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武安君白起,当年往事_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笔趣阁 > 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 第5章 武安君白起,当年往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武安君白起,当年往事

  第5章武安君白起,当年往事

  一日后,郿邑,一处隐秘的山村小道上。

  盖聂驾驭马车,在直道上缓缓行驶,喝呀喝呀的声音随之而起。

  转过弯,一座依山而建的凉亭出现在前方不远处。

  凉亭中,端坐着一位身着麻衣的老者,正煮着茶水,目光平静的向这边望来。

  “鬼谷一脉的小子,不用再往前了。”

  “老夫,在此等候多时了。”

  麻衣老者不急不缓的开口,锐利的眸光绕过盖聂,看向马车。

  “能让鬼谷子的徒弟当车夫,马车中的这位,想必就是昨日破境天人的同道了。”

  “不知阁下是何人啊?”

  “嗯?”

  见此一幕,盖聂眸光一凝,拉住了前行的马车。

  “盖聂,停下吧,我们,到了。”

  就在这时,和缓的声音自马车中响起,车帘掀起处,一袭白衣,身披素蓬的嬴政从中走出。

  “有劳武安君在此等候,昭襄先王曾孙,嬴政,有礼了。”

  站在马车前,嬴政对着麻衣老者拱手,以示尊敬。

  “盖聂,见过武安君前辈。”

  旁边,盖聂也从马车上下来,对着麻衣老者拱手一拜。

  凉亭中,在嬴政从马车中走出来的刹那,麻衣老者的动作就僵住了。

  而当他听到嬴政的话,眼中更是浮现出浓重的不可思议。

  “唰……”

  老者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嬴政面前,上下打量,

  “嬴政……”

  “你就是那个登基八年,年方弱冠的秦王政?”

  屹立在嬴政身旁的盖聂能清晰的感受到,老者说话时语气中的不敢置信。

  仿佛遇到了世上不可能发生的事一样。

  不过想想也是,二十岁的武道天人,这样的事情,在嬴政之前,盖聂连想都不敢想。

  秦王,当真是天纵奇才!

  “正是。”

  嬴政点头。

  “这神州,莫非是要崩了,怎的生出你这么个人来?”

  闻言,老者再怎么感觉不可思议,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秦王政,一个在弱冠之龄便破境天人的武道奇才。

  这样的人,往前倒千年,便是当年的武王姬发,太公吕尚,百家宗师,也没有这样的成就。

  “前辈谬赞,与诸位相比,寡人只是多了些许机缘罢了。”

  迎着老者感慨的目光,嬴政微笑开口,并不多言。

  老者也并未太过探究,收起心中的感慨,抬手对嬴政躬身一拜:

  “白起,见过秦王!”

  “武安君无需多礼,今日贸然前来,是寡人叨扰了。”

  嬴政连忙上前,将白起扶起来。

  “秦王言重了,请。”

  白起微微摇头,对嬴政邀请道。

  “前辈请。”

  二人说着,一同来到凉亭下,围着石桌相对而坐。

  至于盖聂,则默默的站在嬴政身后,抱剑而立。

  “秦王,请。”

  白起给嬴政倒了一杯茶水,抬手道。

  “多谢。”

  嬴政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而在嬴政喝茶的时候,白起也适时开口:

  “秦王的来意,老夫有几分猜测,不过,在这之前,敢问秦王之志?”

  闻言,嬴政的神色不变,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抬头,与白起对视,深邃的目光中悄然浮上了几分霸气。

  “寡人之志?”

  “奋六世之余烈,继历代先王遗志,率我大秦军民,东出函谷,扫灭诸国,一统天下!”

  “这个回答,武安君可满意?”

  嬴政凝视着白起的面容,沉声道。

  “自然。”

  白起点头,而后郑重起身,对着嬴政拜下:

  “白起,拜见王上!”

  “额……”

  “武安君快快请起,你这是?”

  嬴政看着突然表示投效的白起,不由得一头雾水。

  “王上可是疑惑老夫为何如此干脆?”

  白起起身坐下,对嬴政微笑道。

  “不错。”

  嬴政点头。

  “此事,还要从昭襄先王五十年说起,算起来,迄今已经过去十七年了。”

  白起顾自倒茶,轻抿一口,抬头时,眼中升起一抹回忆之色。

  “昭襄王五十年,那不正是……?”

  嬴政眸光一凝,昭襄先王五十年,便是公元前二五七年。

  “不错,就是老夫被“赐死”杜邮那年。”

  白起点头,意识却已陷入了回忆之中。

  “如王上所说,自孝公嬴渠梁开始,秦国历代先王的遗志,便是东出函谷,一统天下。”

  “昭襄先王自然也不例外,而在他四十七年,便是距离秦国东出函谷最近的一次。”

  “长平之战。”

  嬴政的眸光顿时一沉。

  “不错,正是长平之战。”

  “那一战,秦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消灭了赵国的有生力量,甚至,打到了邯郸城下。”

  “只差一步,便可灭赵。”

  “可惜,终究是功亏一篑。”

  对此,白起并未细说,但嬴政身为秦王,又有前世记忆,对当时之事自然了解。

  赵国重金贿赂范睢,使其进谗言,劝说昭襄先王接受赵国的议和之请。

  或是真的被范睢说服,或是忌惮白起功高震主,又或是其他原因,最终,昭襄王同意了。

  由此,秦国错过了灭赵的最佳时机。

  后来,醒转过来的昭襄先王在之后三年间数次攻赵,有一次同样打到了邯郸城下。

  但恢复了几分元气的赵国拼死抵抗,最终,失败。

  赵国,撑过了最为危急的关头,并将秦国视为了死敌。

  在之后的岁月,拼死阻挡秦国东出的步伐。

  一直到现在。

  一念之差,便是如此了。

  “对此,昭襄先王极度后悔,却也明白,机会已经错过了,只能另寻他法。”

  “当时,老夫威望太高,使得六国君民震怖,用尽一切方法提升国力。”

  “甚至,有开明之士,再度游走六国,试图合纵攻秦。”

  “长平之战,秦国的损失虽然不如赵国,但同样不小,若是六国来攻,对大秦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而且,以当时局势,秦国东出,覆灭诸国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

  “为此,老夫与昭襄先王谋划,制定了一个计策。”

  “一个迷惑六国君民,使其打消对秦国的警惕,沉湎享乐的计策。”

  “假死?”嬴政缓缓开口。

  “不错,假死。”白起颔首,

  “昭襄先王在外对吾故作忌惮,而老夫则不听王令,数次犯下忤逆之罪。”

  “最终,昭襄先王忍无可忍,在杜邮将老夫“赐死”。”

  “听到老夫的“死讯”,六国君民果然放松了警惕,合纵之事也胎死腹中。”

  “之后,按照计划,老夫隐于暗中,等候大秦东出函谷,扫灭六国的时机。”

  “然,世事无常,直到昭襄先王驾崩,这个时机也未曾到来。”

  “关东六国的日渐衰弱没有超出老夫与先王的预料,但秦国局势的变化却让老夫始料未及。”

  “自先王驾崩,秦国在三年之间竟连续换了三个王。”

  “及王上继位时,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稚子。”

  “大秦国运动荡,六国又有伺机反扑的迹象,老夫与先王期望的东出时机,似乎越发遥远。”

  “说实话,老夫都有些绝望了,也不知有生之年还能否见到秦国东出之日。”

  “直到昨天,老夫感应到秦国有人破境武道天人,心存侥幸,主动泄了一丝气机,引你来此。”

  说着,白起看向嬴政,眼中蕴着的,是对大秦一统天下的殷殷期望。

  无论是嬴政的修为,还是他眉宇间展露的王霸之意,都让白起心中振奋。

  只要嬴政能全力支持,白起有足够的把握,率领秦国大军,东出函谷,扫灭诸国。

  这是他对昭襄先王的报答,也同样是他自己的志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