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寡人得到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大秦_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笔趣阁 > 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 第9章 寡人得到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大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寡人得到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大秦

  第9章寡人得到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大秦

  嬴政离开咸阳两天后。

  边关,武遂,中军营帐。

  “王上与盖聂一同离开了咸阳,下落不明?”

  一袭暗金盔甲的老将王齮端坐在军帐中,看着手中的消息,眼睛微眯。

  他须发斑白,神色阴厉,目光炯炯有神,眼角处还残留着一道伤疤。

  虽然年近四旬,但体魄依然健硕,暴烈的气息摄人心魄。

  三天时间,虽然吕不韦在全力封锁消息,但该收到消息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

  更遑论拥有特殊渠道的王齮。

  “踏踏……”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位身着黑甲的士兵来到营帐之外,沉声禀报:

  “启禀将军,军营之外,有长信侯信使等候,要求见将军!”

  “让他过来。”

  王齮闻言心中一动,开口道。

  “是。”

  黑甲士兵应声退下,不久后,便领着那携带嫪毐密信的门客来到营帐之中,而后独自退去。

  “嫪毐派你来,要做什么?”

  王齮大马金刀的坐在营帐之中,一双虎目直直的盯着那信使,目光如刀子一般。

  “小人文哲,奉长信侯之名,特来给将军送一封密信。”

  信使文哲强忍心中不适,对王齮拱手说道。

  而后,他从身上取出存放密信的机关匣,恭敬的放在王齮面前的桌子上。

  见状,王齮不再看他,伸手在机关匣上按了几下,打开机关,将密信取了出来。

  未看内容,径直在布帛上扫了一圈,待看到一个十分隐晦的印记,神色方缓。

  而当他看过信上的内容,目光顿时一凝。

  “三日之后,攻打咸阳,铲除吕不韦,太后赵姬临朝称制,加老夫为太尉,为吾封侯?”

  “好大的诱惑。”

  王齮嗤笑一声,体内劲力一吐,将手中的绢布震成碎片,洒落一地,而后看向信使文哲,沉声开口:

  “回去告诉嫪毐,他的请求,老夫答应了,会即刻调集所有铁骑,向咸阳进发。”

  “但除了上面这些,老夫还有一个要求:事成之后,给武安君平反。”

  “待老夫与他在咸阳汇合之时,便要看到太后的诏书,否则,休怪老夫无礼。”

  “轰……”

  说到最后,王齮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凶气,恍若一头暴怒的猛兽,欲要择人而噬。

  “是,小人明白。”

  信使文哲吓得两股打战,连忙应声。

  “回去吧。”

  见状,王齮眉头一皱,不耐烦了摆了摆手。

  “小人告退。”

  信使文哲当即松了一口气,连忙退了出去,在黑甲士兵的带领下,离开了军营。

  “武安君,能否威逼宗室为你昭雪平反,就看这一次了。”

  “待此事之后,老夫也该下去,随你继续征战了。”

  空荡的营帐中,王齮取出一坛酒,缓缓倒在地上,言语间,却是一片视死如归之意。

  大秦的实力,王齮很清楚。

  平阳重甲军虽然也是精锐,但与蒙骜的黄金火骑兵相比,就算不得什么了。

  他这十万大军,根本就不够蒙骜打的。

  而且,秦人善战却不愚忠,百姓当兵,都是为了获取军功爵位,而不是跟着他谋反。

  若真的与蒙骜对阵,届时,还不知有多人会临阵倒戈。

  可以说,此次谋反,在他看来,结果必败无疑。

  但这又如何呢?

  起码现在的时间还在他这里。

  他等了快二十年了,自己都快要老死,为的,便是这么一个机会。

  “啪……”

  “真是愚蠢,这么多年了,还改不了你那倔强偏执的性格。”

  就在这时,营帐中陡然浮现出一道人影,啪的一声敲在王齮的脑袋上。

  接着,便是一道恨铁不成钢的怒喝声。

  “何人如此大胆,来此戏弄老夫?”

  王齮顿时被气蒙了,怒目圆睁,循声望去,神色顿时呆住。

  “武安君?活的?”

  不敢置信的沙哑声自王齮口中传出,他楞楞的看着眼前的麻衣老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武安君,怎么还活着?

  这难道是幻觉?

  “怎么,你能活,老夫就不能活?”

  “就想让本君去死怎么着?”

  白起被气笑了。

  “不敢,末将万万不敢。”

  待确认眼前之人真的是武安君白起,王齮那颗死寂的心顿时活了过来。

  恍惚间,二人似乎又回到以前的岁月。

  “好了,闲话少说,老夫的事,以后会详细与你分说,现在,我问,你答。”

  “你是什么时候跟嫪毐有联系的,能让他如此信你?”

  白起摆了摆手,对王齮说道。

  “禀君上,自当年杜邮之事后,老夫便与罗网有了联系,十余年来,他们手上,已有老夫不少罪证。”

  “这或许就是老夫与他们之间信任关系稳固的关键。”

  “至于嫪毐,则是在庄襄王继位后,那时,嫪毐为罗网剑奴掩日,助吕不韦统领罗网,与老夫直接联系。”

  “后来,嫪毐傍上太后赵姬,实力大涨,背叛吕不韦,自立门户,罗网也因此分裂。”

  “此外,吕不韦应当不知道老夫与罗网的合作。”

  王齮没有犹豫,当即将自己的阴私之事道了出来。

  “如此,你现在要做的,便是戴罪立功。”

  白起沉默片刻,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王齮所为,终究是因他而起。

  但参与谋反,是要三族尽诛的不赦之罪。

  幸好,他得到王上的提示,来的还算及时,没有让这老家伙铸成大错。

  但罪已犯下,如今能做的,就是补救,以戴罪之身,立下大功赎罪。

  而今,便有一个绝佳的机会。

  只是,要苦一苦嫪毐了。

  “一切都听君上的安排,君上怎么说,末将就怎么做。”

  王齮爽快地说道,心结解开,他对大秦的怨言直接消散。

  “嗯,此事也无需麻烦,将计就计便可。”白起颔首道,

  “另外,蒙骜之孙蒙恬是否在你军中?”

  “不错,君上还知道蒙恬?”

  “这小子才能不凡,二十年之后,大秦军中,怕是要以他为首了。”

  王齮点头,疑惑的看向白起。

  白起道:“是王上跟老夫说的,此事日后再说,老夫要给蒙骜写一封信,由他亲自去送。”

  “王上?”

  “末将明白了。”

  王齮没有多问,待白起将信写好,当即出去找蒙恬了。

  “还有三天时间,来得及。”

  军帐中,白起低语一声,再次起笔,给嬴政上奏。

  ……

  一天后,郿邑,白起隐居的山村之中。

  嬴政将白起传来的信看了一遍,神色恍然。

  王齮,果然与朝中某些人有着联系。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合作的对象,竟是罗网?

  “罗网,果然不安分啊。”

  一边对大秦派系分头下注,一边还插手秦国军方。

  甚至,按照原定的命运,到日后大秦一统天下,罗网还插手了储位之争。

  这种传承了几百年的势力,经过无数年的发展,早已没了敬畏。

  或许,所谓的“隐秘”“安全”给了他们自保的信心?

  眼中闪过一抹哂然,嬴政将罗网记在心里。

  “王上,嫪毐已经决定于两日后攻打咸阳,咱们何时动身?”

  身后,盖聂拱手问道。

  “不急,让箭再飞一会儿,嫪毐率大军进发咸阳,必经郿邑,明天再出发也不迟。”

  “传令司马靳,让他密切关注咸阳城中的动静。”

  “经此一事,大秦朝堂上笼罩的迷雾,在寡人面前,就散的差不多了。”

  “寡人得到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大秦。”

  嬴政说着,手上劲力一吐,将布帛震得粉碎。

  至于嫪毐,只是一个钩子而已。

  若只是要除掉他,还用不着这么大张旗鼓。

  求推荐,求月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