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12章 1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12

  程云启订了第二天最早的机票,从北藤到洛城要两个多小时的飞机,再加上到机场和从机场回来的路途,程云启赶到徐希苒家楼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此时徐家几人正在客厅里数钱,两百万啊,一整张沙发都铺满了,徐昌东和王丽丽一边数一边笑,徐朵看到这么多钱也很激动,尤其王丽丽同意了给她几万的零花钱,她已经想好了要拿这些钱去买香奈儿的包包,还要买一双好看结实的鞋。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几人的兴奋,三人对看一眼,急忙将钱装起来放回房间,这才开了门。

  看到门外的人徐家几人都挺意外,程云启他们自然都认识,从小就和徐希苒来往的,当年因为徐希苒的事情还跑到他们铺子上闹过,徐昌东和王丽丽都很清楚,这是个惹不起的小霸王。

  程云启站在门口往里面扫了一眼,没见到徐希苒,他问道:“希苒呢?”

  徐昌东一脸诧异:“希苒没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

  “她今天和蒋予淮拿证啊。”

  “拿证?”程云启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午就去了。”

  程云启手指捏得咔咔响,他不是说过等他回来再决定的吗?她为什么背着他就偷偷领证了?而且还他妈是今天,就不能再等一等吗?哪怕就等一天就行!

  程云启忍着怒火问:“上午就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回来干什么?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媳妇儿了,自然要跟着住在婆家那边。”

  程云启向来看不惯徐希苒的这一对父母,徐希苒嫁人这事儿还不都是因为这两人,他鬓角肌肉咬得死紧,他道:“那男人家里在哪儿?”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屋子,操起一把椅子,语气沉得吓人,“你们要是不老实说,我他妈今天把这里砸了。”

  徐希苒和蒋予淮领完了证就直接去了蒋家的老宅,虽说没有办正式的婚礼,但蒋家这边要弄一些简单的仪式。

  就比如要跨火盆,现在很多人结婚都是西式婚礼一切从简,但有一些家庭也会尊重传统,徐希苒也能理解。

  只不过跨火盆要蒋予淮抱着她跨,而且从下车到进门,她的脚不能落地,不然会不吉利。

  “你坐过来一点。”蒋予淮下车之后冲徐希苒吩咐了一句。

  徐希苒担心蒋予淮的腿,但又不好开口。徐希苒便乖乖的往车门方向挪了一些,本以为他会先打声招呼,徐希苒也有个心理准备,没想到他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躬身,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搂着她的腿弯,干净利落将她打横抱起来。

  这是徐希苒和蒋予淮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原本还陌生的男人突然把她抱到怀里,属于蒋予淮的气息瞬间笼罩着她,徐希苒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徐希苒也不敢抬头看,目光就落在他下颌处,他的下颌线流畅又好看,连接鬓角的地方稍稍有一点棱角显出一种阳刚的硬气,他的喉结近在咫尺,形状饱满,时而上下滚动一下,看上去很性感,离得这么近,行动间她还能听到他发力的呼吸声。

  大概是第一次被异性抱在怀中,徐希苒感觉心跳在慢慢加快,脸也一点点烧起来,到后来她都不敢往他下颌处看了,尤其是他的喉结。

  进了蒋家老宅的大门还得穿过一个小院,大约是院子太大,徐希苒觉得时间好漫长,好像他抱着她走了很久。

  一个正常人抱着个人走这么长时间也该受不了了,更何况他一条腿还有残疾,可徐希苒偷偷打量他的面色,他神色平静,一点都看不出吃力。

  徐希苒过意不去,问道:“要不我下来走吧?”

  “脚落地会不吉利。”

  “……”

  特殊情况其实走个形式就好了,他竟然这么认真,而且他这样的人还会信这些?

  他可始终没把她放下来,徐希苒甚至感觉他搂在她腰上的手收紧了一些。

  火盆就设在蒋家老宅的客厅里,蒋予淮抱着她进去,蒋家众人齐聚一堂,有年轻一辈的见他们进来便起哄欢呼。

  蒋予淮抱着她跨过了火盆这才将她放下,徐希苒松了一口气,活动一下因为紧张而僵硬的手指,她感觉这一路过来她比蒋予淮还累。

  蒋家一家子到得很齐,前一次来徐希苒只是走马观花一般简单认识了一下,谁是谁都没分清,这一次算是将蒋家一众人都认识了个清楚。

  蒋予淮的爸爸那一辈是三兄弟,老大就是蒋予淮爸爸,膝下只有蒋予淮一个孩子,二叔家有老二蒋冬宸,老四蒋知秋还有老五蒋知恩,三叔家则是老三蒋禹杰和老六蒋言风。

  其中最小的老六蒋言风今年才高中毕业,刚满十八岁,除此之外其他的小辈成员全部都已经结婚,就只有老大蒋予淮的婚事一直没成,所以蒋予淮的终身大事一直都是蒋家长辈们最头疼的事情。

  今天蒋予淮终于领了证,蒋家一家人比过年还高兴,就连一直卧病在床的蒋老爷子也让人把他推下楼,他要沾沾喜气。

  毫无疑问,作为终于拯救了蒋予淮单身的徐希苒被蒋家一家人当成了宝贝疙瘩热情对待,从小到大从来没被家人重视过的徐希苒突然被新的家人如此重视,被一众人围着夸赞的她显得手足无措。

  崔媛见她局促,过来帮她解围,“你和予淮先上楼把衣服换了再下来玩,我给你买了几套新衣服放楼上了。”

  蒋予淮在蒋家老宅有自己的房间,徐希苒随蒋予淮进了房间,床上确实放着几条新裙子,蒋予淮房间里有一个小隔间,徐希苒拿过衣服冲他道:“我……去隔间换吧。”

  蒋予淮点了一下头,徐希苒去隔间将裙子换下,她第一次来蒋家的时候崔媛问过她的尺寸,这衣服也挺合身。

  徐希苒换完了出来,蒋予淮问道:“合身吗?”

  “挺合适的。”

  他点了一下头又道:“你先下楼。”

  徐希苒出门前看了他一眼,本来想问问他需不需要帮忙,毕竟他腿脚不方便,担心他换衣服动作不利索,不过她没好意思问出口,虽然两人现在是夫妻了,但毕竟认识的时间不长,依然还生疏。

  徐希苒回到了客厅,客厅里依然很热闹,崔媛见到她,急忙问道:“怎么样?衣服还合身吗?”

  “挺合身的,谢谢崔阿姨。”

  崔媛噗嗤笑了一声,“你现在和予淮已经领证了,可以改口叫妈了。”

  徐希苒不太好意思,还是乖乖改口道:“谢谢妈妈。”

  崔媛笑得更开心了,“不谢不谢,真是个乖孩子。”

  “大嫂,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德州啊。”

  “言风在叫你,你和他们一起玩吗?”

  崔媛提醒了一句徐希苒才反应过来那句“大嫂”叫的是她,徐希苒顺着崔媛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几个年轻辈的孩子正坐在桌边玩牌,叫她的人是蒋言风,他是三叔家的老二,蒋家最小的孩子,和他一起玩的是几个蒋家旁支的年轻孩子,看上去和蒋言风差不多大。

  蒋言风今年十八岁,长得眉清目秀,因为是蒋家最小的孩子也最受疼爱,性子也是最活泼的。

  徐希苒道:“我不会玩德州。”

  蒋言风道:“很好学的,大嫂是高材生,肯定很聪明,我随便教你两下你就会了。”

  崔媛也在一旁道:“去玩吧,你们年纪相仿,能玩到一处。”

  徐希苒的爸爸是个赌徒,她从小就不喜欢赌,而且她扫了一眼牌桌,桌上堆着筹码,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哪怕只是这种娱乐的赌她也赌不起。

  徐希苒正犹豫着怎么拒绝,只听得一道低沉的声音说道:“去试试手气,赢了归你,输了算我的。”

  听到声音徐希苒转头看去,就见蒋予淮正站在客厅门口,这话是他对她说的。

  蒋言风道:“大嫂,我大哥都这么大方了,你可别不给他面子。”

  话都说成这样了,徐希苒也不好推拒,她走到牌桌前坐下,蒋言风教了一下她的规则,倒是也不难。

  手上拿两张牌,牌桌上会留五张底牌,每翻一次牌会下一次注,最后看谁能把牌拿到最后,牌面最大的获胜。

  底注倒是下得不重,徐希苒并不想赢什么赌注,就只是敷衍着随便玩几下,反正每局就输个赌注的钱,倒也不多。

  所以不管拿到什么牌她都第一时间打出去,不留在手中。这一次徐希苒也准备打出去,动作前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将她面前的筹码打出去两颗。

  徐希苒侧头看,就见蒋予淮不知何时站在她后面。帮佣适时端过来一张椅子,蒋予淮在她旁边坐下,对着她看过来的疑惑目光说道:“这么好的牌为什么不留着?”

  徐希苒:“……”

  他是和她挨着坐的,他的气息一瞬间笼罩在她身上,她后背略显僵硬,不自在笑了笑,虽然对打德州还不熟练,但徐希苒并不觉得手上拿的是好牌,不过见他一脸笃定,徐希苒也不好多问。

  不仅是徐希苒,围在桌边的那一群年轻孩子因为蒋予淮的到来都显得极不自在,作为蒋家最大的大哥,再加上他身上常年在商场浸淫的气场,这些小一些的孩子每每面对这个大哥都有一种血脉被压制的感觉。

  蒋言风不满道:“大哥你那么大个人跟我们这些小孩凑什么热闹啊,你去和大伯二伯还有我爸二哥三哥他们聊正事呗,我们小孩玩的东西你就别凑热闹了。”

  “跟吗?”蒋予淮干脆利落问了一句。

  蒋言风收了话头,乖乖跟了注。

  轮了几圈注下来徐希苒看着桌面上那堆高的赌注已经捏了一把汗,她觉得她这个牌也不大啊,桌面上已经翻出的三张牌也凑不出什么好牌,拿这种牌来赌,赌赢的几率根本不大。

  不过出乎了徐希苒的意料,在第五张牌翻出来之前,其他人都将牌给丢了,就只留了徐希苒一人手上还拿着牌,毫无疑问徐希苒赢了。桌面上一大堆筹码被拨到徐希苒的面前,徐希苒挺意外,这种牌竟然也能赢,不管怎么样,赢了还是挺开心的。

  “大嫂能给我们几个弟弟看看你手上什么牌吗?”蒋言风问道。

  徐希苒还挺实诚的,真就将牌给他们看了,蒋言风看完差点气吐血,“一个二一个五,这个牌大嫂你也敢跟?”

  最气的是,他手上拿着两个q,而他竟然被一个二一个五吓得丢掉了他手上的两个q。

  徐希苒有些尴尬,下意识向蒋予淮看了一眼,蒋予淮一脸淡定冲蒋言风道:“愿赌服输。”

  “哎呀大哥你就别跟我凑热闹了,你去二伯他们那一桌呗。”

  “你还玩吗?还玩就发牌了。”

  “……”

  蒋言风小声嘟囔了几句,没再说什么了。

  这一局徐希苒的牌稍微好了一点,蒋予淮打得很激进,下注也下得很大,在翻了两张牌之后,蒋予淮直接将所有筹码推出去,“allin。”

  徐希苒被惊到了,一脸担忧小声问他:“真的要全下吗?”

  “别怕。”

  他的气质里有一种高不可攀的冷感,说话声音染了那种冷感总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强硬,可是此刻他放低声音说话,声线中却多了一抹淡淡的柔意,就好像在哄人。

  徐希苒面皮薄,一时只感觉耳根发烫。

  很快桌上就只剩下了蒋言风还在僵持,蒋言风望着对面那两夫妻,想着刚刚自己两个q被一个二一个五给打下去了他就不甘心,搞不好大哥又在故弄玄虚,不能中了这个老阴逼的计。

  蒋言风一咬牙,也将筹码全部推出去。

  最后一张牌翻出来,徐希苒的是同花顺,蒋言风就两个a最大。蒋言风望着牌面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他找大嫂过来玩牌就是想通过大嫂的手赢赢大哥的钱,却没想到最后钱没赢到,所有赌注都被大哥给赢走了。

  怎么这样!蒋言风顿时嗷嗷叫起来,冲崔媛道:“大伯母你快管管大哥啊,他尽在这里欺负我们这些小朋友了。”

  蒋老太太嗔道:“你这皮猴子就该让你吃点教训!看你整天知道玩?”

  徐希苒看着面前堆着的像小山一样的筹码简直不敢相信,赢了这么多钱徐希苒是又惊又喜,她侧头向蒋予淮看去,正好对上他看向她的目光。

  “喜欢吗?”他问道。

  也不知是不是头顶的灯光太过柔和,莹润的光落在他的眉眼上,那一双沉沉的眼底也落了几点柔意,这一张脸一瞬间变得温润,似乎脸上还含着淡淡的笑。

  徐希苒避开她的视线,点了点头。

  “喜欢就好。”

  喜欢就好……就好像他做这些就是为了哄她开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