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盖聂的决定,华阳宫中,联姻之谈_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笔趣阁 > 寡人嬴政,大秦始皇帝! > 第19章 盖聂的决定,华阳宫中,联姻之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盖聂的决定,华阳宫中,联姻之谈

  第19章盖聂的决定,华阳宫中,联姻之谈

  傍晚,结束修炼的嬴政正在兰池宫外殿读书,忽有内侍来报,昌平君熊启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吧。”

  嬴政放下手中的五蠹,淡淡开口。

  “是。”

  内侍应声而退,不久后,一袭黑色侯服的昌平君便走了进来,对着嬴政躬身一拜。

  “臣昌平君熊启,拜见王上!”

  “免礼吧。”

  嬴政微微抬手,看向昌平君,

  “昌平君,你此来何事?”

  “回王上,微臣此来,有两件事禀报。”

  昌平君身躯前躬,神色恭敬的开口:

  “其一,经过臣与奉常和诸位博士的参研,发现五日后便是黄道吉日,可行冠礼。”

  “其二,逆贼嫪毐,死了。”

  “哦?怎么死的?”

  嬴政目光一动,看向熊启。

  “遵王上之令,臣把逆贼嫪毐交于廷尉,除斩首之外,将大秦的诸多刑罚在其身上用了一遍。”

  “最后一刑,为车裂,逆贼嫪毐,被五马分尸而死。”

  昌平君应声答道。

  “寡人知道了。”

  嬴政点了点头,没想到,嫪毐的骨头还真是硬,被他废了之后,竟还能撑过诸多刑罚。

  最后才死在了五马分尸之下。

  该说,不愧为武道大宗师吗?

  经过先天罡气的淬炼,体魄之强,已远超常人的想象。

  “至于冠礼,就按你说的做吧。”

  “通知文武百官,四日后出发,前往雍城,歇息一晚后,于蕲年宫祭祀先祖,行礼……加冠。”

  嬴政沉声说道。

  “臣,遵命。”

  昌平君眼中精光一闪,拱手领命。

  嬴政颔首:“这几天,就有劳你多费心,全力清查嫪毐一系的官员,该杀的杀,该罢黜的罢黜,无需顾忌。”

  “空出来的位子,你抽空递上来一个名单,寡人会酌情提拔。”

  昌平君心中大喜,强忍心中的激动,谦虚开口:“王上言重,这都是臣应该做的。”

  “臣,先行告退。”

  待昌平君退下,嬴政让人将盖聂喊了过来。

  “盖聂,经过今日之事,未来一段时间,朝堂上会空出不少位子,不知你可愿入朝为官?”

  “不论是高居庙堂,还是治理一方,或者从军作战,寡人皆可安排。”

  嬴政对盖聂询问道。

  盖聂于他来说,是心腹中的心腹,对于自己人,嬴政从不吝啬。

  至于盖聂的能力,嬴政也从未怀疑。

  前世记忆中,观众对盖聂卫庄这两个鬼谷传人的标签,大多为莽夫,剑客这种江湖色彩。

  但作为鬼谷传人,二人无论是学识还是能力,都可谓人杰。

  至于武力,对他们来说,更像是处理事情的手段,简便快捷。

  他们并非纯粹的剑客,至少,与叶孤城和西门吹雪比起来,不算。

  鬼谷子作为天人,又是上一代鬼谷纵横的胜利者,眼界目光远超常人。

  他自然不会在教导传人的时候只授武学,而不传鬼谷一脉的真传。

  因此,盖聂和卫庄或许算不算惊世大才,但治国理政,从军打仗的本事还是有的。

  “王上,盖某对自己的性格心知肚明,对朝堂上的风云诡谲,恐怕难以适应。”

  “从军作战,杀戮无数,也非我所愿,还是算了吧,能够跟在王上身边,已经足够。”

  “只愿在下有生之年,能看到神州一统,百姓安乐,再无战争的一天。”

  盖聂沉思良久,终是摇了摇头,婉拒了嬴政的恩赏。

  “想好了?”

  嬴政正色的问道。

  盖聂点头:“是。”

  “好吧,如此,寡人也不勉强,一切照旧吧。”

  “不过,不久之后,寡人或许另有任务需要你去做,对你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嬴政点了点头,忽的想起扎根虚无的世界树,若有所思的看向盖聂。

  世界树与他共生,心意相连,今日国运汇聚,世界树将之镇压的同时,自身也大为受益。

  在嬴政的感应中,如今,那万千枝条已经穿透了世界壁垒,在混沌中探索。

  或许,不久之后,世界树就能寻到其他世界了。

  届时,在派遣死士进入探查,保证安全之后,就需要能力不凡的人前往坐镇了。

  全新的世界,全新的视野,这对盖聂来说,也算是不小的机缘。

  或许,他突破大宗师乃至武道天人的机缘,便在其中了。

  “盖某明白。”

  盖聂拱手,嬴政没有多说,他自然也不会多问。

  “你回去吧,出去的时候,派人诏中大夫顿弱来王宫。”

  嬴政摆了摆手。

  “是。”

  ……

  另一边,昌平君熊启在离开兰池宫,准备出宫的时候,却被提前守候在路上的华阳宫宫女拦住。

  “姑母要见我?”

  “前面带路吧。”

  昌平君听着宫女的话,心中虽然疑惑,却没有拒绝,颔首点头。

  二人一路穿过诸多宫殿,来到华阳宫中,在宫女禀报后,昌平君当即走了进去。

  此刻,满头银丝,雍容华贵的华阳太后正端坐在横塌之上。

  “姑母,不知您叫侄儿过来,所为何事?”

  昌平君对着华阳太后拱手道。

  “今天的事情,本宫都知道了,你的威名,现在都已经传到华阳宫了。”

  华阳太后看着昌平君,沉声开口。

  “侄儿……”

  昌平君脸色一沉,以为华阳太后是在责怪自己自作主张,率先入局。

  不过,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天赐良机,若是错过,他和楚系在这大秦朝堂上,就真的再无出头之日了。

  武道天人寿达二百,当今王上以弱冠之龄破境天人,未来至少还有百五十年的统治时间。

  若不能在一开始就表态站位,日后想要“简在王心”,就要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本宫……或许真的老了。”

  看着昌平君坚定不移的神色,华阳太后叹了一声。

  “既然脚已经迈出去,那便再无回头之日,你要做的,就是带着楚系官员安全的走下去。”

  “日后,楚系一脉在大秦,就靠你了。”

  闻言,昌平君神色动容,忍不住看向华阳太后:

  “姑母……”

  这话的意思,是要将楚系的主导权交给他?

  “就是你想的那样。”

  华阳太后没好气的说道。

  “这……多谢姑母成全。”

  喜从天降,昌平君顿时激动起来。

  “好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需要你亲自去办,那便是……联姻。”

  华阳太后说道。

  “联姻?”

  昌平君闻言,神色一顿,思索起来。

  “秦楚联姻,本就是惯例,自惠文王时便开始了。”

  “经过今日之事,秦国朝堂风云变幻,吕不韦没落之势已定,日后的朝堂,会有你一席之地。”

  “但无论如何,在当今王上麾下,你的权势威望,都不可能比得上以前的吕不韦。”

  “因此,除了朝堂,你还需要宫内的支持。”

  “本宫已经老了,趁我还活着,促成秦楚联姻,不仅方便两国邦交,也能为你助力,一举两得。”

  华阳太后看着昌平君,语重心长的说道。

  “姑母老成持重,侄儿自然同意,回去后,我便给父王去信一封,诉说联姻之事。”

  昌平君当即表态。

  “如此就好,本宫这里也有一封信,你给楚王一起送过去吧,切记,此事不可耽搁,务必要尽快做出决定。”

  华阳太后沉声说道。

  “侄儿明白。”

  求推荐,求月票,求追读,求投资,求评论,谢谢大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