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好眠_浮生一世
笔趣阁 > 浮生一世 > 一夜好眠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夜好眠

  不过官兵还没出了衙门,就又有人来催债,这回还拿来了一块玉佩。京都府尹拿着玉佩细细端详,半个巴掌大小,椭圆形状,浑身剔透猩红,触手生温,似是一块暖玉,隐隐约约还看见玲珑二字镶嵌在玉里面。又一细看,似乎这玲珑二字是自然形成在玉里面,毫无雕琢合嵌的痕迹,在阳光下还能看出周围显现的龙纹。京都府尹也是喜爱玉石之人,一眼便瞧出了这是百年难遇的玉中圣品,不是寻常人家能拥有的。忙问那追债之人可还带了什么话,那人就说:“那位公子哥也没说其余的话,就交代了一句将这玉佩交给京都府尹,让宫中给小爷付账。”

  京都府尹一听,忙说不好。拿上这玉立马往宫里跑去,也不管那追债之人在背后如何喊叫。

  容彻看着手里这块玲珑玉,揣摩良久,问向旁边的时悲乐:“你不是说,这玲珑玉当日被薛谦抢去了吗”

  “当日的情况确实是这样,不过,那时天命者扔了两块玲珑玉给薛谦,一块被打碎了,一块被薛谦拿走了。”

  “那这么说,这块玲珑玉是假的”

  “据十里楼汇报,这块玉也是天命者自己拿出来的。”

  “那薛谦所拿的玲珑玉是假的”

  “臣不知”

  容彻闭上眼,倚靠在龙椅上,右手一下一下在扶手上敲着,似乎在想些什么。身旁的时悲乐也不敢打扰,在一旁静静地站着。一时间,偌大的宫殿里只有那指尖上的节奏在回响。

  “告诉那些主事,让他玩儿,不用管它,让他玩尽兴,不然他不会回来。”容彻收回放在扶手上的手,闭着眼吩咐道:“另外,将天命者的消息散布出去,越快越好,最好能让其他三国在这段时间派杀手来。下去吧。”容彻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是。”时悲乐回答了一声,连忙躬身退出。

  君子涯抱着一坛酒,步履踉跄的在这皇宫里到处乱晃。今儿下午,君子涯从卿久斋玩到了七鸣坊。虽说七鸣坊是个青楼之地,却也是整个晋都最雅的地方。里面的官女子个个都能吟诗作对,琴棋书画更是无一不精,也有人称赞她们是这九州中最富才华的一群女子,坊里独创的百花酒更是享誉九州。君子涯今日便在这雅致的环境里喝了一回享誉九州的酒,那百花酒真真是由一百种花酿成的一百种酒,君子涯每样都喝了一壶,看的楼里的一干姑娘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君子涯喝完这些,觉着还是不够,醉醺醺的朝着妈妈喊:“你们、你们这百花酒,肯定、还差了一种酒。一定、还少了要、要是有,小爷、我给你取个名字。唔就叫往生酒好了”说完,便在地上打起了滚,势有不把整个七鸣坊的地板不擦干净就不起来的气势。

  七鸣坊的妈妈平日里见这种喝完酒就撒疯的客人多了,但喝完整个百花酒还能在地上撒泼的就只见着君子涯一个。所以,妈妈心中也是有了一份敬重,于是吩咐龟保客客气气的把君子涯扔在七鸣坊后门外的角落里。

  君子涯躺了一会儿,摸了摸刚刚顺出来的一坛百花酒,嘿嘿一笑。慢腾腾的爬了起来,晃晃悠悠的朝皇城方向走去。

  飞进皇城里面,君子涯开始寻找目标。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如今正值秋季,是个赏月的好时节。君子涯此时诗兴大发,一定要在此时此刻找个看的对眼的地方去对月吟诗一番。赏月自然是要在高处,君子涯看了看周围红成一片的屋顶,立马找上了立在皇城中间的承乾殿。

  承乾殿白日里是接见朝廷重臣商议大事的地方,到了晚上,却是容彻独自处理奏折的所在。不得不说容彻是个勤奋的好皇帝,他周身的影卫更是机警的好影卫。是以,君子涯刚刚踉跄的飞到承乾殿的屋顶上,一排暗器就“唰唰”的闪过。幸得君子涯一个老驴打滚,勉强躲过了所有暗器。承乾殿的屋顶估摸着是被人踩多了,以至于十分的不结实,君子涯才在上面打了个滚,就直接从屋顶上摔了下去。四周的影卫看着承乾殿陡然出现的大洞,不自觉地流下一丝冷汗。

  “都退下。”容彻的声音从洞里传了出去,顿时,四周的夜色又恢复了宁静。

  容彻停下手中的笔,抬眼看着摔在大殿中央的君子涯:“玩够了”君子涯捂着头坐了起来,醉眼朦胧的没有理他,只是望了望自己摔下来的洞,疑惑的看着那一轮银月镶嵌在屋顶的洞中。转而嘿嘿一笑,又像大字一般躺回了大殿的地上。摸了摸护在怀中的酒,没碎,于是扬了扬手,说道:“来来来,尝尝我给你带的百花酒”说完,又豪迈的拍了拍身边的地板,一副哥儿两好的样子示意容彻坐过来。

  等了半晌,大殿里丝毫没有动静,君子涯眯了眯眼又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那块玲珑玉是真是假吗”不一会儿,君子涯就感觉容彻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站在身旁,冷眼看着自己。君子涯转过头,看着容彻那张铁青的脸,不禁咧嘴一笑,豪迈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容彻盯着君子涯那张红成柿子的脸,撩起袍子坐了下去。接过君子涯递过来的酒,利落的灌了一口。然后从怀中拿出那块玲珑玉,抛在君子涯身上,说道:“说吧,这玲珑玉是怎么回事”

  君子涯提起玲珑玉,对着月光照去,只见玉里的玲珑二字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金龙在玉里游曳。君子涯眯了眯眼,提着玲珑玉在空中荡了荡,还未等容彻反应过来,大殿之中陡然乍起红光,抬眼一看,竟是一条金龙呼啸而来,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直向二人冲来。又一眨眼,仿佛幻觉般的,消失不见。

  容彻看着君子涯手中的玉佩,一时间,竟是被刚才那股呼啸而来的气势所震撼住。

  满室的红光还未消退,君子涯收回玉佩,眼中依旧望着那盘银月,淡淡的向容彻问道:“你信天命吗”

  “信。”良久,空中才传来容彻的声音。

  “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能为我做出的任何事所解释的理由。”

  君子涯把手中的玉佩放到容彻的手中,眼中的神色渐渐清晰起来:“玲珑玉是真的,我手中的玲珑玉都是真的。”容彻看着玲珑玉的眼神顿了一下,转而看向君子涯。

  “你们都说天命,我却偏偏不信。你们认为玲珑玉只能有一块,我却偏要多给几块。我所信的,只有成事在人这四个字。什么天命,不过是个笑话罢了。薛谦是真的,你的是真的,接下来的几块,都是真的。什么玲珑玉是君王之玉,皆是天命辅佐的象征,不过是玩的一些小把戏罢了。我的出现,是这个世间的劫数,可你们却满心欢喜,倘然不知自己早已大祸临头,你说可笑不可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君子涯仿佛真的如同那样好笑一般抽风似得大笑起来。

  容彻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君子涯笑,红光已然褪去,只剩下清冷的月光洒在二人之间。天上的银月越发的冰冷,手指不自觉得捏紧酒坛,容彻一仰头,将剩下的酒悉数喝下去。

  “呵”容彻长叹一声,四散的发遮住他的脸。如水的月色撒了他一身,溅起的水花统统映在君子涯身上。

  容彻如同砂砾般粗糙低哑的说道:“你醉了。”

  笑声渐渐止住,君子涯透过月色,神色苍凉的答道:

  “是啊,我醉了”

  月凉如水,

  浮生一世章节列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