑惑道:“你怎么发现这个的?”

  “我刚在外面抽烟,看到一个戴帽子的男人提着工具箱走出来,我见他神色有异,当时也是无聊就进来看了看,然后一眼就发现了。”

  程云启大学学得是工程类的专业,他能一眼发现也不奇怪。

  徐希苒又看了一眼头顶,她面色渐渐凝重下来,她道:“有没有办法补救一下?”

  “这里又没有工具箱,要镶螺丝还得去五金店买,来回一趟搞不好台子已经塌了。”

  “程云启,你确定吗?”徐希苒又问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啊徐希苒,我好歹是个工程师呢!我也是想着上次和蒋予淮闹了矛盾,所以才好心提醒一下算是表达我的歉意,你要是不信就算了,反正遭殃的不是我。”

  会有倒塌的风险倒不一定会倒塌,但这个台子并不是他负责的,他也没责任,对于程云启来说他就只是发现了问题好心提醒一下,不过对于徐希苒来说就不一样了,这台子上站着她的丈夫,而她的丈夫此刻就在承受这种风险。

  徐希苒听到头顶的声音,好像又有人上台了,她来不及多想,急忙跑出去。

  蒋予淮已经讲完了话,现在是优秀员工上台与领导合照环节,台子两侧站了两排人,被念到名字的便上台,此时台子上面已站了不少人。

  徐希苒担心发生意外,她很快在台下找到了蒋予淮的助理阿文,徐希苒急忙走上前小声冲阿文道:“阿文,你快去台上告诉蒋先生,让他赶紧从台子上下来,这台子搭建得有问题,很容易发生意外。”

  阿文显然没明白她的意思,此时上台子的员工已经越来越多,徐希苒很清楚她突然跟阿文说这些他有疑惑也很正常。徐希苒骤然看到调音师台上的话筒,她担心再不及时阻止事故就会发生,她急忙走上前拿过话筒说道:“大家先别上台。”

  主持人正照着名单念优秀员工的名字,徐希苒突然响起的声音将她打断了,周围热闹的气氛也瞬间安静下来,众人皆一脸疑惑看向徐希苒。

  徐希苒突然被这么多人注视,紧张和胆怯感瞬间笼罩而上,可她已经来不及去紧张了,她用最快的速度组织好语言,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请大家先不要上台,在台上的人也有序下台,我的一位工程师朋友无意间发现这台子下面出了一点问题,如果太多人上台会造成倒塌的危险。”

  周围顿时议论纷纷,徐希苒还没有在天行员工面前亮过相,别人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她听到周围有人小声说道:“这人是谁啊?捣乱的吧?”

  已经有宴会管事模样的人对身边的人吩咐:“保安在哪里,去查一下这个人的身份,如果是捣乱的把她请出去。”

  在一阵议论和小范围的骚动中,台上的蒋予淮发话了,“大家不要慌张,现在先有序下台。”

  大boss都发话了谁敢不听,台上的人果然分成两路从台上下来,徐希苒见大家都安全下来了,总算松了一口气。

  下了台的蒋予淮面色有些凝重,他冲阿文吩咐:“让宴会负责人立刻来见我。”蒋予淮吩咐完又向徐希苒招了一下手,徐希苒将话筒还给别人,道了一声抱歉,她匆匆赶到他身边,蒋予淮问她:“怎么回事?”

  徐希苒便将程云启带她到台子底下,告诉她少了一颗螺丝的事情跟他说了,蒋予淮听完点了下头,先带着她出了宴会庆典现场,这会所中有蒋予淮的休息室,他带着徐希苒来到休息室,没一会儿阿文就将宴会的负责人叫来了。

  负责人自知情况紧急,已经吓出了一身汗,负责人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蓝色制服挎着工具箱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一副诚惶诚恐跟在他身后。

  蒋予淮冲他道:“今天的宴会是你负责的,那台子搭得有问题,你没让人检修过吗?”

  负责人吓得哆哆嗦嗦,脸上却露出被冤枉的表情,“蒋总,我哪里敢啊,为了这次的庆典我每天殚精竭虑的,生怕哪个地方出纰漏,台子我也检查了好几次了,没什么问题啊。”

  “你既然说没问题,那我们便一起过去看看。”

  原本熙熙攘攘的后台此时已经被清空了,蒋予淮带着几人进来,他小声问徐希苒:“程云启告诉是哪个地方有问题?”

  徐希苒走到台子下面,大概指了一下程云启跟她说过的地方,说道:“程云启告诉我,这里少了一颗螺丝。”

  那负责人沉着面色冲那中年男人道:“怎么回事?”

  挎着工具箱的中年男人在台下看了好几眼,说道:“没有少啊!打了孔的地方都拧了螺丝的。”

  徐希苒见他说得笃定也不禁疑惑起来,她道:“你们稍等,我让我朋友过来。”

  她拿出手机打程云启的电话,可是程云启的电话却关机了,徐希苒试了几次都打不通,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来。

  “怎么了?”蒋予淮问她。

  “程云启关机了。”

  旁边助理阿文说道:“蒋总,今天铁路局的严副局也来了,他是程云启先生的领导,他在进铁路局前在中建做过,这种小工程也难不了他,要不让他过来看看?”

  蒋予淮点了一下头,没一会儿阿文就带着一个微胖的男人进来,他和蒋予淮寒暄了几句,听到情况之后,走到那台下看了看,检查得很仔细,一边检查一边还用手丈量。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台下出来冲众人说道:“这台子没什么问题,结构也很严谨,风险系数不大。”

  如果说那负责人和蓝衣服的工人在狡辩的话,程云启的领导总不可能一起狡辩吧?徐希苒瞬间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程云启信誓旦旦告诉她台子出了问题,而她也信了他,可是他突然消失不见,手机也关机,很难不让徐希苒怀疑是程云启故意的。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故意耍她?

  氛围一时间变得尴尬,蒋予淮倒也没有多问,他道:“没问题便好,关乎所有人的安全,紧张一点也在所难免,辛苦各位了。”

  其他几人都松了一口气,蒋予淮在徐希苒肩膀上捏了捏以表安慰,他道:“好了,我们先回去。”

  回到庆典现场,大概已经得知了这是一场乌龙,主持人已经在台上活跃气氛,一切已经恢复如常。和员工合照的环节被打断了,蒋予淮还得重新上台,徐希苒也回到座位坐下。

  才坐下不久,她身边的位置突然换了个人,徐希苒转头看去,对上阮觅雲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想到大嫂也来参加周年庆了,不过为什么不坐到前面去,你坐在这里,别人都不知道你是谁。”

  “我谁并不重要。”

  阮觅雲又笑了一声说道:“大嫂,你虽然年纪小,可我们毕竟还叫你一声大嫂,好歹也做一点能让人心服口服的事情啊,你瞧瞧你刚刚的样子,若是让别人知道你是堂堂董事长的太太,你觉得别人会不会笑话你,会不会笑话我大哥?”

  徐希苒一句话都没说,她不清楚这场乌龙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她没搞清楚就制造恐慌吗?可是在那种情况下她就只想保证蒋予淮的安全。

  索性她还没准备好让蒋予淮正式介绍她,别人也不知道她的身份,说不准真像阮觅雲说的那样会闹笑话。

  台上主持人开始叫名字,庆典又恢复了热闹,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庆典还没结束徐希苒就先离开了,她给蒋予淮发了个短信,谎称身体不舒服,离开会所,徐希苒一直打程云启的电话,他的手机始终关机,徐希苒又去了一趟程云启家中,袁敏阿姨正好在家,她告诉他,程云启白天出门了现在还没回来。

  徐希苒不知道程云启在搞什么,他是在故意耍她吗?

  直到下午徐希苒才接到程云启的电话。

  “抱歉希苒,我来北藤了。”

  经过一个下午的平复,徐希苒的情绪已经平静了很多,甚至听到他说在北藤都没有表现出惊讶。

  “你去北藤做什么?”

  “我突然接到赵念嘉的电话,她生病了,有点严重,上飞机之后我关了机,一直忙到现在,你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是出了什么事了吗?那台子没发生意外吧?”

  此时徐希苒就坐在别墅楼顶的露台上,她整个人窝在躺椅中,手上端了一杯花茶慢悠悠喝着,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上,她目光望着远处说道:“没发生意外,连你领导都去检查过,那台子没什么问题,程云启,我是真搞不明白你是几个意思。”

  “不可能!那台子一定有问题,徐希苒,我知道我平日里或许不着调,但是这种专业的东西我不会出错的。”

  “或许吧。”

  电话那头有人叫他的名字,程云启道:“我现在有点事情,我回去再弄清楚。”

  徐希苒挂断了电话,现在一切都成了定局,还有什么好弄清楚的?

  蒋予淮回来的时候徐希苒还在楼顶喝茶,徐希苒见到他冲他笑了笑,“庆典办得很圆满吧?”

  “嗯,很圆满。”

  他走过来摸了一下她的头问道:“好点了吗?”

  徐希苒想起她离开前给他发消息告诉他不舒服,她道:“好多了。”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庆典太忙了我也没来得及问。”

  “我也不太清楚,就像我跟你说的那样,程云启告诉我,台子搭建得有问题,人多了会有坍塌的危险。”

  “可是台子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你之后联系程云启,他也一直关机,你没怀疑过他吗?”

  “怀疑过。”

  “所以这件事是不是程云启故意的?他为什么故意告诉你台子有问题,然后又关机玩失踪?”

  徐希苒知道蒋予淮想说什么,说真的她一开始也怀疑过,她道:“程云启接到他前女友的电话,好像他前女友生了重病他着急过去看,所以才关机了。”

  “你相信了?”

  “我一开始也怀疑过他,不过我担心如果真有问题了你出事怎么办,为了万无一失,我只能选择相信。”

  蒋予淮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道:“我还有点事情去处理。”他收回放在她头顶的手,转身离去了。

  蒋予淮回到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烟盒,丝绒包裹的烟盒很精致,烟盒中躺着一排雪茄,他随意拿了一根点燃,蒋予淮没有烟瘾,平时也不怎么抽烟,只有心烦的时候会抽上一根。

  将雪茄点燃狠狠吸了一口,他拿出手机给阿文打电话。

  “事情调查过了吗?”

  阿文道:“检修人员中有一个确实有嫌疑,不过这个人嘴很紧,不管怎么套都不说实话。”

  蒋予淮道:“重点去查一下蒋知秋,看一下这个人跟他有没有联系。”

  徐希苒给蒋予淮泡了一杯咖啡送过来,书房的门没有关紧,徐希苒走到门口正要敲门就听到门里传来蒋予淮这句话。重点调查蒋知秋?徐希苒在心中猜测,予淮哥谈论的是今天这事吗?跟蒋知秋有关?

  “来了就进来。”

  门里响起的说话声拉回徐希苒的思绪,徐希苒推门进去,蒋予淮已经打完电话了,此时正靠坐在老板椅上望着进门的她。

  徐希苒看到他指尖夹着的烟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蒋予淮抽烟。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修剪得很干净,雪茄被夹在指尖,好看得像一个雕刻精致的艺术品。

  “我刚刚听予淮哥讲电话,是在说今天的事情吗?”

  “嗯。”

  “予淮哥怀疑今天这事跟蒋知秋有关?”

  “我出事了他的收获最大,我自然第一个怀疑的是他。”

  徐希苒点了一下头,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蒋知秋做的,那他也太狠了,她知道蒋家这几个兄弟虽然表面团结友爱,但私下里互相争斗,毕竟这么大的利益摆在那里,谁不想争,可他没想到,为了利益,作为亲人也能下这么重的手。

  “所以予淮哥也相信台子是被人动过手脚的是吧?”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一点防备心没有什么不好。”

  徐希苒见他夹着烟猛吸了一口,她道:“我之前都不知道予淮哥是要抽烟的。”

  “你介意我抽烟?你不是暂时不要孩子吗?”

  “……”

  徐希苒面上一红,他……怎么就突然说到孩子了,这跟要孩子有什么关系?

  蒋予淮又道:“你若是想备孕,我以后就不抽了,要备孕吗?”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