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_浮生一世
笔趣阁 > 浮生一世 >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字体:      护眼 关灯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容彻和君子涯昨晚睡在了承乾殿,两人是在一干太监宫女的惊呼声中醒来的。两人在承乾殿的大殿上睡得相安无事,及其安稳。容彻捂着头,昨夜那坛百花酒的后劲极大,容彻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转身看向身边睡得五仰八翻的君子涯,容彻更是一阵头疼。随后赶来的时悲乐见着两人这幅模样,小小的心惊了一把,想招来昨天的暗影问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却被醒来的容彻制止住。

  “把他处理下。”容彻指了指明显不情愿醒来的君子涯,示意时悲乐说道。时悲乐领命,走到君子涯身边,轻轻拍了拍他,却见站在一旁的容彻不耐烦的脸,于是下手重了些。而君子涯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丝毫不理会时悲乐的重手。时悲乐无法,只好下了死手。一时间,整个皇城内都响彻了君子涯的惨叫声。

  君子涯瞪着血红的眼恶狠狠地看着时悲乐,而周围的宫人看到这儿更是一个个捂着嘴笑。容彻满意的看了看君子涯,然后对时悲乐说道:“回宫。”

  看着那浩浩荡荡的回宫队伍,君子涯恶狠狠地再瞪了一眼,随后又躺下准备继续睡去。在一旁打理承乾殿的太监赶忙上前劝道:“公子,您的寝殿早已准备好了,这里是皇上和诸位大臣处理国事的地方,睡不得的。不如让奴才带您到寝殿里去睡,那里的床铺可比这地上软和多了”

  君子涯看着那一脸笑的谄媚的公公脸,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低头不语,继而起身向殿外走去。那公公见君子涯要走,立马跟上前去领路。君子涯扯了扯衣服,不耐烦的对那公公说道:“不用跟着我,我知道路。”说完,便随意走了个方向找地方睡觉。

  那公公一见君子涯走的方向,心说不好,急急地喊着:“公子,方向错了”话音还未落,君子涯那厮早已不见了踪影。

  君子涯的性子一向是随心而为,若非遇见大事,实在是不会用规矩来压制自己。是以,君子涯见着一个颇为符合眼缘睡觉的地儿,是绝对不会注意到那宫门上的封条的,最多也就嫌碍眼动手撕撕。

  利索的把封条扔到一边,推开宫门,一座死气沉沉的宫殿伫立在君子涯面前。如今已是深秋,院落里的一干青草早已枯黄。四处的殿门紧闭,残破的蜘蛛丝缠缠绕绕,厚厚的积尘涂满了角落。仿若一个弥留之际的,闭着嘴,深深浅浅的皱纹爬满全身的老人,不自觉得弥漫着死气。唯一鲜活着的,是院落里的青桐,还残留着一点点的绿。

  君子涯颇为满意的环顾了四周,一路走过枯草,推开殿门,找到了一个貌似是睡觉的偏殿。绕过遮挡的屏风,见那床榻还算干净,君子涯便脱了鞋躺了上去。

  等君子涯醒来时,早已是月上西楼。

  君子涯捏了捏脖子,这一觉睡得不算是安稳,半睡半醒之间,心底总有一丝不解。若是往常,丢在一旁不予理会便算过去了,但今日,君子涯越想扔开,心底不解的烦躁就越来越大,无法,君子涯最后只好醒了。

  君子涯烦闷的咂了咂嘴,起身穿鞋,抬头看那透过窗户的月光时,君子涯愣住了。

  有人

  不知何时,那紧闭的窗户被人打开。流水般的月光倾泻而下,一地的影子如轻纱飞舞。那端坐在一旁的梳妆台前,静静地坐了一个人。一身青色长裙摇曳而下,三千青丝如同绸缎一般披在身上。那人面对着镜子,不曾回头看过君子涯。也许是被这月色所染,那人的身影透着虚白。

  “你”君子涯还未细想,冒失的开口说道。

  那人听到声音顿了顿,于是缓缓回过头来

  仿若耳边有着风声细细散开,君子涯蓦的放大了瞳孔。盯着那张七分像容彻的脸,君子涯明白了。

  那人看向君子涯,苍白的脸上透着凄凉,一双眼睛如同这月色般冰冷。君子涯见那人的唇动了动,似有话要对他说。但耳边的风声还未散去,君子涯盯着那人的唇,起身向那人走去。仿若惊动了什么,君子涯还未走近,那人就如同碎镜一般,消散在这苍白的月色之中

  君子涯叹了口气,望了望天上那一轮残月,蓦地想起那人的嘴型:

  “走”

  君子涯惊坐起,睁开眼,却发现四周漆黑一片。眯了眯眼,勉强能看清房中的摆设。君子涯起身,在房中慢慢地摸索,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前,用力的推开。月光灌进房中,惹得旧处的尘埃四起。君子涯在空中拂了拂,抬头看着如梦中一般的残月,心中不自觉得闪过一丝痛楚。

  浮生一世章节列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