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30章 3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章 30

  徐希苒简直悔得要死,当时为什么脑子抽了要介绍他是她的哥哥,徐希苒一直觉得她的予淮哥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好男人,现在才发现这个男人还有这么坏的一面。

  车子开到小区楼下,徐希苒被蒋予淮像抱小孩一样抱起来,他的西装外套罩在她身上,宽大的衣服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他抱着她进了电梯,徐希苒担忧道:“小心被人看见了。”

  “一梯一户,谁能看见你。”

  “……”

  电梯里有一面镜子,徐希苒透过镜子看着自己,她被蒋予淮抱在怀中,他宽大的后背显得她整个人很娇小,真的就像个小朋友一样。

  她面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眼底还有未散去的迷离。他现在又恢复了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了,谁能想到这样的人是那么禽兽不如,想着他在车上的德行,徐希苒一时生气没忍住在他肩头咬了一口。

  她知道她下口有点重,本来想表达一下歉意,她一时没收住力道,还没开口他就偏头凑在她耳边小声问她:“还没够?”

  徐希苒面上一红,突然后悔刚刚怎么没咬重一点。

  晚上多日不见的程云启终于出现在赵念嘉面前,赵念嘉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可她假装不在意,她锤了他一下,嘟着嘴跟他撒娇,“你这个坏蛋,你这些天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往常她一撒娇他就会把她拉到怀中抱住,可是这一次,他只是冰冷冷站在那里,眼里也没什么温度。

  赵念嘉嗔了他一眼又道:“你怎么不说话?你到底什么意思嘛?怎么能这么晾着我?”

  “赵念嘉,我们分手吧。”他对她说。

  赵念嘉的笑容一点点从脸上褪去,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些天他不知去向,她急得快疯了,可是见面之后她却不想怪他,只希望一切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她担心他会跟她分手,可又觉得不会,曾经的他是那么喜欢她的不是吗?可是分手这两个字还是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那种痛苦像是要把人撕裂一样,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问出口,“为什么?”

  “说不清楚,很多原因。”

  “没关系,你一条一条跟我说,我时间很多。”

  “有必要吗?”

  “当然有,我有权利知道我为什么被分手,我做错了什么?”

  程云启心里烦躁,“好聚好散给彼此一点体面不好吗?”

  当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有多甜蜜此时就有多痛,赵念嘉真的无法想象曾经那么宠溺她的人此刻对她如此冷漠。

  “我不想要什么体面,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她眼泪簌簌落下来,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一样楚楚可怜。

  程云启用拇指和食指揉了揉额头,“就是这副样子,老是哭哭啼啼的,看多了会让人烦。”

  哪里像徐希苒,徐希苒很少哭,真的很难得看到她哭,他得用尽办法逗她她才会哭,可是她一哭就会让人乱。

  之前他一直觉得徐希苒一点都不够软,赵念嘉的出现让他眼前一亮,软乎乎的女孩子,会跟他撒娇,会对他掉眼泪,他喜欢她对他示弱的样子,他也愿意宠她,那时候他觉得这样的女孩子好可爱,可是看多了也就烦了,烦了她动不动就流泪,烦了她动不动就不高兴需要他哄。

  还有很多很多,两人原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公寓,那是他们的爱巢,他们曾经在里面度过了最亲密最愉快的时光。

  可是两个人在生活习惯都不好,就比如两人都不喜欢打扫,也不会做饭,屋子里的食物常常堆到发霉,外卖盒子堆了一堆在墙角,屋子里也遭了很多蟑螂,只有每个星期让家政过来打扫一下。

  这哪里有一点生活的样子,他想到了徐希苒,和徐希苒在一起,她会把什么都做得井井有条,她喜欢打扫,喜欢装点屋子,喜欢做饭,她有时候会去他家住几天,每次有她在,家里总会多几束新鲜的花和几盘好吃的菜。

  如今细想,那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他和徐希苒在一起,时时都感觉舒服,也不会那么累,他渐渐明白,生活都是细水长流,再多的热情也有淡的那一天。

  赵念嘉听到他的话,表情一时僵掉,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她想起他曾经看到她哭,他一把将她拉到怀中,一边用掌心抹掉她的眼泪一边对她说,“别哭,我心里会疼。”

  可现在他说,她哭哭啼啼的让他心里烦。

  赵念嘉自嘲笑了笑,“所以说到底,你只是没那么喜欢我了对吧?”

  程云启想说他们之间真的有很多很多问题,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好像一切都没必要说了,他耸了一下肩膀说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赵念嘉第一次觉得他这么可恨,而她也终于体会到当初徐希苒突然被分手的心情了,当时她陷入热恋中没有想那么多,如今想来那时候徐希苒心里的难受不会比她少。

  果然,不喜欢了,对他来说什么都无所谓了,热恋的时候她哼唧两声他都会过来抱她的。

  “我想知道,我们之间分手是不是跟徐希苒有一定的关系?”

  听到这话程云启多少有些心虚,他却道:“和别人能有什么关系?”

  “我们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只想听实话,程云启,我们之间分手和徐希苒有关吗?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

  程云启本来也不想把徐希苒扯进来,可他最烦别人激他了,所以他冲她道:“对,和她有关系,是我觉得她比你更适合我,这个回答你满意了?”

  赵念嘉从来没想过他会这么伤害她,她曾经幻想过很多他们一起走进婚姻殿堂,一辈子幸福美满的画面,因为她的启哥真的好疼好疼她,因为她也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可是他现在竟如此不在意她的感受。虽然她很清楚,他已经不会再像往常那样疼她,虽然她的眼泪对他来说已经不值钱了,可是听到这话,眼泪还是没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

  “我真是活该,我朋友们早劝过我的,不要和有青梅竹马的人在一起,有太多的隐患,可我偏偏不听劝,我觉得你足够喜欢我,就算有小青梅又怎么样,跟恋人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才知道我当初有多可笑,若是我当初听朋友劝告,你今天又怎么伤害得了我。”

  程云启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他道:“是我自己的问题,你要怪就怪我,不用去找徐希苒麻烦,她已经结婚了,和她无关。”

  他说完就离开了。

  交大有一个四周爬满了紫藤花的亭子,这里也是学生们的约会圣地,赵念嘉曾经在这里和程云启渡过了一次甜蜜的约会,他说他很想她,逃课出来找她,两人就来了这里,抱着黏黏腻腻了一整节课。

  可是也是在这里,程云启和她提了分手,似乎还能看到当初他们坐在亭中亲昵的模样,而现在她孤零零站在这里,没有了他的怀抱,有风吹来,只觉得刺骨的寒冷。

  徐希苒第二天又见到了赵念嘉,那时她才从和蒋予淮的爱窝中来到学校,赵念嘉来她学校找她,她的状态看上去比上次还不好。

  “程云启和我分手了。”她一见到徐希苒就说道。

  徐希苒很意外,“为什么?”

  她原本以为他们只是闹了一点矛盾,认识程云启的都知道程云启有多疼他这个小女友。

  “他说他不喜欢我了。”

  “……”

  徐希苒脑海中瞬间跳出她曾经看到过的画面,程云启将赵念嘉抵在墙上,急切亲吻她,浑身散发着对她的占有欲,哪怕只是一个吻也能看出他是把女孩疼到骨子里的,她真的无法想象,他说不喜欢这个女孩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模样。

  “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程云启从小一起长大,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喜欢一个女孩,我相信他是喜欢你的。”

  “我也相信他确实是喜欢过我的,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喜欢淡了,没了。”

  徐希苒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赵念嘉和程云启在一起还不到一年,不到一年的时间,明明之前那么喜欢的,真的可以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吗?

  “你知道吗希苒,他还告诉我,我们分手有一点你的原因。”

  “我?”徐希苒被这话给惊到了,“跟我能有什么关系,我都已经结婚了,而且你和他在一起之后我就几乎没和他联系过。”

  “可他说,你比我更适合他,你知道吗,我心里多少是恨你的,包括现在,我和你说话,我心里也是恨你的。”

  “……”

  徐希苒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更应该恨的人是程云启才对,是他混蛋,我已经做到问心无愧,是他自己做不到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当初你们突然在一起,我一个人变成了傻子,我也没恨你,我恨的人也只有程云启,因为我知道,是程云启愿意你们才在一起,如果他不愿意,谁还能强迫他吗?所以,你该恨的人是程云启,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

  赵念嘉笑了笑说道:“昨天我来找你的时候,你看到我哭给我纸,你还帮我联系程云启,如果换做是我,面对一个抢走自己男朋友的人,我绝对做不到这么大度,徐希苒,我真羡慕你,你比我成熟,比我懂事,比我更容易消化掉不好的事情,你比我更懂得该怎么生活。”

  “羡慕我?”徐希苒觉得这话很可笑,她不明白她有什么好羡慕的,人为什么会懂事,是因为生活教会了她懂事,“你也别想那么多了,谈恋爱分手也很正常,你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

  “但愿吧。”

  徐希苒也不想去参合程云启的私事,反正她该说的已经说了。

  蒋予淮事情多,在北藤呆了两天就回去了,匆匆的相聚又告别,徐希苒也来不及伤感和不舍,因为她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实习,论文,还要为考注会做准备,这么一忙就到了毕业。

  徐希苒的论文过得很顺利,实习也很顺利,徐希苒毕业的那一天蒋予淮正好去国外出差了,没有来参加她的毕业会,其实也没什么好来的,他来了她也没法陪他,因为还要拍照和导师同学聚餐什么的。

  不过徐希苒正式离开那天蒋予淮还是派了蒙娇过来帮她拿东西,彻底离开生活了四年的地方,心中多少会有不舍,她人生的大学阶段算是告一段落,即将走向下一个阶段,未来还有更多的挑战等着她。

  回去之后徐希苒先去公司报个道,下个星期星期一她就可以正式上班了,晚上蒋予淮打来电话问她情况。

  “都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今天也去公司报道过了。”

  “抱歉,我这段时间太忙了,等我回来给你办个结业宴。”

  “不用那么麻烦。”

  “我尽快结束,争取后天回来。”

  “好。”

  徐希苒回家得第二天,老宅那边派人过来接徐希苒去吃饭,说是要为她接风,除了在国外出差的蒋予淮还有在分公司的老三夫妇,蒋家其他成员全部都到了,蒋言风已经放了假,吃完了饭徐希苒被蒋言风拉着打了一会儿牌,她手气不太好,连输好几局。

  本来老宅那边是想让她在那边住一晚的,不过徐希苒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准备,老宅那边又派车把她送了回来。

  第二天一早徐希苒准备下楼吃早饭,在楼道上隐约听到楼下传来说话声,她听出了蒋予淮的声音,徐希苒不敢相信,他虽说过今天回来,但她没想到他会回来这么早。徐希苒急匆匆跑下楼,果然看到蒋予淮坐在餐桌边,他正跟强婶说话,问她最近家里的情况。

  自从那次蒋予淮突然跑到洛城找她,她和他已经有三个多月没见过面了,徐希苒看到他,一抹喜色爬上面颊,声音难掩激动,“予淮哥?”

  听到声音他目光向她看过来,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冲她道:“起了就先过来吃饭。”

  徐希苒走到他对面坐下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嫌我回来早了?”

  “当然不是,我以为你要下午回来。”

  “本来要下午的,不过我着急,手头事情一忙完就离开了。”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紧紧裹在她身上,虽然没有具体说为什么着急回来,但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徐希苒面上一红,心跳在他的注视下渐渐加快,她低头笑了笑,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吃完早饭蒋予淮道:“坐了一晚上飞机,我去休息一会儿。”

  “好。”

  蒋予淮走了两步见她没跟上,他问道:“你不陪我?”

  “……”

  对于事实夫妻来说,这是再清楚不过的暗示了,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徐希苒还是有些紧张。

  她随着他一起上了楼,蒋予淮先去洗澡,徐希苒身上还穿着家居服,一开始她躺在床上等着他,觉得这样看上去好像在特意等他临幸一样,她又换到懒人沙发上,抱着一个靠枕等着,又觉得这样会很傻,手上的抱枕换成了一本书,这样看上去就正常多了。

  蒋予淮洗完澡之后直接向她走过来,他停在她跟前,高大的身躯完全将她笼罩,她抬头向他看,他头发半干,身上穿着浴袍,腰间带子松松系着,胸口露了大半。

  不得不说这样的他看上去真的性感得要命,就这般和他对视了一眼,她感觉浑身都开始发烫。

  “洗完了?”她故作自然问他。

  他没回答,直接弯下腰将她抱起来,这次的抱换了一个姿势,让她一双腿从她腰间跨过,两人身体紧紧相贴,姿势暧昧到了极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