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32章 3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章 32

  而白兰也在看徐希苒,她好像也被徐希苒的样貌惊到了,大约从未想过蒋予淮的太太会是一个跟她长得像的人。

  白兰的气质和她的名字很像,淡雅如兰,她留着一头乌黑长发,长得很漂亮,是那种秀雅水灵的漂亮,美得很纯净,就像是长在清澈溪边的兰花。

  在这几个人里面最淡定的莫过于蒋予淮了,他客气道:“那边有食物和酒水,可以先去那边休息一会儿。”

  沈云骁本来想看好戏,奈何蒋予淮比他想象的还要镇定,他顿觉无趣,带着白兰先离开了。

  两人走远之后徐希苒才回过神来,她问蒋予淮:“那位白兰小姐是你的初恋女友?”

  徐希苒是从别人口中听过蒋予淮有个初恋的事情,不过关于他的初恋她从来没有问过,毕竟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她也没必要多问。

  “嗯。”他承认得挺干脆。

  徐希苒心情很复杂,她想一个人静一会儿,“我去一趟洗手间。”

  徐希苒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回了她换衣服的房间,她将门关上反锁,急忙走到镜子前对着镜中的脸。

  她想到方才看到的白兰,她突然间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为什么她和蒋予淮相亲了一次蒋予淮就对她满意要和她结婚,甚至都不在意她的家境,甚至都不介意结上她父亲和继母那样的奇葩亲家。

  或许他是在她身上看到了初恋的影子?

  徐希苒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此时呆在卫生间的白兰也在慢慢平复心情,作为金主之一,沈云骁希望她能同他一起参加宴会她没法拒绝,可是她到场了才知道这是蒋予淮给他太太准备的结业宴,在进门前她犹豫了,沈云骁也没逼她,给她一点时间冷静,她本来不想进来的,可沈云骁告诉她,这场宴会会很有趣。

  她想着本来也跟蒋予淮分手那么多年了,好像也没什么,她只是陪着投资人来参加宴会而已。

  可是她见到蒋予淮的太太时却着实被惊到了。

  当年她跟蒋予淮分手之后她试过挽回,可是蒋予淮态度强硬,不给她一丝挽留的机会,她慢慢的也在试着放下,虽然因为工作关系和他见过几次面,但每次见面都只是像单纯认识的人那样打招呼,她听闻他已经结婚了,心里说不上开心,但也没有太难过,他这个岁数确实也该结婚了。

  可是今天,她看到他太太那张脸,那张和她长得相似的脸,怎么会这么巧合呢?这让她不得不多想。

  为什么要找一个和她像的人结婚?本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放下了,可他为什么要找一个跟她那么像的人做他的太太?为什么?

  蒋予淮等了一会儿没见徐希苒回来,他打算出去找找看,那么巧一出门就遇到白兰。白兰的情绪还未完全平复,此时见到蒋予淮,心情就更是复杂,蒋予淮面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就像是对待普通客人一般冲她点了一下头。

  蒋予淮正要离开白兰却叫住他,“蒋予淮你等一等。”

  “有事?”他眉眼带着急色,语气便透着几分不耐烦。

  “虽然我们已经分手多年,我本不应该旧事重提,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你要找一个和我长得像的人做你的太太?”

  “既然你都已经说了我们已经分手多年,我找什么样的人做太太就不是你该过问的。”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而且他话说得也不太客气,白兰望着他的背影一时又疑惑起来,他看上去也不像是念旧的样子,难道是她误会了?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徐希苒的思绪,徐希苒调整了一会儿情绪,这才去开了门,就见门外站着蒋予淮,此时见到蒋予淮,徐希苒的心情就更复杂了。

  蒋予淮走进门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太累了吗?”

  徐希苒心里难过,换做谁大概都会难过吧,自己的丈夫当初之所以娶她只因为她和他前女友长得像,他亲近她,他吻她,他对她好,大概只因她身上让他看到他前女友的影子。

  蒋予淮发现她看他的眼神不对劲,他问道:“怎么了?”

  徐希苒道:“那位白兰小姐真的是你的初恋吗?”

  “算是吧。”

  徐希苒心头沉甸甸得,她又道:“好像我和白兰小姐长得有点像,所以当初你选择和我结婚,是因为我跟她长得像吗?”

  “当然不是,你是你,她是她,只能说我喜欢的女孩类型就是这样,你们两个刚好符合而已。”

  “……”

  喜欢的女孩类型,好像间接说着他是喜欢她的吧?听着这个回答,徐希苒心里也好受了一些。

  既然都已经聊到这个话题了,那干脆一次性将她的疑惑都问出来。

  徐希苒又问道:“我想听听关于你和她的事情,你们在一起多久,又为什么分手。”

  蒋予淮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又何必在意呢,今天是你的结业宴,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去在意了,好好享受宴会。”

  徐希苒一向顺从,可是今天她却格外倔强,她道:“我好奇,你能跟我讲讲吗?”

  蒋予淮沉思了片刻,像是在回忆什么,可他眉目平静,这样的回忆似乎并没有让有什么波澜。

  “他是我大学时候交过的女朋友,我们在一起不到半年时间。”

  徐希苒听到他们交往不到半年,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是你追的她还是她追的你?”

  “算是她追的我,那时她对我很好,我被她感动。”

  “那你们是怎么分手的?”

  “她一开始并不知道我有残疾,后来她知道了,她接受不了就离开了。”

  “接受不了?”

  徐希苒简直无法理解,就算蒋予淮有残疾,可他明明是那么优秀的人,即便有这样的缺点也丝毫掩饰不了他的光芒,怎么会接受不了?而且白兰主动追的蒋予淮,应该是对他很喜欢才对。

  蒋予淮道:“我在大学里一直用正常人的姿态生活,我身边的人并不知道我是残疾,和她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我想也是时候告诉她,所以我把我残疾的事情跟她说了,她被震惊到了。大概觉得我并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优秀又完美的蒋予淮,或者觉得我一开始没告诉她是在骗她,她退缩了,而在她退缩的那一刻,我也清楚,她并不是我要相伴终生的人。”

  “那后来呢,她有挽回过吗?”

  “她挽回过,不过我拒绝了。她看到我的残腿被吓跑之后过了几天又来找上我,她告诉我,当时她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可是冷静了几天她就想通了,不过她不知道在她被吓得惊慌失措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就彻底放弃这段感情了。”

  徐希苒明白了,也就是说,女孩知道蒋予淮是残疾之后一时间无法接受被吓跑了,可是后来又说服了自己去接受,然而蒋予淮已经在她转身逃跑的时候被彻底寒了心,也彻底放弃了她。

  她曾经听人说起过,蒋予淮这么多年一直不结婚是因为忘不掉初恋,可是如今听他说起来,他和初恋的感情倒还没有难舍难分的地步,那他这么多年为什么都不谈女朋友,一直蹉跎到三十岁才结婚?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通通给你解答。”

  徐希苒瞟了他一眼,还是问出了口,“你们还有来往吗?”

  “没有,断得很干净。”

  徐希苒点了点头,每个人都有过去,她自己也有过去,她曾经不也跟程云启在一起过吗,而且蒋予淮这个岁数的人了,在她之前只交过一个女朋友算是少的了,既然是过去,她就不想再计较了。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

  “那就随我出去吧,客人还等着呢。”

  两人手挽手出去的时候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面色自如与客人们问好,白兰已经离开了,沈云骁却还没走,他坐在不远处看向那对夫妻,琥珀色的酒液在酒杯中摇晃着,看样子蒋予淮这位小娇妻比他想到的还要能忍。

  虽然中间有过小插曲,不过徐希苒的心情倒也没有受到太多影响,总得来说这次的结业宴会举办得还算圆满。

  周一那天,徐希苒一下班就看到公司门口停了一辆熟悉的车子,她认得这是程云启家里的车。

  她一出来车窗便缓缓摇下,车上程云启冲她道:“上车。”

  “你怎么来这里了?”

  “来跟你说些事情,先上车。”

  徐希苒看了一眼时间,她不知道程云启要说什么,但她也不想上他的车,她道:“有什么就在这里说。”

  程云启也没逼她,下了车冲她道:“我想跟你谈谈蒋予淮那个前女友的事情。”

  当时在宴会上程云启是听到周围人议论才知道那个女孩是蒋予淮的前女友,那群议论的人应该是蒋予淮的家人,她们似乎对那个女孩的出现很警惕,他甚至还听到蒋予淮的妈妈小声吩咐人将那位白兰小姐请出去。

  后来程云启去上卫生间的时候路过一个拐角,听到附近有人说话。

  “那女人怎么来这里了啊,看把大伯母给紧张的。”

  “还不是那位沈大少搞鬼,他就想给我们大哥找不痛快呗。”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有没有发现大嫂和那个女人有点像。”

  “这话可别乱说啊。”

  “我没乱说,你们仔细看大嫂笑起来的时候,是不是跟那女人一样露出两个小尖牙,还有那一双眼睛,都是杏眼。”

  “你还别说,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

  程云启仔细想了想刚刚见到的女人,好像确实跟徐希苒长得像,宴会结束之后程云启回到家依然想着这事,他之前一直以为蒋予淮和徐希苒才见了一次面就看上了她是见色起意,如今看来好像并不是。

  “你结业宴会上出现的那个女人,就蒋予淮的前女友你也看到了吧?”

  “看到了,怎么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

  “你和她长得有点像。”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样的类型比较合蒋予淮的眼缘,刚好我和他前女友都是这种类型罢了。”

  “你天不天真啊?”程云启的语气中染上了火气,“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为什么你和蒋予淮才相了一次亲他就看上了你,就因为你跟他前女友长得像,他还忘不掉他前女友!我也是男人,男人什么心思我最清楚不过。”

  “你多操心一下你自己的事情吧,你那么操心别人的事情干什么?”

  “我还不能操心你了?我跟你说,你最好尽快跟蒋予淮离婚,不然以后有你难过的。”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了,就算蒋予淮当初和我在一起真的只是因为我和他前女友长得像,但是他对我的好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码归一码好吗?”

  程云启被她这话给惊到了,“你是傻吗徐希苒?这事对于你来说还不够严重吗?我寻思你平日里也挺精的啊,怎么搁在这件事上面就犯傻了呢?”说到此处程云启意识到什么不对劲,他目光微眯,目光紧紧盯着徐希苒,“除非你不爱他,只有你不爱他才不会关心他是不是因为在你身上看到别的女人的影子才跟你在一起。”

  徐希苒看了一眼时间,她并不想跟他扯这些话题了,她道:“我得回去了,咱两不同路你就不用送我了。”

  徐希苒说完就直接走了,这一次程云启却没再拦她。

  天行集团和林氏运输合作频繁,林舒语时不时也会来天行开个会,今天她和蒋予淮商讨了一下最新议案,两人都看过了没什么问题,等下次两方开合作会这议案就可以正式通过了。

  谈完了正事,林舒语在离开前冲他道:“本来我不该插手你的私事,可白小姐她一直拜托我。”

  蒋予淮不明所以,“什么?”

  蒋予淮话落就听到门上响起敲门声,他应了一声,是助理推门进来,“蒋总,白兰小姐过来了。”

  蒋予淮目光扫过去,白兰果然就跟在助理身后。

  白兰从门口进来,林舒语站起身说道:“你们聊。”她出了门还不忘帮两人将门关上。

  一般像蒋予淮这样的人,没有预约是很难见到他的,想来白兰是跟着林舒语一起来的。办公室一时安静下来,蒋予淮直接问她:“你找我有事?”

  “上次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你的太太和我那么像。”

  蒋予淮思索片刻,问她:“你真想知道?”

  “当然。”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一起之前我曾经告诉过你关于秦希的事情。”

  “嗯,我记得。”

  “秦希是真实存在的。”

  白兰一脸震惊看向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