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头就睡_路人甲心声泄露后被反派全家团宠了
笔趣阁 > 路人甲心声泄露后被反派全家团宠了 > 倒头就睡
字体:      护眼 关灯

倒头就睡

  第59章

  孟越有瞬间的怔神,扬起的嘴角僵在原地,像是不确定般又问了楚承一遍:“什么?”

  楚承:“嗯……”

  是他刚刚没说清楚吗?

  孟越怔怔地看着楚承,楚承说的每个字孟越都能听懂,可这些字串联在一起的意思,却让孟越愣了半晌。

  楚承刚刚是在问自己要联系方式……不对,他要的不是自己的联系方式。

  而是——

  冉景!

  孟越瞳孔微缩。

  不可能吧……

  楚承要冉景的联系方式做什么?

  难不成是楚承看出来冉景是自己找来的替身了?

  这个猜测让孟越瞬间就慌了神。

  他略为慌张地抬起头,恰好看到楚承脸上一闪而过不自然的红晕。

  孟越心里咯噔一下。

  不对。

  如果楚承知道了冉景是他找来的替身,他不应该露出这种……害羞的表情。

  孟越浑身沸腾的血液在这一刻似乎都凝固了。

  他突然就不敢再往深处想了,生怕自己不小心戳破了那层薄纱后,得到一个让他难以承受的答案。

  而此时的楚承是半点都没有发现孟越的表情,甚至他还有点不好意思。

  秦曜就坐在他对面,孟越还是一个他之前都记不起名字的老同学,但他就这么冒昧地开了口。

  刚刚楚承也是头脑一热,但是这个决定楚承并不后悔,清了清嗓子,他略为不自然地开口:“是这样的,你不要误会,我就是觉得刚刚那个坐在你旁边的男生挺合我眼缘的,所以想跟他认识一下。你方便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话音落,卡座又是一阵冗长的寂静。

  只有叶乐遥在心里放声大笑——

  【孟越你说你非要问两遍干嘛啊!是觉得刚刚的打击还不够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好了吧,你悬起来的心终于又悬起来了吧?】

  【现在得到了更扎心的解释,孟越,这就是你想要的嘛?】

  叶乐遥已经在心里笑得想捶墙了,可他偏偏什么都不能做。

  坐在他对面的孟越还在沉默,楚承则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乐遥就坐在两人对面,此时只能紧紧咬紧牙关,收紧下颌线,努力把这辈子最伤心的事情全部都想了一遍,但还是憋得他胸膛轻轻发颤。

  秦曜转头看了叶乐遥一眼,脸上也全是忍俊不禁。

  一条过道之隔的霍家人同样憋得难受,不过他们比就在修罗场中心的叶乐遥可要好受多了。

  虽然只隔了一条过道,但好歹还是有间隔啊!

  再加上此时酒吧灯光昏暗,不走近点根本就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只要他们不笑出声,谁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霍宴霍泽窝在卡座里笑得东倒西歪。

  霍泽肩膀狂抖,压低声音:“他问了两遍!他为什么要问两遍,他怎么敢的!”

  霍宴同样笑得崩溃:“可能是要反复确定一下吧。”

  “确定两遍,然后受到双倍暴击,叠buff吗?这下他总该开心了吧!”

  霍泽笑得更开心了。

  霍妈伸手擦了擦眼角的笑出来的泪花。

  没忍住瞥了眼旁边的卡座,轻声道:“好像……现在都还没说话呢!”

  霍爸很是缺德:“应该是开心得傻眼了。”

  岂止是傻眼了。

  孟越是整个人直接僵在了原地,他浑身的血液在此时也变得冰凉无比,甚至手脚都在微微发抖。

  孟越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楚承,大脑一片嗡鸣,还在持续不断地重复着刚刚楚承的那句话——

  “坐在你旁边的男生挺合我眼缘的,所以想跟他认识一下。”

  挺合眼缘的,想认识一下。

  认识一下。

  认识……

  气血不断在身体里翻涌,直直地冲着脑门而去。

  孟越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剧烈摇晃了一下,心脏更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楚承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赶紧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叶乐遥及时抬眼看了下。

  【气血攻心,简而言之,被气的。】

  说着叶乐遥又有些担心:

  【等等,孟越应该只是腿有点残疾,心脏没问题吧?】

  秦曜已经拿起了手机:“没事吧?”

  别真的被气出事儿来了。

  孟越眼前持续发黑,他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缓了好几秒才说:“我……”

  【话都说不利索了!】

  叶乐遥震惊。

  【打击这么大的吗?】

  【要不还是叫个救……】

  叶乐遥话还没说完,秦曜就当机立断说:“叫救护车。”

  而此时此刻的楚承是真的有点懵。

  不是……

  怎么就突然要叫救护车了?

  孟越没事吧?

  楚承看了看孟越,又抬头去看秦曜。

  这要怎么办?

  秦曜已经给助理打了电话。

  见情况不对,霍爸霍妈也赶紧走了过来,关心问道:“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现场一阵兵荒马乱。

  最终,在霍家司机秦曜助理和酒吧服务员的帮助下,他们将孟越一起抬到了车上,然后朝着医院方向扬长而去。

  只看见汽车尾气的霍家全家以及楚承站在酒吧门口,面面相觑。

  过了许久,楚承才小声问道:“孟越……他是有心脏病吗?”

  叶乐遥差点又没绷住。

  【有没有可能,他只是被气到了?】

  霍家全家人也有点想笑,但好在这会儿霍泽也有了经验,大家都憋住了。

  还是最沉稳的霍璟率先开口说:“没听过孟总有心脏方面的问题。”

  楚承松了一大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我刚刚说的哪句话刺激到了他,只是……”楚承是真的有些疑惑,“我刚刚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吧?”

  楚承去看唯一在场的叶乐遥。

  叶乐遥努力抿着唇,重重点头。

  【确实没说什么,只是问了孟越两遍能不能加一下冉景的联系方式而已!】

  【这根本就不怪楚承啊!楚承哪里知道孟越喜欢他这么多年,还偷偷养了一个和他长得有点像的替身?】

  【人家楚承就只是对冉景一见钟情而已,他有什么错!】

  谁说不是呢?

  要不是此时楚承还在场,霍家全家人都想赞同地点头。

  霍爸清了清嗓子,接过话:“暂时不知道具体情况,还是等小秦的消息吧。”

  霍妈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准备回去了,小楚你呢?”

  楚承酒吧里还有他的朋友,楚承暂时走不开,两拨人就此分开。

  霍爸的司机跟着去了医院,但酒吧也提供专门服务的司机,所以也无须担心。

  上车之前,霍妈问了霍泽一句:“你还要去庆功宴吗?”

  该看的热闹也都看完了,至于后续——

  霍泽看了眼叶乐遥,叶乐遥此时心里安安静静,而此时孟越应该还在去医院的路上,所以至少今天晚上不会再有后续了。

  那霍泽确实也应该去看看自己的队员了:“那就顺路送我过去一趟吧。”

  司机多绕了一圈,把霍泽送到了庆功宴场地,一家人又才朝着家里回去。

  叶乐遥今天在酒吧,憋笑实在是憋得难受,下车才稍稍缓过来。

  时间也不早了,大家今天都累了,所以到家后都回了自己房间准备休息。

  就在众人都洗完澡,刚躺上床时,突然一道笑声又传遍了整栋别墅——

  【哈哈哈哈哈哈哈——】

  床上的霍爸霍妈同时睁眼。

  隔壁房间的霍宴伸手摘下了眼罩。

  还在床上处理文件的霍璟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

  全家人在同一瞬间都停下了他们正在做的事,耐心地等待着叶乐遥的下文。

  而叶乐遥也没有让大家失望,很快就公布了他大笑的原因。

  【受不了了,所以楚承是在孟越那里碰壁了,让秦总从我这里找突破口了?】

  【楚承你小子别太爱了呀!】

  【也真是难为了秦总啊,大半夜先是把孟越送到医院,这个点还得帮自己表弟要联系方式。】

  【不过我得先问问冉景的想法,毕竟他现在还在孟越那里“上班”呢……】

  【对了,还要把今天冉景走后酒吧发生的事情也告诉他……现在楚承回来了,还看上了冉景,孟越虽然今天是被气到医院了,但等他身体好点了,难免会找冉景的麻烦,冉景要跑路的话,现在不就是好时机嘛!】

  叶乐遥赶紧打开跟冉景的微信页面,给他发了十几条长达一分钟的语音。

  半分钟后,冉景回复了一个“?”。

  叶乐遥打字:“你看完再回我。”

  十分钟后,冉景回:“谢谢!虽然我早就收拾东西跑路了!”

  叶乐遥忍不住感慨。

  【不愧是小说中的替身受啊!冉景果然够直觉敏锐。】

  于是叶乐遥又回:“所以你要给楚承联系方式吗?”

  冉景:“千万别给!”

  叶乐遥嘎嘎笑:“好。”

  他非常信守承诺,当即就回了秦曜的消息:“秦总,冉景说不想给。”

  同时忍不住感慨:

  【冉景现在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白月光?】

  【反正原著中的感情时间线也挺长的,看来之后还有的是八卦看!】

  叶乐遥开心且兴奋。

  秦曜那边似乎一直在等叶乐遥的回复,消息刚发过去没一会儿,就回了一条语音:“好,谢谢。”

  叶乐遥翻了个身:“你跟我说什么谢谢?”

  秦曜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唇角弯了一下。

  叶乐遥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不过秦总你要是真的想谢我的话,下面见面给我牵牵手?”

  秦曜笑容僵在脸上,呼吸骤停。

  他看到了什么?

  下一秒,这条消息飞快地被对方给撤回了。

  叶乐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就把消息给发了出去。

  发出后,叶乐遥才觉得自己这句话怎么看怎么有歧义。

  叶乐遥打开输入法,长久地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手机微微一震,秦曜发:“?”

  叶乐遥:“……”

  【完蛋了!被看到了!】

  刚刚躺下的霍爸霍妈:“……”

  刚刚戴上眼罩的霍宴:“……”

  刚刚合上电脑躺下的霍璟:“……”

  四人内心OS:这家里是真的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大半夜的,叶乐遥能不能睡觉啊?!

  叶乐遥躺在床上,捧着手机,一脸焦急。

  【啊啊啊,我要不要解释一下啊!】

  【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

  “我就觉得牵手这个感觉很舒服?”叶乐遥用被子把自己卷成毛毛虫,小声嘀咕。

  【啊啊啊,秦总不会误会吧?应该不会吧!我要不要解释一下啊——】

  霍宴气急败坏地扔掉眼罩。

  不行,他倒要起来看看,叶乐遥到底在搞什么!

  房门突然被敲响,叶乐遥疑惑探出脑袋:“谁?”

  霍宴:“我进来了。”

  叶乐遥一骨碌爬了出来,眼睛亮亮:“二哥!我能跟你牵个手吗?!”

  【我正愁没有人帮我解惑呢!】

  霍宴听到这句话,吓得他把刚打开的房门咚的一下又给关上了。

  难不成是叶乐遥吃瓜吃多了脑子终于吃出毛病来了?

  霍宴看着面前的门板,眼里全是困惑。

  叶乐遥看着开了又阖上的房门同样困惑:“……二哥?”

  霍宴站在门口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鼓起勇气打开门,目光幽幽:“叶乐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叶乐遥疑惑。

  【谈恋爱?我?哈?】

  “不啊,我不想谈啊。”叶乐遥目光坦然。

  【我为什么想谈恋爱啊,我不想谈恋爱啊。】

  霍宴和叶乐遥对视,叶乐遥眼里全是真诚。

  片刻后,霍宴败下阵来,他按了按自己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那你为什么想跟秦……想跟我牵手?”

  叶乐遥皱起眉,努力想了想:“我就是觉得……我从小到大好像都没有怎么跟人牵过手吧?”

  霍宴一愣,跟着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的是这样的。

  叶乐遥到他们家的时候已经是五岁了,五岁的孩子是有记忆的。

  小乐遥刚经历了父母双亡的车祸来到霍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小乐遥都不怎么爱说话,更不跟家里的人交流,拒绝和任何人肢体上的接触。

  就连洗澡,都是五岁的小乐遥独立完成。

  虽然霍宴至今没有想明白叶乐遥是怎么洗的澡。

  后面随着时间逐渐远去,小乐遥的性格逐渐变得开朗起来,但他还是排斥和别人有亲密接触。

  霍妈在叶乐遥小时候想亲亲他的脸蛋,都得提前得到叶乐遥的同意才行。

  就连跟叶乐遥关系最好的霍泽,牵着叶乐遥去玩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只是抓着叶乐遥的胳膊。

  在学校时,叶乐遥这个症状就更严重了。

  甚至在叶乐遥上小学的时候,还发生过叶乐遥主动去找班主任,要求自己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就是为了不跟其他人同学有接触。

  叶乐遥从小就打心里排斥和其他人的亲密接触。

  霍爸霍妈不是没有加以干预过,甚至还带着叶乐遥去看了心理医生。

  可心理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是,叶乐遥就是天生不喜欢跟人接触,他的心理没有任何问题。

  后面随着年龄渐长,叶乐遥才渐渐地愿意跟人短暂地握个手、拥抱一下,也不排斥家里人的接触。

  可此时此刻听到叶乐遥这句话,霍宴才猛然反应过来,所以叶乐遥这个毛病难不成一直没有好?

  霍宴问:“你现在……还是不怎么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

  叶乐遥眨眨眼,没有说话。

  心里却说:【我一直不喜欢跟人肢体接触呀!】

  霍宴心里咯噔一下。

  又听叶乐遥说:【不过也仅限陌生人啦。】

  面上叶乐遥却说:“还好啦!”

  “那你为什么想跟我握手?”霍宴皱眉。

  叶乐遥从被子里爬出来,认真想了想,有点不确定说:“我就想感受一下?”

  霍宴更沉默了。

  这时候,走廊又传来了脚步声。

  霍宴回头,看到了霍璟。

  刚刚在屋里听到了叶乐遥的那两句心声,霍璟也想到了叶乐遥小时候的毛病,有些担心就出来了。

  “怎么了?”霍璟问。

  霍宴头疼:“叶乐遥说想跟我握握手。”

  叶乐遥听到霍璟的声音,眼睛更亮:“大哥也来了,那我都试试?”

  霍宴/霍璟:“……”

  两个哥哥同时叹了口气,然后霍璟就率先把手伸了出去。

  霍宴没辙,也跟着伸出手。

  叶乐遥赶紧上前。

  先捏了捏霍宴的手,忽地他眉头一皱。

  【二哥的手还有茧哎!摸着有点糙。】

  霍宴:“……”

  他这还不是之前拍戏留下的吗?

  让你握手你还嫌弃上了?!

  叶乐遥很快松开,又去握霍璟的手。

  眉头还是没有松开。

  【嗯,不一样。】

  叶乐遥松开霍璟的手,叹气:“好了,没事了,大哥二哥你们早点睡。”

  【都没跟秦总握手的那种感觉。】

  霍璟:“……”

  听你这语气还有点嫌弃哈。

  霍宴气笑了。

  叶乐遥的房门在他们面前关上,霍宴愤愤道:“赶紧给他找个恋爱课上上吧!我看他就是喜欢——秦曜!”

  最后两个字,霍宴的声音放得格外地低。

  霍璟摇头:“我倒不这么觉得,只是和秦曜牵了两次手,哪里谈得上喜欢?”

  霍宴却不这么认为,但两兄弟也没有在叶乐遥门口争,各自回了房间开始在家族群里发消息。

  霍爸霍妈还等着他们的消息呢!

  而叶乐遥回到房间,也回了秦曜的消息:“秦总,你别误会呀,我就是觉得牵手的这个感觉挺奇妙的,你要是不愿意,我之后肯定不牵你的手!”

  消息发完,叶乐遥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倒头就睡。

  年轻就是好啊。

  而此时,霍家的其他人,都睁大了眼睛。

  霍爸看着霍妈。

  霍妈一脸凝重。

  过了许久,霍爸才说:“会不会……是创后应激障碍还没好?”

  霍妈沉默。

  许久才说:“也有这个可能。”

  叶乐遥父母发生车祸时,小乐遥就在那辆车上。

  只不过在车祸发生的瞬间,他的父母用他们各自的身体,将叶乐遥牢牢地护在了身下,帮他挡在了所有的伤害。

  所以叶乐遥的父母当场死亡,而叶乐遥完好无损。

  或许就是因为死亡前的拥抱太用力了,才会导致这么多年的现在,叶乐遥还是排斥亲密接触。

  或许在叶乐遥的潜意识里,拥抱等一系列的接触就等于死亡本身。

  当初带着叶乐遥去看心理医生的结果只有霍爸霍妈知道,他们对外说的都是叶乐遥没有任何问题,也是为了能让叶乐遥尽快忘掉这件事。

  却不想,这件事的影响还是以其他的方式渗透了叶乐遥成长的点点滴滴。

  想到这里,霍妈心脏一阵抽痛,她笑着说:“说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快忘了他们长什么样了。”

  霍爸知道霍妈说的是叶乐遥父母,他伸手拍了拍妻子的背,没有说话。

  同一时间的秦家。

  秦曜难得失眠了,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终于没忍住给楚承发了条消息。

  「问你一个问题,我有个朋友,他认识一个朋友每次见面都想跟他牵手,他很好奇原因,但我也不知道,所以就来问问你。」

  楚承秒回:“你朋友的朋友喜欢你朋友呗。”

  秦曜:“!!!”

  楚承:“所以想牵你手的朋友是谁?”

  秦曜:“……那是我朋友的朋友。”

  楚承:“哦,那你问我这个问题,是因为你也喜欢你朋友咯?”

  秦曜:“我都说了那是我朋友的朋友!还有我不喜欢!”

  消息发完,秦曜沉默了一秒,然后迅速撤回。

  但楚承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楚承:“行吧行吧,那就是你朋友的朋友不喜欢你朋友,但是想跟你朋友握手好吧,那就握呗。”

  “男子汉大丈夫,握个手怎么了?不要这么小气。”

  “表哥你早点睡,记得有时间了再帮我接着问问叶乐遥,冉景什么时候愿意把他联系方式给我?”

  秦曜:“……”

  他现在连消息都不敢回叶乐遥,你让他怎么帮忙啊?

  还有什么叫做握手就握手不要这么小气?

  这种事情跟小气有关系吗?

  秦曜看到楚承的头像就烦,关了手机,然后睁眼天明。

  真的……

  非常苦恼!

  第二日,睡得格外舒服的叶乐遥一早就起了床,吃完早餐就去公司上课了。

  而霍家全家罕见地没有各自去忙,而是在家里开了一个短暂的家庭会议。

  会议的主题就是:到底要不要让叶乐遥去上恋爱课程。

  最后,他们一致决定,恋爱课果然还得上!

  叶乐遥虽然看的小说多,但他脑子里仿佛就没长恋爱这根神经一样,不多上上课,万一之后轻易就被其他狗男人的花言巧语骗走了呢?

  霍家人都是一脸忧心忡忡。

  时间眨眼就到了第三期的录制。

  这次录制的地点就在本市,因为离得格外近,所以这一次,几乎是全家动员齐上阵,吃瓜罕见地没有落下一个人!

  叶乐遥虽然纳闷,但也没有多问。

  毕竟他们的节目也是真的很有趣啊!爸妈大哥还有三个都来看看也挺好的。

  就是不知道这一期又会来哪些飞行嘉宾呢?

  叶乐遥已经开始期待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后,第三期录制开始前,节目组都没有透露嘉宾的丝毫信息,只说等大家到了录制现场后就知道了。

  嘉宾们自然没有意见,倒是网上的网友们怨天载道。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难不成你们节目组是怕我们比叶乐遥抢先一步吃瓜?”

  “我悟了!这就是瓜King的阴谋!”

  节目录制还没开始,叶乐遥的名字就已经被网友们讨论上热搜了。

  网上笑声一片。

  “别说,我也觉得不公布嘉宾名字跟叶乐遥脱不了干系!”

  “好你个叶乐遥,我把你当兄弟,你吃瓜把我排除在外!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了——”

  网友们闹得沸沸扬扬,丝毫不管叶乐遥愿不愿意,就把这口“锅”扣在叶乐遥身上了。

  叶乐遥对此毫不知情,这次拍摄,霍爸霍妈亲自把叶乐遥和霍宴送到了拍摄现场。

  第三期最开始的录制场地就是节目组的电视台楼下。

  按照惯例,节目组的大巴早早地就停在了楼下。

  叶乐遥和霍宴刚下车,又上了大巴。

  宋哲涵和黎思远这次来得挺早的,叶乐遥和霍宴上车时,他们俩一个坐前面,一个坐后面,正在聊天。

  听到动静同时看了过来,宋哲涵笑:“你们一起来的?”

  叶乐遥笑着点头:“对。”

  把行李放好后,叶乐遥就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霍宴在他前面一排靠窗的位置坐着了。

  没多久,周子健和闻湘月也来了。

  刘妍就跟在他们身后。

  秦曜是最后赶到的,上车后,他视线在众人身上一扫。

  叶乐遥扬起笑脸就朝秦曜挥手:“秦总!”

  秦曜视线落在叶乐遥的脸上,忽然就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他轻轻地应了一声,跟其他人打完招呼,就在前排坐下了。

  看到这一幕,宋哲涵忽然挑了挑眉。

  “有意思。”他声音很小。

  黎思远纳闷:“什么有意思?”

  宋哲涵却没有再解释了。

  叶乐遥倒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因为他已经开始期待这一期的新嘉宾了。

  【啊啊啊,听到动静了,所以这一期勾史老师和秦总分别请了哪几位啊!】

  脚步声从车外传来,很快一个戴着帽子的男生走上了车在车前站定,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跟常驻嘉宾们打招呼:“你们好,我是渝白。”

  叶乐遥瞳孔瞬间地震,下意识去看秦曜:

  【啊啊啊啊啊,秦总!你精神状态真的还好吗?】

  【你竟然把渝白请来了?!】

  【究竟是因为秦总你太倒霉,还是秦总你也发现了咱们节目的流量密码——】

  叶乐遥想到这里,差点笑出声。

  【好好好,《一起去吃瓜》节目组果然名不虚传!】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伏笔可能稍稍有点多,会再仔细修一下

  关于渝白,第一次出场在第七章,是《病美人的豪门老攻》剧组原定主角受。

  原文汇总:

  【脚踏N只船?男嫂子女嫂子都一大堆?】

  【初中还是校园暴力的主导者,逼得那个学生最后都跳了楼……嗯,很明显一个人渣嘛!】

  继续20个红包哦

  感谢在2023-11-3023:29:59~2023-12-0123:25: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恶毒女配、南栀、林晓林、养喵的大鲨鱼、五条熙、白简香香、良伴_雾馆、最爱毛绒绒、漠之、12836296、紫嵐、半阙折子戏、薛洋奈布是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染谷粟224瓶;与荒野.220瓶;扉页襌210瓶;我真的有22cm!!!122瓶;花间雅意80瓶;Kill71瓶;宇54瓶;暖阳、呀呀呀!50瓶;睡不够49瓶;九九归一46瓶;时38瓶;起名废35瓶;咦、梦醒时分、卡萨布兰卡、多柚我、妠黎偞、芳30瓶;21794403、柠栀28瓶;什么车我不能看26瓶;耳畔闻鹿鸣22瓶;鹿鸣~呦呦呦、爱做梦的小云朵、小小打工人、颜禹、十里、夜靥、雾生、si、雾蓝色彩、小希、眼睛已瞎、雨木成双、民政局01、南落君、徵卿、怿之、夕影、一只安静的狗砸、你想被太阳吗、星河洛归、布润20瓶;Ning、樾躍泧18瓶;从暗恋到热恋16瓶;氤言15瓶;清漪、喵喵喵14瓶;某某某、大胖、大普罗12瓶;糯米糍11瓶;今天也在云吸喵=OωO、抹茶夏天、leier、夙夜如墨、Bay、星辰坠落我心、60899815、九月秋、夏束、平凡、清水若璇、鲸梦猫、i好v好、木鱼、狼崽肩膀上发芽啦、喵妙、Libri、墨穆沐、&亭$、。。。、媛复、鹿鸣、呱、烨芊芊、Xinger、西西是怪物、爱妮可、西西、小龙游四海、零误、是闪闪呀、koala好难过啊、莲、苟苟×10瓶;相思、陌子规9瓶;折萦8瓶;Zhao烧咸鱼zyx7瓶;灼久、五行缺钱钱6瓶;43728700、雾里、miaowuyami、一闪一闪小星星、雅治最帅、已见、阿崽超棒、otoha、Lin0、oohsehan、凡人一枚、℡﹎緈諨儛歩、aminta、小咸鱼、amanda、糖糖、Yalore、真的不想写长评、鸽吻、小怪兽、发射(?°з°)-?、菁华浮梦、Gotenzakura、海苔、梦里不知身是客、古玥伊、一切不随缘、242667015瓶;LT、35344923、一只小咸鱼、我讨厌走路,呜呜呜、想佛系55554瓶;爱吃鱼~、肆午、就叫路人甲吧、一只胖胖的猫、求快更、九只猫猫猫猫猫猫猫猫3瓶;Devil.、柘月、Cara、天晴无雨、玲珑、爱凡、丁丁丁丁、荒古、微胖的天蝎、四月与春秋、蓦然或漠然、Soft的爹、u2瓶;星宮、木夭缘、卿卿有酒、猫咪咖啡、西瓜、雪染月色、御花园狂徒、惊鸿照影、朝俞and自习、尽染、62768470、小离远、过后、一条小咸鱼、沉落沉沉、42821680、一血、小小的我、叶十七、松愿、潇潇暮雨朝云、小桌子、悠、温阳向、57881203、HJM、诗诗有雨、北冥有鱼一锅炖不下、沐暮木木、?ting、EIL、芙罗拉flower、妄想得到理想、社会我琴爷,人狠话不、玖玥、箱子、甜、瑾绣嘉年、angelchen、作者回复、cc陈承晨、<Yolo>、平平平、平菇、时光易逝、洛汐瞳、白袍屠夫、苹果、糖都给你吃、如意汪汪、:)、o(≧▽≦)o、小鱼儿的、双木夕、Moonlight、conan、生命线、ぁ、辣椒粉、祈缘、玉玉米、唔姆、初遇♀那天、呵呵、人间草木皆可爱、淡古、壹叁、奶茶好喝、梦醒雨止、风绿衣、NGC2237、天佑、蕾、沉舟侧畔、半夜叫喳喳、少年的猫、晴栀、星离、晞染云、(ー_ー)、68092576、永不放弃磕c的喵$¥、我来啦、21129937、sky、鉥栩湑歘壻、云水、HE战士永不认输、毛毛是只小狸花、70079346、给习清玫瑰、菖蒲、阿白、谁还不是个小仙女、宴宴宴、我的岩王帝君啊、远远可够远、49811201、凌醉、sophie、幽颜泉冥、BunnyCony、百慕清溪、黑加仑、未央、殇依水落、焦糖奶油、游云の狐狸君、夏目、归林、贺朝夫斯基、咕噜、马赛克、冬生沐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