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七十七章_当我开始失去你
笔趣阁 > 当我开始失去你 >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工作群里有人发了一段60秒的长语音,朱依依把语音转换了文字后,还是没看明白。

  听筒放在耳边,按下播放键,但周围的欢呼声实在太大,她有些听不清,往球场看了眼才知道,原来,薛裴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场了。

  她看着球场上的熟悉的背影,很快又收回了视线。

  群里同事还在@她,她起身拿着手机走到场馆外,给对方回了个电话。

  虽然已经走到大门,但仍能感受到里面燥热的气氛。

  而此时,球场上的比分已经完全拉开,朱远庭上半场还在卖力地补救,现在彻底躺平,因为薛裴根本没给对手发挥的机会,同样地,也没给队友发挥的空间,三分球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朱远庭听着周围热烈的欢呼声,忽然意识到万众瞩目原来是这种感觉啊。

  真是让人上瘾。

  连队友都特意跑过来和他说:“你姐夫有点东西啊。”

  朱远庭挑眉:“那还用说。”

  “下次再喊他过来玩啊。”

  朱远庭想了想,不敢把话说得那么满:“那得看我姐在不在。”

  这段时间,薛裴来学校找过他几次,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愿意上场打球。

  虽然朱远庭还没谈过恋爱,但他也能理解薛裴的举动。

  就像是他喜欢的女孩在台下看他打球,他也跟打了鸡血似的,卯着劲表现自己,恨不得把自己会的全都亮出来。

  这样想着,朱远庭往观众席的位置看了眼,这一看,才发现她姐的座位怎么空了。

  明明刚才还在这的。

  他茫然地四处看了看,确实没瞧见朱依依的踪影。

  转头望向薛裴,果然他也正往那个空荡荡的位置看去,眼底的星光一下暗了。

  像是泄了气。

  朱远庭有些费解,其实,他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她姐连李昼都能接受,却不肯接受薛裴哥呢。

  几分钟后,朱依依终于接完电话回来,在微信上回复同事的消息。

  薛裴进球时,回头往观众席的方向看。

  只是,朱依依的注意力从不在他身上。

  她一直低着头在手机上打字。

  是在和别人聊天吗?

  和谁聊天呢?

  薛裴的心思已经不在球场上,球赛一结束,他就换好衣服下来,径直走到观众席。

  不经意地朝她手机上看了眼,心里终于安定下来。

  原来是在玩消消乐。

  薛裴嘴角弯了弯。

  幸好。

  晚饭是在朱远庭学校附近的餐厅吃的。

  原本球队里有好几个同学也说要一起来,但朱远庭怕露馅了,不敢答应。

  要是让她姐知道他乱认姐夫,不得骂死他。

  他冒不起这个风险。

  菜已经上齐,朱远庭很大方地说:“姐,你难得来我们学校一次,这次我请你呗。”

  朱依依没好气地笑笑,似乎想起了什么,问朱远庭:“你生活费够用吗?”

  昨晚,吴秀珍给她打电话,问她最近是不是给了钱朱远庭,不然怎么开学两个月了,都没问家里要过生活费。

  听到这个问题,朱远庭和薛裴交换了下眼色,他战略性地喝了口水,回答道:“够的,我最近比赛也有奖金。”

  不只是比赛有奖金,而且薛裴还给了那么大一笔钱,他都存了定期,不敢乱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有出息啊,”朱依依揉了揉朱远庭的头发,“这么厉害。”

  “那当然了。”

  朱远庭看了眼旁边的薛裴,把话题绕到他身上。

  “对了,姐,你有看到薛裴哥刚才那个跳投吗?太帅了简直!”

  “嗯,”朱依依不知道他是指哪个,随口应了声,“看到了。”

  薛裴听出了她话里的敷衍。

  “我记得你高中有段时间不是对篮球很感兴趣吗?”朱远庭想起很久远的一件事,“有次半夜偷偷跑到客厅看球赛直播,结果在沙发上睡着了,被妈骂了一通,我现在还记得可清楚了。”

  朱依依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大概是高二那年,薛裴迷上了打篮球,她为了能和他有共同话题,下课回到家都在恶补篮球知识,虽然看不懂,但还是硬看。有些球赛都是凌晨才开始直播,等家里人睡着后,她悄悄溜到客厅,打开电视机,灯也不敢开,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一边打哈欠。

  然后,给薛裴发□□消息。

  “薛裴,你喜欢哪支球队啊?我比较喜欢白色衣服的,因为长得帅哈哈。”

  “这个比赛几点结束啊,明天要上课,你不困吗?”

  “薛裴,你是睡着了吗,怎么不回我消息QAQ”

  薛裴看得很专心,回消息回得慢,好几次她都没等到他回消息,就睡着了。然后那天晚上,电视就这么开了一夜,被吴秀珍骂了一周,她才消气。

  想起这些事情,恍如隔世。

  朱依依没说话,但薛裴却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过头望向朱依依时眼眶都有些热。

  察觉到薛裴投过来的目光,朱依依更是不自在,她夹了块小炒肉,对朱远庭说:“是吗,我都忘了。那么久的事了,谁还记得。”

  吃完饭,朱远庭准备去图书馆学习,他站在校门口,朝他们挥手:“姐,你下次记得再和薛裴哥来看我!”

  朱依依没搭理他,朝他摆摆手:“快回去吧。”

  朱远庭走后,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朱依依随口问道:“你平时经常过来?”

  没想到朱依依会主动和他说话,薛裴觉得这已经是一种突破。

  他心里有些雀跃,回道:“偶尔。”

  朱依依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朱远庭上学这么久,她这是第二次来。薛裴倒是比她这个当姐姐的还要称职。

  走到分岔口,朱依依不知道该往哪走,刚才她是用导航走过来的,现在不太认得路。

  这么多年的相处,他们之间总有天然的默契,薛裴很自然地开口说道:“右边。”

  “哦,好。”

  “对了,你是不是给他生活费了?”

  薛裴迟疑着没开口,也不愿意骗她。

  从他的表情,朱依依就猜出了大概。

  “你不要惯着他。”

  “好。”薛裴点头,又补充了句,“都听你的。”

  最后这几个字听起来有某种暧昧的意味,朱依依从这之后,再也没说话。

  快走到路边,薛裴终于鼓起勇气问她:“你待会有时间吗?”

  她还没回答,马路对面走过来一群学生,从他们中间走过,吵吵闹闹的,他的声音就这么被掩盖了。

  其中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笑着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嗨。”

  朱依依从来没见过这个人,有些疑惑,旁边的薛裴给她介绍:“是阿庭的舍友。”

  点头打了声招呼,他们没有停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多久,继续往前走。

  身后听见黄发男生的朋友疑惑地问道:“刚才那两个是?”

  黄发男很自然地回道:“朱远庭的姐姐和姐夫啊。”

  薛裴倒吸了一口气,注意着朱依依脸上的表情。

  果然,旁边的朱依依停住了脚步,眉头皱了皱。

  薛裴连忙解释:“他可能误会了。”

  朱依依:“哦。”

  走到公交站时,恰巧有辆车到站,朱依依正要上车,薛裴忽然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臂。

  “你今晚有时间吗?”薛裴的眼神很真诚,“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一个半小时后,他们来到北城的郊区。

  站在庭院里,望着面前这栋像童话一样的乡村小屋,朱依依的眼眶霎时红了。

  门口红色的邮筒挂着一块木牌写着“主人今日不在家”,她伸手摸了摸邮筒的表面,因为被太阳晒了一天,还有些滚烫。

  她也终于意识到,这不是梦。

  这是很多年前,她在模拟游戏里建造的属于她和薛裴的家。薛裴竟然将它建了出来。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受到的冲击和震撼,或许还有感动。

  她木讷地站在原地。

  薛裴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想进去看看吗?”

  他走在前面,推开了门。

  浅色的沙发,水绿色的桌布,木质的餐桌,墙上还挂着手动翻页的日历,这里的一切她再熟悉不过。

  她站在这,就像闯入了多年前编织的一段梦境。

  “你怎么——”

  说到一半,她又没办法再继续说下去。

  “我就是游戏里那位X先生,对吗?”

  空气在此刻凝结。

  有些记忆是在顷刻间被唤醒的。

  她说:“对。”

  听到她的亲口证实,薛裴忽然有些哽咽。

  他想起她游戏里对X先生的文字描述——

  “X先生是一个很顾家的男人,也是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虽然他工作很忙,但都会在晚上九点前到家。我们都是普通的职员,生活过得很紧凑,但每天都很幸福。在结婚的第三年,我们终于有能力买了一台小汽车,他每天都会绕很远的路送我去上班……他身上有很多很多优点,但有一点不好的是他不喜欢我养宠物。”

  这是她想象中和他在一起的生活,过着简单却幸福的日子。

  朱依依看着墙上那本泛黄的日历,视线逐渐模糊,“其实我20岁那年的生日愿望,就是嫁给你,能和你拥有一个家。”

  她平淡的语气,在薛裴心里掀起巨浪。

  他有很多话想说,最后说出口的却只有对不起。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朱依依笑得坦然,“20岁的朱依依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的我已经不会这么想了。”

  薛裴心里酸涩,带她走进了书房。

  书房里,桌面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她复读那年,写给他的全部信件。

  这么多年,他仍旧保存得很好,他甚至记得每一封信的内容和日期。

  “还记得你写给我的这些信吗?”薛裴笑着说,“我们以前还说过,等到很多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回头看。”

  薛裴正要打开第一封信,忽然听见朱依依说:“哦,我已经全都烧掉了。”

  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握着纸张的手泛白,薛裴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烧掉了?”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对。”

  十月的天,薛裴却像是站在寒天雪地里,连声音都没有了温度。

  “为什么?”

  说出这三个字,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因为觉得,没有意义了。”

  “没有意义……”薛裴嘴唇翕动,重复着她的话,笑得悲怆,“所以我们的过去,全都不值一提了?”

  “不是,只是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朱依依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谢谢你做的这一切,也谢谢你圆了我曾经的梦,但是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曾经她主动向他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步,但他没有迈出最后一步,而现在他也向她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步,但她已经不愿意再回头了。

  薛裴忽然明白,原来最残忍的是,他还留在过去,但她已经决定往前走了。

  但他准备好的话还没说完,他心里还保留着最后的希望。

  “你上次说的话,我很认真地想过,我们可以不结婚,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我会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会让他在幸福的环境里长大……”

  朱依依打断了他的话:“薛裴,其实你了解我的,你知道我只要决定了一件事,就永远都不会回头。”

  沉默的这几秒,像是在等待她的宣判。

  直到他听见她说:“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