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各方反应,暗流涌动的咸阳城_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笔趣阁 > 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 第7章 各方反应,暗流涌动的咸阳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各方反应,暗流涌动的咸阳城

  第7章各方反应,暗流涌动的咸阳城

  另一边,咸阳。

  嬴政和盖聂离去不久,秦王失踪的消息便暴露了。

  而后,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这个消息便摆在了咸阳城中各方势力的桌子上。

  一时间,咸阳城暗流汹涌,并以极快的速度向大秦各地扩散出去。

  ……

  相国府,议事堂,人影林立。

  “啪……”

  “全都是废物,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王宫里的侍卫都是干什么吃的?”

  “废物……”

  记录消息的竹简被狠狠地砸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上首处,则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身披一袭赘了些许金丝的白色长袍。

  花白的胡须,浅浅的皱纹,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不经意间流露出几分狠厉。

  此人,便是大秦当下的相邦,吕不韦!

  而这位在秦国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大人,此刻却如一头暴怒的狮子,眼中几欲喷出熊熊烈火。

  无他,事情大条了。

  大秦境内的局势本就复杂,各方势力相互倾轧,若非他全力压制,早就爆发内乱了。

  然而,即便如此,一年前也发生了长安君成嬌谋反之事。

  说是宗室内乱,但这其中,若没有其他势力在暗中运作,吕不韦是绝不相信的。

  就如那挑拨长安君成嬌叛乱的将军樊於期,在此事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也不知是藏起来了,还是被幕后之人杀人灭口。

  如此倒罢了,那背后之人,终究是暗地里的老鼠。

  只要大秦的国本稳固,那些人就翻不起什么大浪。

  然而,如今秦王政突然消失,国本不在,人心必然浮动。

  这足以打破大秦朝堂上这濒临崩溃的局势。

  楚系势力在朝堂上虽然步步退让,但有华阳太后的支持,仍不可小觑。

  更让吕不韦心焦的,却是太后赵姬。

  那个蠢女人,如今被嫪毐蛊惑,变得一点脑子都没有,把所有的权力都交了出去。

  雍城的三千禁卫军,还有赵姬手中执掌的罗网剑奴,以及嫪毐聚拢的千余门客……

  一念之差,竟让此人的势力壮大到如此地步。

  嫪毐本人又野心勃勃,若是得知秦王消失的消息,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

  “相国大人,事情或许还没有那么遭。”

  就在这时,大堂中,一位面容儒雅的中年男子走出来,捡起地上的竹简,朗声说道。

  此人名叫司马空,是吕不韦的绝对心腹,让吕不韦极为上心的吕氏春秋,便是他主持编撰。

  由此,便知他在吕不韦心中的地位。

  此刻,吕不韦盛怒之下,众门客幕僚皆畏之如虎,战战兢兢,也唯有他,敢在此时谏言。

  “据罗网探查的情报,与王上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位纵横一脉的传人——盖聂。”

  “此人刚刚购置了一辆马车,想来,王上应是主动离去。”

  “这么短的时间,马车肯定走不远,只要相国大人能在最快的时间找到王上,就可将影响压到最低。”

  闻言,吕不韦的神色微缓,颔首点头。

  “好,司马空,你速速去办,让罗网的人手全部铺开,全力寻找王上的踪迹。”

  “同时,以老夫的名义,给周边各个城池的镇守传令,让他们也都动起来。”

  “一旦得到王上的消息,即刻报于老夫,不得擅自行动。”

  “是。”

  司马空拱手,领命退下。

  其余门客,也都在吕不韦的挥手下相继离去。

  其中,一个身着布衣的青年男子目光微动,踌躇片刻,终究没有行动,随一众门客退了出去。

  “王上啊,你我之间,真的要走到那一步吗?”

  大堂中,待众人退下,吕不韦面露怅然,坐在横塌之上,呢喃细语。

  ……

  咸阳宫。

  当昌平君熊启收到消息,立马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二话不说,当即进宫,面见华阳太后。

  “机会?什么机会?”

  华阳宫中,满头银丝的华阳太后在庭院中散步,颇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

  “自然是彻底扳倒吕不韦的机会。”

  昌平君连忙跟上去说道,

  “自王上登基以来,秦国权柄尽操于吕不韦之手,并多番阻挠王上加冠亲政。”

  “王上今日有此举,心中对吕不韦的不满,恐怕已经积压到了极致。”

  “若是吾等能助王上覆灭吕系一脉,楚系在大秦朝堂上,或可重现宣太后时期的盛况。”

  宣太后芈八子,摄政长达四十年,在她与穰侯魏冉执政之时,楚系官员的数量几乎要媲美秦国本土。

  “嗤……盛况?”

  闻言,华阳太后却是嗤了一声,无动于衷。

  作为亲身经历过那段过往的她来说,对此事再了解不过。

  楚系势力在芈八子时期的确盛极一时,但那又如何?

  盛极而衰。

  昭襄王夺权之后,对楚系一脉的清算,至今还历历在目,令她不寒而栗。

  若非当时的秦国还需要交好楚国,她这个“华阳夫人”,也要被清算掉。

  经过此事,华阳太后对朝堂权力的倾轧便秉持谨慎态度,一切从稳妥出发,从不轻易掺和。

  而今局面,比之当年,何其相似?

  同样是王权与相权的斗争,若是牵连进去,一个不好,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你回去之后,可以着手准备,但绝不能轻举妄动。”

  “我们手中的筹码很多,晚些下注也无妨。”

  “即便此事尘埃落定,也有其他方法补救,对此,你可明白?”

  华阳太后沉声说道。

  “这……”

  “侄儿知道了。”

  昌平君神色一滞,心有不甘,但面对华阳太后,终究是无力反驳,只能拱手称是。

  他在楚系势力中虽然名望颇重,但华阳太后才是定海神针。

  没有华阳太后的首肯,楚系势力的官员不一定会听从与他。

  “还是要培植自己的力量啊,农家……”

  昌平君不再多言,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回去吧。”

  华阳太后没有多言,摆了摆手,顾自回了寝宫。

  “侄儿告退。”

  昌平君对着华阳太后的背影拱手一拜后,默然离去。

  除周一外,更新时间固定在早上六点和下午六点,萌新打滚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追读,感谢各位大佬的支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