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_治愈系婚宠
笔趣阁 > 治愈系婚宠 > 第11章 1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11

  蒋予淮的父母也来了,后面跟着蒋予淮的助理阿文,和阿文一起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蒋予淮也没跟她们介绍,想来应该不是蒋家人。

  徐希苒家里跟蒋家比起来可差太远了,其实这种事情本可以选在一个干净亮堂的地方交涉,但蒋家那边选择登门拜访,足见对徐希苒的重视和尊重。

  出生优渥的人,即便衣着简单,面目也是鲜亮的,他们站在这昏暗的房子里,总有一种不协调感,尤其是蒋予淮,西装革履的男人,她家这个小小的房子都装不下他的气场。

  徐昌东一脸局促冲几人道:“家里太窄了,委屈你们了。”

  蒋予淮的妈妈崔媛急忙表示,“没事没事,我们都挺随意的。”

  她说完走上前握着徐希苒的手,满脸笑意问她:“好久没见了希苒,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我挺好的。”

  崔媛并不知道她做手术的时候,看样子蒋予淮确实没告诉他们。

  “那就行。”

  她眉目温和,表情热切,连徐希苒也感觉得到崔媛对她的喜爱,这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你房间是在哪,可以看看吗?”

  这话是蒋予淮说的,崔媛也道:“我也去看看我们希苒从小生活的地方。”

  “我房间有点乱。”徐希苒面色有些尴尬,“在这边。”

  她引着两人来到阳台上,推开小隔间的门,崔媛站在门口往房间扫了一眼,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下来,房间逼仄,因为是阳台隔出来的,前面的墙壁常年受雨水浸润,起了一层霉斑。

  崔媛小声问她:“你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徐希苒道:“家里只有两个房间,一个给父母一个给了妹妹。”

  “两个都是女儿可以用同一个房间嘛,这……”这个小隔间怎么住人?当然后面的话崔媛没说出来。

  崔媛向旁边蒋予淮看了一眼,就见他眉心微皱,他虽表情没太大的变化,但以崔媛对自己儿子的了解,她能感觉得到他心情不太好。

  “我也住习惯了。”徐希苒说得很轻松,以此缓和气氛,“先过去坐吧。”

  徐希苒正要引着他们去客厅,就见一直窝在房间里没出来的徐朵这才姗姗而出,徐希苒一眼就看出徐朵特意化了一个装,还穿了一条新裙子。

  徐朵走上前,特别有礼貌跟崔媛和蒋予淮打招呼,“阿姨好,姐夫好。”

  崔媛一向待人温和有礼,当下便笑着点点头应道:“你好。”

  蒋予淮却没应声,目光往徐朵身后看了一眼,徐朵出来的时候没关房门,她的房间明显比徐希苒的宽敞很多,而且还贴了墙纸,都是女儿,但待遇很不一样。

  蒋予淮不动声色收回目光,这才轻微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

  徐朵一直在酝酿要说的话,倒也没注意到蒋予淮神色冷淡,她笑了笑,就像是闲聊一般又道:“上次我坐车路过天行集团,想着姐夫在里面工作便准备去打声招呼,没想到姐夫公司的员工那么没礼貌,我告诉他们我是姐夫的小姨子他们竟然理都没理我,还把我直接推了出来。”

  徐希苒听到这话便皱了皱眉头,徐朵竟然跑去天行集团特意跟蒋予淮打招呼?说真的,她作为蒋予淮即将要结婚的对象,即便真路过天行也没好意思去跟他打招呼,徐朵跟蒋予淮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特意去打招呼不觉得冒昧吗,而且当着人的面说别人员工没礼貌,她才是没礼貌吧。

  徐希苒正要提醒一下她免得她得罪人,她还未开口,就听到助理阿文说道:“徐小姐有所不知,要见蒋总是需要预约的,徐小姐你没有预约,前台的人自然不会让你进去,他们职责所在,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徐朵不管什么公事公办,只知道那几个人让她丢脸她很不爽,她道:“我姐马上就要嫁给蒋总了,我和蒋总也算是亲戚吧,难道我姐见蒋总也需要预约吗?”

  “希苒要见我当然不需要预约。”蒋予淮说话时面色平静,可他气场摆在那里,一本正经说话的时候便给人一种浓浓的压迫感,就算神色平静也像是在训斥人,“亲人和亲戚是不一样的。”

  徐朵被震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张脸刷一下就红了,毕竟还是个年轻女孩,被这么下面子,确实让她羞窘。

  王丽丽生怕徐朵得罪了蒋予淮,急忙过来打圆场,“朵朵她年纪小不懂事,蒋总你们别跟她一般见识,快过来坐下喝杯茶。”

  蒋予淮走到客厅坐下,他高大的身躯往那里一坐,面容又是板正的,就给人一种好像在庄重的大厅主持某场大会的严肃感。

  徐昌东本来正在和蒋予淮的爸爸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蒋予淮往那里一坐,他下意识就停住了话头。

  蒋予淮冲阿文使了一下眼色,阿文便将放在门口的两个箱子提过来打开,里面堆了满满的现金。

  “这是说好的两百万,往后希苒嫁给我了,可能就没办法再孝敬二老,这些钱就当是我和希苒给二老的养老钱。”

  徐昌东和王丽丽自然也听出了这话的意思,两人对视了一眼,王丽丽在脸上挤出一抹笑说道:“希苒就算出嫁了也还是我们的女儿啊,她也不可能因为出嫁就跟我们断了关系,她作为我们养大的孩子就算出嫁了该孝顺的还是会孝顺的,不过我们倒也不担心,希苒本来一直就是个孝顺的孩子。”

  “你们大概没听明白我的意思,这些钱就是我替希苒给二老的养老钱,往后二老的养老问题我们便一概不过问了。”

  徐昌东和王丽丽面色变了变,崔媛也觉得他这话听着让人不舒服,偷偷给他使眼色,蒋予淮就仿若没看到,他处事向来干净利落,他直接冲徐昌东和王丽丽道:“你们要是同意我们就将协议签了,要是不同意那便算了。”

  原来那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是律师,此时听到蒋予淮的话,他立马就拿了两份协议出来。

  蒋予淮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两百万就算是直接买断了二老的养老,往后他们二老要是再有什么事情去找徐希苒,徐希苒也有理由不帮忙。

  这怎么可能!!

  王丽丽撞了撞徐昌东的胳膊让他说话,徐昌东只一味的干笑,也没表态,王丽丽瞪了他一眼,心里骂了一声窝囊。

  “我和希苒爸爸在希苒身上也花了不少心思,希苒上学吃饭,现在又读大学,不管怎么说就算希苒嫁人了,她也还是我们的女儿,你们怎么着也不能用两百万就让她跟我们断了关系啊。”

  王丽丽说得一脸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徐希苒有多深的母女感情,然而她这种做派又怎么会逃得过蒋予淮这种商人洞悉人心的眼神,他直接问他:“那你想要多少?”

  王丽丽被戳穿了心思,面色有些尴尬,她道:“虽然说亲情也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可我们把希苒养这么大,这两百万确实是有点少了,怎么着也得再加两百万吧。”

  蒋予淮料到过徐希苒的父母会临时加价,再加个两百万对他来说也只是不痛不痒的事情,在来的路上他本来也想痛快一点,他们要加他就给,为了徐希苒他愿意退让。但是就在刚刚他看到徐希苒从小生活的房间,他心里不舒服,那两百万是已经说好了的,他作为商人,讲究信用,只是多的钱他不想给了。

  蒋予淮丝毫不退让,“就两百万,要是同意,可以立刻签了协议,希苒我带走,要是不同意,那就什么都不说了,我和我的家人现在就离开。”

  王丽丽也没想到蒋予淮的态度这么强硬,分明那天他们提到两百万彩礼的时候他们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同意了,王丽丽也是没想到,那么有钱的人家竟然这么小气。

  徐昌东已经在给她打眼色了,王丽丽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两箱子现金,她活这么久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本来已经到她手上了,王丽丽可舍不得再看着它飞走。

  蒋家这样的人家,就算不娶徐希苒也有很多选择,多的是家境一般又年轻漂亮的女孩愿意嫁,他们也清楚徐希苒也并不是独一无二能拿捏得了蒋家的,只能说他们运气比较好,刚好蒋家人对徐希苒满意。

  王丽丽也不敢再拿乔了,徐昌东得到她的眼色,便笑呵呵说道:“你们也别误会,希苒妈妈没别的意思,我们对你们的安排都挺满意的,这个协议我们签就是了。”

  两方各自签了名字按了手印。

  蒋予淮道:“礼金送到了,如果你们方便的话就将户口本给我,我和希苒去拿结婚证。”

  “这个是自然的。”徐昌东去房间将户口本拿出来递给他,“你们用着,什么时候方便了送回来就行。”

  蒋予淮接过户口本,这才冲徐希苒道:“你去把东西收拾一下,领完了证我们就回我住的地方。”

  这样的结果徐希苒还算满意,她和清楚自己的爸爸和继母是什么德行,也只有蒋予淮这种说一不二的性子能震得住他们。

  徐希苒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拿了结婚证之后多半也是要和蒋予淮住一起的,虽然他们还没办婚礼不算正式的嫁娶,虽然蒋予淮说过可以不着急要孩子,但是作为妻子该尽的义务她还是得尽,不然蒋家花这么多钱娶她干什么。

  所以听到这话徐希苒挺平静的,应道:“那你们稍稍等我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她能带走的东西也不多,徐希苒装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又带走了常穿的衣服,一个箱子就装完了。

  在徐希苒收拾东西的时候崔媛把蒋予淮拉到了门外,蒋予淮方才的处事方式她实在是不赞同。

  “你刚刚怎么回事啊?他们要再加两百万就加呗,又不是拿不出来,毕竟是希苒的父母,弄得太尴尬了希苒以后也两边为难。”

  蒋予淮道:“我本来也觉得无所谓,不过希苒找上了我,是她告诉我她父母的为人,让我防着一点,最好一开始就说好。”

  崔媛明显很意外,“这是希苒的意思?”

  蒋予淮点了点头。

  一旁蒋予淮的父亲笑了笑说道:“是个懂事的孩子。”

  崔媛也噗嗤一笑,忍不住打趣她儿子,“人家希苒心向着你呢。”

  徐希苒收拾好了出来,助理阿文急忙接过她的箱子,蒋予淮和他的父母也适时告辞。徐昌东和王丽丽很客气挽留了一下,要留几人吃饭,不过蒋家几人坚持不用。

  “那你们就慢走了。”徐昌东说得很客气,和王丽丽一起将他们送到门口。

  徐希苒也看过别人结婚,女孩临别前父母都会哭天抢地,不过看她的父母,别说哭天抢地了,连一丝不舍也没有,脸上反而洋溢着换取了金钱的兴奋。

  这个她生活了十多年的家也不过如此了。

  走到楼下崔媛冲两人道:“我和你爸先回老宅,你们领了证就过来,虽然只领了证,但一些必要的仪式还是要过一下。”

  蒋予淮应了一声,和徐希苒一起上了车,车子缓缓开动,蒋予淮目光扫到她身上,问道:“我们现在就直接去民政局了,你还需要考虑一下吗?”

  徐希苒早已经想好了,也没什么好考虑的,她道:“不用了,直接去吧。”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民政局门口,徐希苒站在门外看着庄严的大门,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站在这里依然忍不住感慨,她马上就要结婚了,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从这里出来之后,她的身份,她的生活也会变得不一样了。

  好像也没有害怕和担心,甚至都没有太多的犹豫和彷徨,她跟着蒋予淮走近了民政局的大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