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法家韩非,愿效心力,左丞相王绾之请_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笔趣阁 > 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 第44章 法家韩非,愿效心力,左丞相王绾之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4章 法家韩非,愿效心力,左丞相王绾之请

  第44章法家韩非,愿效心力,左丞相王绾之请

  “踏踏……”

  空旷的大殿中,一袭紫色长袍,衣冠华贵的韩非走进来。

  看着这以往作为韩王召见国家重臣的宫殿,如今却站着他国之主,韩非心中不由一叹。

  “韩非,拜见秦王。”

  深吸一口气,韩非祛除心中的杂念,对屹立在王座之前的嬴政拱手一拜。

  “免礼吧,韩非,终于见面了。”

  嬴政转过身,看着站在大殿之中,躬身下拜的韩非,轻声说道。

  “哦?秦王,也知我韩非之名?”

  韩非眼中闪过些许波动,起身,看着嬴政说道。

  “五蠹一出,韩非子之名传响天下,秦国主张以法治国,如此巨著,寡人又岂能错过?”

  嬴政看着韩非,淡淡开口。

  “法家思想,以法、术、势为要,法者,主严刑厚赏,凡奉法尊令者无或缺赏,凡犯法违令者五所逃罚。”

  “术者,即人主操纵朝堂,察言观色,声色不露而辨别忠奸,赏罚莫测而切中事实。”

  “势者,即威权,使人主集中权柄,聚大势于身,一言而为天下法。”

  “然,此三者,虽能强国,却也有其自身的局限性。”

  “重法者,国威而乏情,社会森严,法令严苛,久必自崩。”

  “重术者,一国之重,尽系于君王,君王有才,则国家兴旺,君王昏庸,则国势倾颓。”

  “重势者,社会等级差距太大,世家贵族相互勾连,断绝国人的上升渠道,国境之内,如同死水,久必灭亡。”

  “几百年来,法家之人都在寻找法术势之间的共通之处,欲扬长避短,然收效甚微。”

  “直到你的出现,集法术势于一身,成为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

  “如今,你韩非之名,在法家的声势,已不弱于商鞅和申不害等人。”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声势,或许会更加隆重。”

  “秦王谬赞,韩非羞愧,在下一介亡国之人,又何德何能,敢与商君相比?”

  闻言,韩非神情苦涩,无奈开口。

  “你在五蠹之中曾说,治强易为谋,弱乱难为计。”

  “韩国的命运,在大秦出兵的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多你一个,少你一个,都没有任何差别。”

  “你纵有通天智谋,在我秦国四十万大军面前,也没有任何作用。”

  嬴政沉声开口道。

  “是啊,人力有穷时,局势的变化,并非尽如人意。”

  韩非叹了一声,他本打算先铲除夜幕,再于韩国变法,强国富民。

  然而,归国之后,他所经历的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告诉他,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夜幕势大,韩王无视,便是他心力耗竭,也只是勉力做了几件小事,于大势而言,效果微乎其微。

  及至大秦东出,摧枯拉朽一般灭韩,彻底破灭了韩非心中的念想。

  逆势者,终是一场空啊。

  “好了,废话少说,寡人叫你来,是想问你,可愿为寡人效力?”

  嬴政摆了摆手,对韩非说道。

  “额……”

  “秦王,对在下就如此放心?”

  韩非疑惑的看向嬴政,你可是刚灭了韩国,就如此放心用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寡人从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

  “而且,韩国对你来说,只是束缚,秦国,才是你施展才能的舞台。”

  嬴政不急不缓的说道。

  “束缚……”

  闻言,韩非不知自己是怎样一种心情。

  想想韩王安的态度,他无言以对。

  “秦王,想让在下做什么?”

  沉默片刻,韩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嬴政询问。

  “变法。”嬴政没有犹豫,当即开口,

  “秦法森严,刑罚残酷,寡人很清楚,因此,亲政以来,寡人便接连废弃了如炮烙,人殉之类的刑罚。”

  “然,这终归是治标不治本,商君之法,迄今已在秦国运行了百余年。”

  “时移世易,当年的法度,已经开始落后,如今的大秦,需要制定全新的秦法。”

  “取旧法之精华,融当世之先进思想,成为适用于当下,乃至于一统之后的天下法度。”

  “此事,由你牵头,聚法家士人,集众人之智,再合适不过。”

  无论是韩非自身的能力,还是他在法家的威望,都是最适合的人选。

  “韩非,愿效心力。”

  沉思良久,韩非终是对着嬴政拱手,答应了下来。

  韩国灭亡已成定局,他在意之人,也都安然无恙,虽然心中遗憾,但韩非同样感到轻松。

  今日之后,九公子韩非便不存在了,现在的他,是法家韩非。

  如今,他只想完成自己的理想,制定一套完善的法度,推行天下。

  而能支持他做成此事的,唯有大秦。

  “如此甚好。”

  见状,嬴政满意点头。

  “你回去后,就可以着手准备了,不久之后,寡人会让你去一个地方。”

  “在那里,你或许能得到更多的感悟。”

  两个新世界,截然不同的知识体系与视野,对韩非这样的人来说,是天大的宝库。

  “是。”

  韩非拱了拱手,并未多问,退了出去。

  ……

  见过韩非之后,嬴政并未在韩国过多停留,当即召出国运黑龙,一路回到咸阳。

  而后,他命人召来昌平君与王绾。

  “韩国已灭,你二人回去后,即刻召集下属,商议治理之法,并选调合适的官员,前往韩地执政。”

  “对此,寡人有几个要求:”

  “其一:大秦官员赴韩之后,需尽力推行秦法,秉公执政,同时清理韩地的不稳定因素。”

  “其二:清查人口,丈量土地,韩地世家贵族,有敢阴奉阳违阻碍者,一律处死。”

  “其三,韩国土地,除赏赐有功将士之外,一律收归国有,分发给登记造册的韩地百姓。”

  “同时,要对韩地之人声明:这些土地不得买卖,敢违者,土地收回,全家发为奴隶。”

  “都记下了吗?”

  嬴政说完,看向昌平君和王绾。

  “回王上,已经记下了,不过,韩国那边,还未有战报传来。”

  昌平君迟疑片刻,对嬴政拱手说道。

  “明天就会有消息了,你们先行准备吧。”

  嬴政摆手说道。

  “这……是,臣等遵命。”

  昌平君和王绾对视一眼,当即拱手领命。

  “王上,臣这里还有一事,需要王上亲自决断。”

  王绾对嬴政拱手道。

  “说。”

  “是。”王绾斟酌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当即开口,

  “近日有不少官员上奏,称王上后宫空虚,阴阳失和,于国不利。”

  “便想凑着秦楚联姻之事,多选些妃嫔,一起入宫,侍奉王上,调和阴阳。”

  “不知王上之意如何?”

  闻言,昌平君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他扫了王绾一眼,心中不悦。

  什么有些官员,这根本就是朝堂上的其他派系,眼见楚系在宫中有了支撑,也不甘落后。

  对此,不仅昌平君清楚,嬴政同样心知肚明。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抬头看向了昌平君。

  “右丞相之意如何?”

  昌平君连忙拱手:“臣附议。”

  “如此,一事不烦二主,此事便交给华阳太后主持吧。”

  “待华阳宫那边的结果出来了,再送到寡人这里。”

  嬴政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过,淡声说道。

  “臣等遵命。”

  昌平君和王绾拱手领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