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15章 1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章 15

  徐希苒也有过心理准备,两人领了证就算是正式的夫妻了,正常夫妻该做的事情也得做,但毕竟两人还不相熟,所以听到这话,虽有过心理准备,徐希苒还是红了脸。

  “蒋先生,我已经安排好了。”

  一旁突然响起说话声,徐希苒转头看去,旁边站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婶,见她看过来便笑呵呵冲她打招呼,“蒋太太。”

  蒋予淮冲她介绍道:“这位是强婶,她负责做饭和洗衣,你有什么不清楚的也可以问她。”

  徐希苒便冲她打了声招呼,“你好强婶。”

  “蒋太太睡觉的房间我已经安排好了,我先带你上去看看,若是有什么需要再跟我说。”

  听到这话徐希苒不免疑惑起来,听蒋予淮的意思是要和她同房的,听强婶的意思,怎么又给她单独准备了房间。

  “出院前医生交待过,两个月之内不要同房,我们毕竟认识不久,也需要时间熟悉一下,所以暂时分开住。”

  蒋予淮的话解释了徐希苒的疑惑,原来他都已经安排好了,可他刚刚为什么又说他睡哪里她就睡哪里。

  徐希苒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他刚才是故意逗她玩的,真是没想到,这么正经的蒋先生也会这样逗弄人。

  徐希苒向他看去,他的面色已恢复如常,甚至还非常客气跟她道了一句,“早点休息,晚安蒋太太。”

  蒋太太……

  还叫得这么自然。

  徐希苒感觉脸上烫烫的。

  强婶给徐希苒准备的房间挺大的,房间布置得很温馨,一应设备都齐全,宽大的床,崭新的床单和被套,床上还摆着女孩子喜欢的玩偶熊,徐希苒发现房间后面还有一个大阳台,她推开玻璃推拉门,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缀满了星辰的洛城天空。

  这里可比她以前睡的那个隔间要宽敞多了。徐希苒趴在阳台护栏上望着星空,总觉得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都虚幻得像一场梦。

  程云启玩了一晚上游戏,心烦的时候他就喜欢沉浸在游戏的杀戮中,直到无意间一转头看到天光大亮程云启才从游戏中稍稍回神。

  徐希苒结婚了,徐希苒嫁给别的男人了,无数个声音堆积在他脑海,玩了一晚上游戏,身体疲惫,眼睛干涩,脑子却异常清明,他根本没心思睡觉,程云启穿好衣服起床,拿过家里的车钥匙就直接出门了,袁敏叫他吃饭他也没理,坐上车,程云启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让何星译组个球队打打球。

  “啊启哥你回来啦?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

  “你不是说这个暑假不回来吗?怎么不陪你小女友了?”

  “别费话了,来不来?”

  “来来来,当然来。”

  何星译很久没打球了,手痒痒,还真就特别积极的组了几个好朋友来玩。

  不过何星译很快就发现程云启根本不是在打球,他妈纯粹在发疯,撞队友,绊队友,不惜一切抢球,抢了球就往篮筐疯狂砸,球打得特别激进,总感觉他随时都会暴起揍人,那几个朋友受不了纷纷告辞离开,何星译挥了挥手也表示不玩了。

  程云启将手上的球重重一砸,走到场外坐下手肘撑着膝盖喘气,何星译捡了球过来,见他状态明显不对,问道:“怎么回事啊拽爷?”

  程云启抬头看他,何星译见他一双眼睛血红红的被吓了一跳。

  “徐希苒领证的事情你知道吗?”程云启问他。

  “徐希苒领证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程云启也懒得跟他解释了,他站起身回到车上,发动车子离开,何星译望着那扬长而去的车子和扑面而来的汽车尾气低咒一声,妈的,叫人出来又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儿了。

  程云启将车子开进一条僻静的小道上,打了一场球疯了一场,心底的闷气却没消散多少。

  徐希苒从小就很好哄,受了委屈也不哭,就那么睁着一双大眼睛瞪着人,他其实挺想看她哭唧唧的样子,所以经常逗她,可她真的太难被逗哭了,唯一一次逗哭了她,他并没有什么成就感,反而被吓到了,他惊慌失措,差点也跟着她哭起来。

  “你别哭了,我去给你买根棒冰。”

  她也是真的很好哄,听他要给她买棒冰果然就不哭了,他从小喜欢惹她生气,可是只要他在她跟前凑凑趣,或者带她出去吃顿好吃的,她很快就好了。

  他以为这一次也一样的,等过段时间,他哄一哄,给她买一堆零食,带她出去吃一顿好吃的,他们还会像以前一样的。

  他从没想过他会和徐希苒渐行渐远,他曾经也想过就算两人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庭也会和小时候一样的和睦。可是他现在才发现并非如此,结了婚,真的什么都不一样了。

  她的身边会出现另外一个男人,他会享受着她的开心快乐,享受着她日后的每一天,他也会像她一样逗她哭吗?他也会像他哄她一样哄她吗?

  而她会因为别的男人流泪吗?

  好像她余生的生活都与他无关了。

  程云启重重一拳砸在方向盘上,顿时一阵刺耳的汽笛声传来,旁边草丛中的几只小动物被吓得四散而逃。

  新家的第一天,徐希苒一夜好梦,第二天起得晚了一些,家里只有强婶在。强婶递给她一张卡说道:“蒋先生已经去上班了,这是蒋先生让我交给你的,他让你买些需要的东西。”

  徐希苒接过卡,卡背面写着密码,这应该是他的副卡。

  强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徐希苒走过去,强婶拿了个小碗帮她乘粥,徐希苒见状急忙道:“我自己来就好了。”她并不习惯被人照顾。

  吃完了早餐,徐希苒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宋晴给她发了很多短信。

  “新婚第一天感觉怎么样?蒋先生面对你这个娇滴滴的妻子是不是把持不住,一发不可收拾?”

  “你在胡说什么?”

  “我哪有胡说啊,你想想他都多大年纪了,那么大岁数面对一个身娇肉嫩的小姑娘能忍住吗?”

  “你别胡言乱语了,我和蒋先生分房睡,而且我才做完手术也不可能怎么样的。”

  “也是哦,这么看他倒是挺体贴你的,不过娶了个美貌的妻子能看到却不能吃到,忍得也难受,而且我听说身上有残疾的人心理多少都有点问题,尤其还是个残疾老男人,常年缺那方面的需求,说不准到时候可以吃了,他会吃得很变态,把你折腾得几天都下不来那种。”

  徐希苒看得面上一红,蹙眉问:“有那么严重吗?”

  宋晴:“哈哈哈,看把你吓的,有没有那么严重我也说不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徐希苒想象了一下蒋予淮的样子,为人清冷,待人却彬彬有礼,这种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变态的样子。

  徐希苒上午写了一会儿作业,没什么事做她就在周围逛了逛熟悉环境,这个别墅区挺大的,别墅区外面有便利店和商场,生活也挺方便。别墅一共有四层,地下两层和地上两层,负二楼主要用于停车,负一楼有一个健身房和练歌房,还有一个放映厅,一楼是大客厅和餐厅还有保姆房,二楼是卧室和衣帽间,楼顶有一个露台,露台上种了些花草,花草中间放着藤编的桌椅,闲来无事可以在这里喝喝茶看看风景。

  别墅后面有一个草坪,偶尔会有园艺师过来修理,草坪外围的围栏上爬满了月季花和常青藤,红绿相间,被围墙挡了光,红红绿绿的很深沉,像一副阴影很重的油画,傍晚看的时候尤其好看。

  围栏外面是一条河,河面不宽,河水清澈,是人工开凿用来点缀别墅区的。围栏上开了一个木门,从木门下几个石台阶就可以来到河边,每个别墅区外面都会绑一条小船,蒋予淮这间别墅也有,偶尔能看到住在这附近的人划着小船从河上经过。

  总之这里环境优美生活惬意,生活和度假休闲于一体,住在这里确实很享受。

  下午强婶洗了被子,徐希苒帮她拿到后院去晾,强婶见她好说话又不摆架子,也开始跟她聊家常,从聊天中徐希苒得知道强婶有一个女儿,已经结婚生子了,晾完了衣服强婶有休息时间,她喜欢放一张椅子在后院跟女儿和外孙视频。

  徐希苒看着强婶和女儿视频聊天的模样着实羡慕,如果她妈妈还在,她此刻怕也会打视频电话告诉她,她现在在新的家中一切都好。

  跟女儿打完了视频强婶就开始做饭,徐希苒是那种看着别人在忙就会下意识想去帮一把手的,大概是环境造成的,每次王丽丽忙的时候只要徐希苒闲着就要被骂,久而久之就让她有一种只要看到别人忙而自己闲着就会内疚的感觉。

  徐希苒简单从强婶口中了解了一下蒋予淮的饮食习惯,以清淡为主,喜欢喝汤,所以强婶每天都会煲一个汤,忌口的东西有很多,不吃香菜蒜生姜,一切葱都不吃,甚至包括洋葱。

  做炒菜的时候强婶将徐希苒赶出了厨房,因为油烟重,徐希苒无事可做,干脆去后院看别人划船。

  蒋予淮回来的时候在后院找到了徐希苒,她趴在后院的护栏上,津津有味看着河面。她穿着一条白裙子,夕阳从斜上方照下来,她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片金色的光晕之中,阳光从布料间穿过,那裙子也变成了半透明色。他能透过宽大的裙子隐约看到里面的身体轮廓,窈窕玲珑的腰身,纤细紧致的一双白腿。

  徐希苒很快就意识到身后的目光,她回头一看,果然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蒋予淮,他双手插兜腰背挺直,他所在的地方有一半在阴影里,明暗交织,加重了他脸部的阴影,他的五官轮廓也更为深邃立体,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眼窝处有着浓浓的阴影,一双深邃的眸子就沉在眼底。

  在这样的凝视下,徐希苒感觉很不自在,双手下意识揉搓了一下裙摆,尽量自然冲他打了声招呼,“予淮哥你回来了?”

  “嗯。”他只是淡淡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他如此淡然回应,让徐希苒怀疑刚刚那种来自他的强烈注视是她看错了。

  强婶已经将饭菜做好了,徐希苒回到客厅,在蒋予淮对面坐下。蒋予淮问她:“今天去买了什么东西?”

  “没买东西。”

  “不是给了你卡吗?”

  “我没什么需要买的。”

  “明天去买几身衣服。”

  “我衣服也够穿的。”

  蒋予淮停下吃饭的动作,目光特意在她身上扫了一眼,“你现在结婚了,风格也该换一换。”

  “……”

  徐希苒总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透着几分严肃,她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他是不是觉得她太土了,这么说只是委婉提醒一下她?

  “你这衣服穿出去过吗?”蒋予淮又问了一句。

  “没有,我这是家里穿的衣服,没穿出去过。”

  他点了一下头便没再问了。

  吃完饭徐希苒回到房间,她站在镜子前打量了一下自己,真有那么土吗?还特意问她有没有穿出去过,是不是觉得她这么穿出去很丢他的人?

  罢了罢了,毕竟已经和他结婚了,出门在外确实也该顾一下他的面子,所以徐希苒就给宋晴打电话约好了时间让她陪她去买几套衣服。

  程云启又是一晚上没睡好,脑海中总想着徐希苒躲在那个男人身后拒绝和他离开的画面。那个他走哪里就像跟屁虫一样跟到哪里,那个他一根冰棍就能哄住的女孩,现在她身边有了别的人,那个人还有一个天经地义的身份,她的丈夫。

  程云启连游戏都没心思玩,就戴着耳机循环着重金属音乐,手上的烟就没断过。只在快天亮的时候他才终于睡了过去,一觉睡到了下午,程云启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只听那边响起赵念嘉的声音:“启哥,我来洛城了,我现在在机场,去找你要怎么坐车?”

  混乱的脑子在一瞬间清醒,程云启从床上坐起来,“你来洛城了?”

  程云启开车来到机场,很快就看到了达到站大厅外面站着的赵念嘉,程云启下了车,赵念嘉也看到了他,她迫不及待跑过来一下扑在他怀中。

  闻到她熟悉的气味,怀中抱着她软软的身体,程云启郁结的心情好似散了一些。

  “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

  “我太想你了所以就过来了。”她从他怀中探出头,眼巴巴望着他,“你会怪我吗?”

  在来的路上他其实有点生气,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够他心烦的了,她又不告而来,他感觉他根本没有心思去应付她,可此刻看着那张从他怀中探出的小脸还有那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他瞬间就心软了。

  他大掌罩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说道:“怪你做什么?”

  程云启带赵念嘉去了酒店,程云启没带她回家赵念嘉也非常懂事没有多问,刚一进房间,赵念嘉就扑过来勾着他的脖子要吻他。

  程云启蹙眉,躲开了她的吻,“昨天没休息好,一股烟味儿。”

  “我又不嫌弃。”

  她追过来蹭着他的唇,程云启心里烦,没心情亲热,可也抵不住赵念嘉的撒娇讨好,她缠了他几下他也就没想那么多了。

  晚上他搂着她躺在床上,她已经窝在他怀中睡着了,发泄了一场,心情好像也变好了,又或者,看着她在身边他的心情就会不自觉变好。

  程云启用手指碰了一下怀中女孩的脸,她就像一只受到爱抚的小猫一样在他手指上蹭了蹭,程云启轻笑,心也不自觉变得柔软。

  他也不想再去想徐希苒的事情了,他和徐希苒从小一起长大,她就像他的亲人一样,看着从小一起长大亲人出嫁,他心里失落也很正常,可是就算再亲的人也不会一直陪伴在他身侧,而会一辈子陪伴他的只会是她的爱人。

  想到此处,他收紧了手臂,将怀中的女孩抱得更紧。

  徐希苒和宋晴去了洛城最大的商场,宋晴给徐希苒介绍了几个品牌,徐希苒不想大笔花钱显得她败家,但又不能买得太廉价让蒋予淮丢分,所以就选了一个性价比比较高的品牌,不过一条裙子算下来也花了六千多块。

  徐希苒第一次买这么贵的裙子,刷卡的时候手都在抖,而且她知道这副卡关联了蒋予淮的手机,她刷卡了他会第一时间收到提醒,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她败家。

  裙子是一条白色纱裙,半露肩设计,裙身上半部分设计的很修身,下半身是一片轻纱裙摆,裙摆上面是渐变色,由上到下从奶白到水蓝,行动间像是有水流缠绕,仙气与贵气融为一体,宋晴觉得她穿这裙子绝美,买下就让她直接穿上。

  后来又林林种种又买了些衣服首饰,一共花了差不多三万,徐希苒每刷一次卡都惊心动魄,但宋晴安慰她,她花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她和蒋予淮现在是夫妻了,老婆花丈夫的钱天经地义,虽然宋晴说得挺有道理,但一点都不妨碍她内心忐忑。

  两人去买护肤品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美妆柜台在做活动,两人就顺便化了一个妆,逛完了差不多快四点了,徐希苒便请宋晴喝下午茶。

  程云启带着赵念嘉打卡了几个洛城好玩的地方,下午两人回到酒店,程云启问赵念嘉晚上想做什么,赵念嘉想了想说道:“我想听你唱歌。”

  虽然程云启熬了两夜没睡好,又抽了许多烟影响了嗓子,但他还是答应了,“行。”

  两个人去唱歌太单调,程云启便约了何星译和几个朋友,约定好了程云启便带着赵念嘉去找何星译,何星译喜欢去外面玩,对洛城的ktv比较熟,程云启打算让何星译选地方,正好可以让何星译和赵念嘉互相认识一下。

  何星译一听要去唱歌自然非常积极表示可以帮忙安排地方,何星译现在不是单身了,要出去玩自然会将自己女朋友也一块儿带上,他跟宋晴通过电话说了要去唱歌的事情,宋晴也答应了,程云启接上何星译本来打算先去订地方的,何星译却提出先去接了宋晴再一起去订地方。

  此时宋晴和徐希苒正在商场一家甜品店喝下午茶,快到五点的时候徐希苒的手机响了,是蒋予淮打来的。

  看到蒋予淮的来电徐希苒内心忐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来拿问她刷卡刷太狠了。

  “予淮哥。”徐希苒说话的语气都透着心虚。

  “你在哪儿?”

  “我在正兴广场。”

  “我正好在附近,我过去接你。”

  原来是来接她的,徐希苒松了一口气应道:“好。”

  “你家大叔打的电话?”宋晴一脸八卦问道。

  “嗯,他说要来接我。”

  “哟哟哟,老男人还挺体贴的。”

  徐希苒挂完电话没多久何星译的电话就打来了,宋晴让他上来接她,她买了东西,何星译正好当搬运工。

  程云启的车子在商场地下停车场停下,何星译下车前多嘴问了一句,“对了,听说今天宋晴是陪希苒来逛街的,希苒也在,要去打声招呼吗?”

  程云启听到徐希苒眉心便皱了一下,他还没应声就听得副驾驶上赵念嘉说道:“好啊,当然要去打声招呼了。”

  程云启也没说什么,开门下了车。

  宋晴的位置正好对着门口,所以她一眼就看到进来的几人,看到程云启身边的女孩,宋晴的面色便沉了下来,她没有跟赵念嘉见过面,不过看过程云启发的朋友圈,那张无辜纯欲脸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怎么也来了?”

  徐希苒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自然也看到了进来的几人。

  程云启第一眼看到徐希苒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徐希苒酷爱留那种齐刘海,把整个额头遮住,整个人透出一种藏在阴影中的阴郁感,一点都不阳光,此时她的刘海全部被梳了上去,用小夹子卷成了一朵朵小花苞堆在头顶,那一张光洁的额头和白皙的脸完全露了出来,标准的鹅蛋脸,被堆在头顶的头发修饰,那张脸越发显得小而精致。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徐希苒穿这么漂亮的裙子,她平时总喜欢穿那种没什么色彩又宽大的衣服,夏天也经常穿宽大的t恤加长裤,他从没想过徐希苒穿裙子会这么好看,更不知道她身材这么好,又或者说已经太熟了,根本没心思关注。

  白色的裙子真的很衬她的皮肤,半露肩的设计露出她精致的锁骨和修长的颈线,修身的裙身将她的身体线条勾勒得凹凸有致,轻纱裙摆让她整个人多了一种仙气。

  小时候身边的人都说徐希苒好看,但他没觉得有多好看,大概是看习惯了,又大概她那种长相并不是让他觉得惊艳的类型。

  可是现在,完全换了一种风格的徐希苒让他眼前一亮,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徐希苒这么好看,身材这么好,好到能让人一眼就惊艳的程度。

  赵念嘉就在程云启身边,自然也感觉到了他的失神,她小声叫了他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在想什么?”赵念嘉轻声问。

  “没什么。”

  赵念嘉也没再追问。

  没等徐希苒和宋晴反应过来,赵念嘉已经走上前热情的打了声招呼,“希苒好久不见了。”

  徐希苒干笑了两声,应道:“好久不见。”

  赵念嘉又看向宋晴,“你就是宋晴吧?很高兴认识你。”

  宋晴面色冷冷的,她目光在程云启和赵念嘉身上来回扫了扫,嘲讽道:“怎么了?朋友圈膈应人就算了,还把人带到现实中膈应人一下?”

  这话落下,周围的气氛顿时就变了,程云启目光微眯,“什么意思?”

  宋晴道:“还能什么意思啊?当小三就低调一点嘛,怎么还有脸舞到正主面前?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何星译听到这话吓了一跳,急忙过来拽了拽她的手提醒道:“少说两句。”

  宋晴道:“能做得出还怕人说啊?你程云启要怎么疼小三你躲起来疼就行了,还把人带到希苒跟前,恶心谁啊?”

  程云启的面色非常不好,赵念嘉也是一脸惨白,白白的一张脸,一双眼睛却红得像兔子,她又尴尬又委屈,咬了咬唇说道:“我……我不是小三。”

  “你不是小三?你和程云启在一起的时候是知道程云启和徐希苒还没分手的吧?”

  “可是启哥告诉我,他和希苒从小相熟,他们只是开了一场玩笑。”

  “管他什么玩笑不玩笑,在他们还没有结束之前你就跟程云启纠缠在一起,你就是小三无疑。”

  “好了宋晴,不要再说这些了。”

  徐希苒打断了宋晴的话,宋晴不服道:“这两人怎么对你的?要不是他们你也用不着相亲,也用不着这么早就嫁人!”

  说句心里话徐希苒确实是恨过的,但是这件事直接关系人并不是赵念嘉,要怪也只能怪程云启。赵念嘉的想法是不是真单纯不清楚,但程云启是个混蛋却是清清楚楚的。

  赵念嘉一张脸白得吓人,浑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像是遭到了莫大的委屈,看着真是惹人怜惜。

  程云启确实也怜惜她,他将她往怀中一搂,妥妥的庇护的姿势,充满怒火和压迫的目光向宋晴看过来,斩钉截铁两个字,“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我说得不是真话吗?”宋晴感知到了程云启的危险,要说不怕是不可能的,她高中和程云启同校过,知道这个的疯劲,怕归怕却还是梗着脖子说道:“我不道歉。”

  何星译也在一旁做和事佬,“启哥你也知道的,她说话不经大脑,就别跟她计较了。”

  “道歉!”程云启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赵念嘉搂着程云启的腰,躲在他怀中呜呜哭,“算了算了,确实是我做得不够好,希苒现在这样也跟我有关系,如果这样能让她们好受一点就让她们骂吧。”

  何星译为了平息怒火防止矛盾再升级,他笑着冲程云启道:“启哥,要不今天我们就不聚了,我先带宋晴离开。”

  他拽着宋晴的手正要将她带走,程云启却挡了上来,他双手插兜,目露冷光,冲宋晴道:“不道歉谁都不许走。”

  铁了心要给赵念嘉讨回公道。

  这场面让徐希苒很头疼,宋晴是帮她说话,徐希苒也不想场面闹得难看,她为息事宁人,走到赵念嘉跟前冲她道:“很抱歉我朋友说话太冲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我也不怪谁。”

  赵念嘉却惊到了,“你……你结婚了?就是那个上了年纪的残疾……”她捂着嘴没说出最后的话。

  徐希苒道:“对,我结婚了。”

  也是给了赵念嘉答案,确实就是那个上了年纪的残疾人。

  程云启原本以为宋晴那番话也是徐希苒的意思,徐希苒其实压根还没原谅他,自己女朋友被人侮辱了,他心里生气,但心头总有一种隐隐的期待,他也不明白在期待着什么,直到此刻看着徐希苒若无其事的跑去跟赵念嘉说抱歉,心头的那股怒火不仅没有平息,反而燃得更旺了。

  赵念嘉满脸同情,“抱歉希苒,我并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不好。”

  “跟你没有关系,你不用自责也不用想太多。”

  徐希苒说完看向程云启,“我代宋晴道歉了,这样够了吧?”

  她竟然还跟赵念嘉道歉,甚至还出言安慰,她是真的没把过去的矛盾当回事了,又或者已经压根不在意了。

  要是换做以前,他倒是希望她不要当回事,也不要因为这件事挂心,可是现在,她真的这么泰然处之反而让他很不舒服。

  他并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

  程云启从鼻端发出一声轻笑,面色嘲讽说道:“一面告诉我你并不在意我和赵念嘉在一起,一方面又撺掇朋友辱骂我和赵念嘉,徐希苒,你是两面派吗?还是说你心里根本没放下?”

  听到这话徐希苒一点都没生气,她一脸平静冲他道:“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撺掇过谁,宋晴只是为我抱不平,但那并不代表就是我的意思。”

  “是吗?你真有那么淡定?”

  徐希苒还未回答,她的手机就响了,是蒋予淮打来的。

  “予淮哥?”

  予淮哥?程云启皱眉,叫得还挺亲切的。

  “你在哪儿?”

  “我在三楼的茶餐厅,你到了吗?”

  “嗯,到了,我也在三楼。”

  蒋予淮话音刚落,徐希苒就看到他走进来的身影。蒋予淮身后还跟着两个助理,三人皆是一身西装,这样的排场足以吸引餐厅中所有人的注意力。

  蒋予淮就仿若没发现这群人之间古怪的氛围,他走到徐希苒跟前问道:“现在走吗?”

  “好。”

  “东西呢?”

  徐希苒指了指不远处那张桌子,略显心虚说道:“买得有点多。”

  蒋予淮压根没当回事,而他那两个助理非常有眼色,乖乖提着东西离开。

  赵念嘉看到这个人之后很惊讶,她小声问程云启,“这位是……希苒的老公?”

  程云启沉着脸点了点头。

  赵念嘉是真的没想到,这西装革履,衣着精致,气质和容貌皆出众的男人就是那个徐希苒要嫁的残疾老男人。

  徐希苒跟宋晴打了声招呼便准备跟着蒋予淮离开,蒋予淮刚转过身,程云启突然叫住了他。

  “蒋先生。”

  蒋予淮停步,侧头看过来,“有事?”

  “蒋先生你知不知道徐希苒为什么要嫁给你?”

  徐希苒心头一咯噔,她不明白程云启要干什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以她对程云启的了解,他要说的怕不是什么好话。

  蒋予淮面色淡定,用眼神示意他说下去。

  程云启对上徐希苒那冒着怒火的眼睛被刺了一下,可是却有一种发疯一般的快意。

  他道:“我和徐希苒在一起过,后来我没处理好和她之间的关系就和现在的女朋友在一起了,她恨我,她之所以答应嫁给你,纯属为了报复我。”

  徐希苒是真的怒了,她哪里表现出要报复他的意思了,他这么跟蒋予淮说是什么意思,好像她是在故意利用蒋予淮一样?

  程云启本来还想告诉蒋予淮,徐希苒刚刚还和朋友在这里辱骂他和她的女朋友来加深蒋予淮对徐希苒报复他的认知。

  不过出乎程云启的意料,蒋予淮表现得很平静,听到这些话面色都没变一下。

  “这样啊?”

  徐希苒内心忐忑,她怕蒋予淮误会,她从来没有因为要报复程云启而嫁给他,一开始或者是逼不得已,可是后来她也是愿意的。

  他为她治疗,他对她好,她并不想他因为她而难堪。

  “予淮哥……”

  蒋予淮却抬手制止了她,他冲程云启道:“她过去如何我不会过问,她是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也不重要,只要她现在和未来是属于我的,这就够了。”

  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还得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放手,她也不会选择跟我在一起。”

  程云启面色变了几变,蒋予淮四两拨千斤,然而却字字戳他的要害,都是他放手了他才能得到徐希苒,他压根不会管徐希苒因为什么选择和他在一起,他的目的只是想得到她,得到这个……程云启在徐希苒身上看了一眼,得到这个被他发掘到的,漂亮优秀,身材也一绝的宝藏。

  程云启握紧拳头,差点失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