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谦_浮生一世
笔趣阁 > 浮生一世 > 薛谦
字体:      护眼 关灯

薛谦

  回到屋里,君子涯把包子放在桌上。太阳从门外撒了进来,照的屋内一片温暖,院角那颗落了叶的树正在慢慢发芽,隔壁花大娘又开始数落自己的丈夫,过不了多久,就会传来花大哥的摔门声。君子涯眯了眯眼,嗅着屋子里的一丝暖意,开始吃着蔡婆婆的肉包子。

  吃完包子,君子涯跑到水缸那儿洗了洗手,在屋子里拿了一个麻布袋揣在身上,然后开始出门。

  天已经不早了,平江镇也开始热闹起来。君子涯跑到了肉铺的案板前,老板王掌柜正在称肉。君子涯对着王掌柜笑了笑,然后利落的缩进案板下躺着,自然地拿出麻布袋盖在身上。周围买肉的人仿佛没察觉一般,照旧和王掌柜讨价还价。而王掌柜只是在君子涯躲进来往旁边挪了挪,顺带哼了一句,然后继续做生意。

  这是王掌柜和君子涯的约定,君子涯帮他治好他家娘子的病,王掌柜就允许他隔三差五的在他案板下躺着。虽然这样的要求有些奇怪,但王掌柜早年也在江湖上见过些世面,知道有些事不能问,所以就十分上道的没问君子涯为什么。于是,就在君子涯治好王掌柜他娘子的第二天,君子涯就跑到了王掌柜的案板下躺着睡觉。后来,平江镇的老百姓隔三差五的在王掌柜的案板下见着君子涯,惊呼也就慢慢变成了习以为常了。

  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若是在以往的时候,王掌柜一旦收了市,君子涯就会慢吞吞的从案板下爬出来。今天王掌柜收了市,君子涯还在那儿躺着,没有半分出来的意思。看着君子涯像是睡过去的样子,王掌柜拿着祖传杀猪刀拍了拍案腿,嘟囔了一句:“哎哎哎收摊了嘿”

  君子涯像是睡的正香,不耐烦的翻了一个身,继续睡。王掌柜看着背过去的那人,把祖传杀猪刀剁在案板上,哼了一声向屋内走去。

  到正午的时候,王掌柜出来看见君子涯还在那案板下睡着,连身都没有翻。他走过去蹲着推了推,不好声的对着君子涯喊道:“嘿嘿吃午饭了嘿”

  君子涯像是赖定这地方似得,睁眼看了王掌柜一眼,像是说梦话似得嘟囔一声:“别吵”然后又闭了眼睛。

  看着人没死在自家案板下,王掌柜也懒得管,只得愤愤骂了句:“睡不死你”就转身回屋里吃饭。

  太阳西落,小妞蹲在自家案板前看着大哥哥在地上睡觉,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半截糖葫芦,一双大眼睛好奇的在大哥哥身上看来看去,仿佛要看出一朵花来。盯了半晌,小妞觉得蹲腿麻了,想学着大哥哥躺在地上睡,于是两手一撑,啪的一声坐下,顺带把手上的糖葫芦按在地上。小妞看着地上弄脏了的糖葫芦,还剩三颗。又想起自己刚才才吃了两颗,嘴角一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王掌柜听得前堂传来小妞的哭声,急急忙忙的跑出去看。却看见小妞正坐在地上,对着地上的糖葫芦哭。王掌柜走上前去,大手一抄,就把小妞抱在了身上哄道:“不哭啊不哭~咱家小妞乖~不哭~糖葫芦啊~没事~爹明天给你买两串儿~不哭啊~”小妞在他怀里抽抽噎噎,就是止不住哭,王掌柜这个七尺的汉子不由得被这个小娃娃急红了眼。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掌柜的,你们这能帮我剁一下肉吗”

  睡的雷打不动的君子涯面色一惊,不动声色的向里面睡过去一点。

  王掌柜抬头一看,一个面色白皙书生打扮得的男子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坨肉,面带歉意的对他笑着。

  “客官,对不住啊,我家孩子”说完,王掌柜也愧疚似得对他笑着。

  怀里的小妞见着有人来,哭声小了些,把埋在王掌柜怀里的头拨出来,一边哭一边看着这个提着肉的漂亮哥哥。那人见小妞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个纸包,拿出一块麦芽糖递在小妞面前:“来,小妞乖”

  小妞渐渐止住了哭声,怯怯的看了那人一眼,而后又不好意思的靠在王掌柜怀里,扭动几下,示意王掌柜放她下来,最后风一般的朝后堂跑去。

  王掌柜一头雾水的看着跑走的小妞,转而又向男子抱歉的说道:“真对不住,小女不懂事”

  那男子客气的说道:“不碍事,令千金活泼可爱,着实讨人欢喜。”话锋一转,又说道:“能否劳烦掌柜的帮忙把这肉剁了,家中实在不方便”

  “好好好,您稍等。”王掌柜忙接过肉,为男子剁了起来。

  不消片刻,王掌柜就把那块肉剁好了,正想盛起来,却发现没有装肉的家伙。看向那男子,见那人衣着干净,周身气度似不同寻常人家,一看便是不识五谷的公子哥,想到定是个落魄的,说不定还是带着姑娘私奔出来的。王掌柜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的白牙说道:“公子想必是忘了带装肉的家伙来,我进去寻个碗来,让公子端回去,也好不让家中娘子责骂。”

  男子听到这话,笑盈盈的说道“不必,我向来是不吃肉的。”

  转瞬,王掌柜只觉眼前银光一闪,一道杀气扑面而来,震得他都忘了躲避。忽而一道黑影一闪,一只手定定的停在他鼻前。

  “怎么,你不睡了吗”见君子涯挡住自己的暗器,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笑盈盈的说道。

  君子涯此时站在王掌柜面前,正好挡在了两人之间。

  “王掌柜,起程搬往苏州吧。现在就去收拾些家当,明日一早走。”

  王掌柜愣在那里,似乎想弄明白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还是不是那个平江镇的混混君子涯。一晃神,听到君子涯这样嘱咐自己,不由的一愣:

  “啊”还没等弄明白,王掌柜只觉得脖子一疼,直接晕倒在地上。

  又一道人影从屋内闪出,扛了地上的王掌柜就向屋内飘去。

  男子看着飘进去的人影,颇有些意味的说道:“原来江湖上的红玉娘子没死啊,还在这个小镇上嫁了人生了子。”转而皱了皱眉,可惜的说道:“那样的妙人儿,为何要嫁给一个屠夫呢嫁给我做填房多好”

  “真巧,我也这样觉得。”君子涯扯了扯身上的麻袋,转手把手中的暗器扔了回去。

  “子涯,你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我吃惊啊,我还以为你和那些天命者一样,都是个断袖啊。”

  “,我和你不熟。”君子涯嫌弃的看着那副扮作吃惊的表情:“这一次,你的主子又换成谁了”

  “这一次,你一定猜不到。”信誓旦旦的说道。

  “陈国世子,陈文牧。”君子涯问道。

  “知道你还问”

  “不,我是现在知道的。”

  夕阳已经没入山脉,只留下半空的余晖。四周的影子被拉得好长,像是洪水一般吞噬着光明。而阴影里鬼一般的出现了几身飞鱼服,君子涯冷冷的看着他们。

  “你炸我”觉得有意思,感觉好久没有遇上有趣的人了,一种喜悦慢慢的从心中弥漫开来。随即笑了,笑的云淡风轻。身后的几身飞鱼服默默地向两人靠拢,而在四周的屋顶上也出现了人影。

  “,你老爹就没教过你什么是君子之道吗譬如群殴是有违君子之理的。”君子涯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身影,希望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解不要这么暴力。

  “很不巧,我爹死得早,来不及交。”

  话音刚落,以手为爪,直攻君子涯面门。君子涯急急一退,抓住刚才盖在身上的麻袋,用力一掷。冷笑一声,一把破开麻袋,等到察觉不对劲时,却以为时已晚。君子涯看着半身都被染了猪血的,暗想着这东西终于派上用场了,不枉我忍了这么久。随即摇了摇头,风凉的说道:“你们要的只是玉佩,又不是我,何必抓我呢再说了,要玉佩你们只管说就是,我又没说不给,现在好了,玉佩被你碎成这样了。,你这个三姓家奴,这一次恐怕要四姓了。”

  看着地上碎成细末的玉佩,眼里闪过一丝猩红。一股怒气喷涌而出,瞬间弥漫了全身。四周的影卫不由得一颤,纷纷闪现一丝畏惧,不由得向后一退。君子涯依旧站在原地,一张脸完全融入黑暗,看不清神情。

  “况且,玲珑玉已碎,你还信天命吗”

  心中最后一根弦,崩断

  君子涯现在很后悔王掌柜在喊他吃饭的时候他没有去,今天早上又少吃了两个包子,所以,他饿了。但他现在处于被群殴的阶段,暂时还不能脱身去找吃的填饱肚子。倘然已经发了狂,出手狠绝,招招要将君子涯置于死地。默默感受被掩盖在打斗中的肚子叫,君子涯有些欲哭无泪。

  不过,这样的状况没持续多久,因为打着打着,君子涯身上就掉出另一块玲珑玉。急忙脱身,一个低身探手就把玲珑玉抢了起来。

  “你骗我”拿着玲珑玉,双眼直盯着君子涯,恨恨的说道。

  君子涯收了架势,昂起下巴,一副强装镇定的样子辩解道:“没有你哪只眼睛看见他是真的了”

  收了玲珑玉,也不多说一句话,挥了挥手,然后转身飞去。四周的影卫接到命令,像箭一般跟去。

  君子涯看着远处不见的身影,摸了摸被揍肿了的脸,哼着小曲儿,向王掌柜家的厨房走去。

  一转身,一张老脸扑面而来,接着,君子涯便睡的不省人事。

  浮生一世章节列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