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刺耳_路人甲心声泄露后被反派全家团宠了
笔趣阁 > 路人甲心声泄露后被反派全家团宠了 > 异常刺耳
字体:      护眼 关灯

异常刺耳

  第2章

  霍家老宅的设计是霍老爷子还在世设计的,仿古式建筑的门槛格外的高。

  霍宴这一跤摔得七晕八素的,趴在地上半晌没回过神。

  走在前面的苏瑞听到响动,第一时间回过头看,他先是小小地惊呼一声,然后快步朝霍宴走了过来:“宴哥,你没事吧?”

  霍宴脑袋嗡嗡作响,痛得他龇牙咧嘴,一只手撑着身子挣扎着想要起来,又被痛得卸了力。

  苏瑞赶紧上前,赶在管家之前伸出了手。

  霍宴借着他的力气,才缓缓站起身。

  刚刚摔倒的动静着实有些大,霍母也有些担心,犹豫着站起身来。

  叶乐遥伸长脖子看热闹,见到这一幕没忍住啧啧:

  【苏瑞还是挺关心二哥的啊,看来白月光也不是全冲着二哥的钱来的嘛。】

  【我之前看小说的时候,还以为他是真的彻头彻尾利用二哥呢,毕竟男人生孩子真的需要很多钱呐!】

  霍宴听到这话,表情扭曲了一瞬。

  这个叶乐遥究竟要胡说八道到什么时候?!

  想到什么,霍宴匆忙抬起头,发现苏瑞脸上没有异常才松了口气。

  看来叶乐遥的胡说八道只有他们家人能听到。

  这是个好消息,霍宴可不愿意自己的心上人听到这些糟糕的胡言乱语。

  而刚刚站起来的霍母听到这里,则心有所想,和一旁的霍璟飞快地对视一眼,计上心头。

  早在霍宴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谈起苏瑞时,霍家就差人去调查了苏瑞的全部资料。

  苏瑞和霍宴是大学同学,大学的时期霍宴就曾对苏瑞展开追求,只是当时的苏瑞已经有了心爱之人,就是刚刚叶乐遥口中“孩子的父亲”何时,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霍宴的表白。

  霍宴被拒之后萎靡了一段时间,就在霍璟的安排下进组拍戏,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和苏瑞之间也没有联系。

  直到去年苏瑞大学毕业,同样踏足娱乐圈。

  彼时霍宴已经是娱乐圈的新晋影帝,而苏瑞只是一个刚进圈的新人。

  机缘巧合下,两人进了同一个剧组,交集又才逐渐变多。

  后面两人具体发生了什么霍母不得而知,只知道这次的拍摄结束,霍宴和苏瑞的交集越来越多,但这个时间点,苏瑞还是没有和何时分手。

  直到四个月前,何时要出国深造,才向苏瑞提了分手。

  而苏瑞在和何时分手不久后,就和霍宴走在了一起。

  看资料的时候,霍母和霍爸就已经有所怀疑。

  经由刚刚叶乐遥这么一提醒——

  霍母缓缓在沙发重新坐下,看着两人紧贴在一起的亲密背影,心里冷笑,淡淡出声:“霍宴,你今天只要离开家里,之后你所有的卡都会被停掉。”

  霍宴回头看了眼霍母,眼里全是难以置信。

  叶乐遥就胡说八道了几句,霍母就信?!

  霍母平静注视着霍宴,意思是:她就信。

  霍宴气笑了。

  若不是苏瑞还在身边,他高低要跟霍母争辩两句。

  深吸了一口气,霍宴很快冷静下来,同时也明白了霍母的用意。

  他们无非就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苏瑞,离开了霍家的自己一无所有,逼苏瑞主动放弃自己。

  霍母他们认定苏瑞是为了钱故意接近自己,以为断了自己的银行卡,苏瑞就会离开他。

  可他们想错了。

  大错特错!

  霍宴抬头,丝毫没有犹豫对霍母说:“好啊,停吧。”

  说完,霍宴朝苏瑞伸手:“小瑞,我们走——”

  叶乐遥的视线就随着霍宴移动,他先是注意到苏瑞明显愣了一秒,才挽上了霍宴的手臂,在离开之前,还朝屋内看了一眼。

  就是这个转身,叶乐遥注意到了苏瑞的腹部,他惊讶:

  【哎,我才发现苏瑞肚子好像都有点显怀了?】

  霍宴:“……”

  叶乐遥想了想原著剧情,了然:

  【也对哦,怀孕正常十二周以后是会开始显怀,男人应该也一样!】

  霍宴扶着苏瑞的手臂都无意识收紧。

  苏瑞有些吃痛,小小地呼了一声,关切地看着霍宴:“宴哥,怎么了?”

  霍宴赶紧松开手:“抱歉,弄疼你了吧?”

  苏瑞痛得厉害,但面上还是一脸微笑摇头。

  【无限的包容,段位高啊!】

  叶乐遥点评。

  霍宴又吸了口凉气。

  霍璟适时开口施压:“我也会联系公司跟你解约,目前接洽的所有通告全部停止,你不仅需要赔付一大笔违约金,之后至少一年时间内,你都不会再有任何通告。”

  霍宴再也忍不住,怒气冲冲道:“你们不会以为这样逼我就能妥协?”

  霍璟冷静分析:“你目前手里的顶奢代言有两个,光是这两个代言的违约金就已经高达三千万了。”

  霍宴咬牙:“那我也赔得起!”

  顿了顿,他补充说:“并且,小瑞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肤浅!我相信小瑞会陪着我东山再起!”

  叶乐遥眨眨眼:【那二哥你干脆问问苏瑞,你赔完违约金身上只剩五万块,问问苏瑞看他愿不愿意养你?】

  霍母和霍璟同时朝叶乐遥投去赞许的目光。

  叶乐遥双目灼灼只顾吃瓜,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表情变化。

  霍宴却将两人的视线尽收眼底,他只觉得荒唐可笑,他和苏瑞的感情稳定,根本就不需要试!

  想着,霍宴像是求证似的转头看向身旁的苏瑞:“小瑞……”

  早在霍母说要停掉霍宴全部的银行卡时,苏瑞表情就微微一变。

  再听到霍璟的话,他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见霍宴看过来,苏瑞赶紧调整好脸上的表情。

  可还是迟了一秒。

  霍宴清楚地看见苏瑞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

  他晃了晃神,再定睛一看,对上了苏瑞有些担忧的眸子。

  苏瑞小声问:“宴哥,你是不舒服吗?”

  霍宴仔细打量着苏瑞,没有在他脸上看到异常。

  应该是自己看错了,霍宴在心里安慰自己,开口说:“没事,我们走吧。”

  两人转身就走。

  霍爸终于开口,火上浇油:“霍宴,你知道我们没有开玩笑。”

  霍宴牙关收紧:“我当然知道!爸你也不用激我!”

  说完,霍宴偏头看了眼身旁一脸担忧的苏瑞。

  他和苏瑞两情相悦,要不是因为那天晚上的意外,苏瑞他也不会意外怀孕……

  想着,霍宴的视线又一次落在了苏瑞的小腹上。

  这一看,霍宴就愣住了。

  怀孕两个月的肚子……

  有这么大吗?

  这个念头刚刚划过,霍宴就是一惊。

  他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怎么能被叶乐遥的胡言乱语影响!

  小瑞应该是最近胖了点!

  胖了好啊,胖了好!

  刚刚那一跤摔得有些狠了,现在霍宴走路都是慢吞吞的。

  好半晌时间,他们才走出霍宅两三米远。

  眼看着已经离开有些距离了,确定别墅里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苏瑞才小声道:“宴哥,刚刚阿姨和大哥说的话是真的吗?他们真的准备……”

  霍宴抬头看苏瑞,没在他脸上看到异常,犹豫一秒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家里人说话一向算数。”

  无论是霍爸还是霍妈,亦或者是霍璟,都是说一不二的性格,这也是为什么霍宴在知道苏瑞怀孕后一定要带他回家的原因。

  得不到家里的首肯,苏瑞和他的孩子就必定要一直生活在暗处,免不了要受好些委屈。

  霍宴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他不希望孩子生下来后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所以才会明知道会遭受全家的反对,还是毅然决然地将苏瑞带回了家。

  听到霍宴口中肯定的回答,苏瑞表情顿时一变。

  霍宴却已经移开了目光,没有察觉到他陡然变得难看的脸色,接着说:“我待会儿自己去一趟医院,你先回家,等我在医院处理好后就来接你。我爸妈做事很绝的,我的别墅肯定不能住了,你放心,我会尽快找一套好一点的房子,我们先搬过去。明天一早是不是还要去医院做产检……”

  苏瑞脚步倏地一顿。

  霍宴察觉到他停下,心里忽然咯噔一下:“小瑞,怎么了?”

  苏瑞已经迅速整理好了脸上的表情,偏头再看霍宴时,眼眶已经红了:“宴哥,明天的产检不用你陪我去,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

  霍宴表情一僵,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半晌,他才像是回过神,咧开受伤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小瑞,我是孩子父亲,产检我当然要陪你一起去……”

  苏瑞却突然放开了霍宴的手臂:“宴哥,你留在家里吧。”

  霍宴脸色倏地难看起来,朝前走了一步想去拉苏瑞的手。

  苏瑞却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客厅的沙发上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叶乐遥抱着手机刚到门口,就看到了这一幕,眼睛唰地一亮,忍不住唱了起来: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嘛!】

  【小小的动作伤害却辣么大!】

  走调的歌声瞬间霸凌了所有霍家人的耳朵。

  霍宴也听到了这扭曲的歌声,可此时他根本顾不上这些,一口气堵在他胸口不上不下的,他努力没有让自己的情绪外泄,只是不解地看着苏瑞:“为什么?我知道我家里不接受你让你受了委屈,但是小瑞你放心,我肯定……”

  “但我也不能因为孩子,就拆散你和你的家人啊!”苏瑞像是找到了理由,倏地抬起头,眼角一滴热泪就这么滑落。

  叶乐遥:【噗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不大。

  异常刺耳。

  霍宴强忍着突突直跳的青筋,认真看着苏瑞:“我不会后悔,更不会怪你,小瑞,只要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就……”

  “但是我会自责,”苏瑞哭得很伤心,眼泪簌簌地掉,“我会觉得愧疚,他们毕竟是宴哥你的家人,怎么能因为我就彻底决裂呢?并且……宴哥你今天真的跟我走了,你的代言、待播剧、还有你的团队又要怎么办?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不能不负责任!你要是真的解散团队,那么多失业的人要怎么办?”

  霍宴嘴唇张了张,又迅速合上,好半天才说:“可是……我现在不是就在负责任吗?”

  苏瑞扭过头:“这不能混为一谈!”

  叶乐遥:【好一套逻辑自洽的歪理!】

  霍宴再难维持住脸上的笑,神色落寞,心脏更像是在被针扎一样:“那……小瑞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叶乐遥看过这么多小说,最懂这个时候剧情应该怎么发展,在内心呐喊:

  【我知道!我知道!】

  【当然是留在家里,给我打钱!】

  叶乐遥的声音萦绕在耳畔,霍宴突然就有些害怕听到苏瑞的回答了。

  下一刻,就听苏瑞用委屈至极的语调说出了和叶乐遥猜测一致却更委婉的回答——

  “你留在家里吧,不要因为我和父母哥哥闹掰,这不值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也是我的,我肯定会照顾好孩子……”顿了顿,他脆弱一笑,“至于其他的,我也不奢求了,等生下宝宝,我会努力工作,会尽力给他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苏瑞说:“宴哥你是宝宝的爸爸,我相信你不会亏待了我和宝宝的。”

  叶乐遥摇头:

  【看吧!明里暗里就是要钱!】

  【还说不是因为钱和我的恋爱脑二哥在一起的!】

  苏瑞已经做了决定,转身就走,还不忘留下一句:“不要追过来!”

  霍宴伤心欲绝看着苏瑞的背影,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直到亲眼看着苏瑞健步如飞走出别墅的院子,他才深受打击地往后退了一步,身形摇摇欲坠。

  叶乐遥适时点评:

  【二哥看起来像是要碎了耶~】

  霍宴再难控制情绪,气血翻涌,一口气还堵在心口,因为转身的幅度过猛,眼前一黑,竟是就这么昏了过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