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字笄(2)_金枝与恶狼
笔趣阁 > 金枝与恶狼 > 第9章 字笄(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字笄(2)

  梁铮没旋身,只问:“怎么?”

  他双腿修长劲直,束于窄裤之中仍能大开大合,因而步伐较快。

  李含章要想追上他,几乎得跟在他身后小跑。

  走这样快,累死人了。

  坏家伙,也不知道等等她。

  李含章不满,拔高音量唤他:“驸马!”

  梁铮脚步一顿,终于回过头来。

  他眼前的人儿裹在折枝花红袄裙里,身躯娇小玲珑,正半仰着一张玉琢似的脸,雪颊微红,青黛颦蹙,神情娇矜又委屈。

  她面有愠色,可愠色不浓。

  像挠人的猫儿。

  梁铮莫名躁起来,低低地啧了一声。

  他扭回头,接着走:“有话就说,我很忙。”

  这次放慢步伐,令她能轻松跟上。

  李含章跑到梁铮身侧,与他并肩而行。

  “你到北堂去。”她下意识命令道,“本宫教你写字。”

  她原先打算为梁铮请个教书先生,可转念一想,又觉梁铮恶名在外,多半没人敢到他跟前指教,索性就由自己顶上。

  哼哼,还可以借着教写字的由头责罚他。

  简直是聪明绝顶的一石二鸟计划。

  李含章越想心情越好,先前的烦闷一扫而空。

  二人穿过西偏空地,来到了西南角的马厩之前。

  马厩干净整洁,显然被人精心打理过。若不是李含章听见马匹的鼻息,甚至都没发现不远处站着一匹通体苍白、杂有黑毛的骏马。

  梁铮拾起地上的辔头,不以为然:“就为这事?”

  李含章正沾沾自喜,经此一问,仿佛突然被人打了一闷棍。

  什么叫就为这事?

  这事与她的字笄礼有关,多重要啊!

  她有些懵:“不、不然呢?”

  梁铮没回话,为青骓套上辔头,将它牵出马厩,向将军府外走去。

  见他不理人,李含章顿时心生不满。

  “你去哪儿?”她踩着梁铮的影子走,“本宫叫你到北堂学写字去。”

  梁铮头也不回:“不去,不学,我有事。”

  李含章忿忿地追着:“你不识好歹!”

  她可是玉清长公主,在习艺馆的课业成绩可甩开第二名的太华一大截呢。

  肯屈尊纡贵教梁铮这个大笨蛋,明明就是他的荣幸。

  梁铮瞟了她一眼:“我就不识好歹。”

  他搞不明白,李含章好好的,怎么突然让他学写字。

  很显然,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

  况且,他真有事要做,不是故意敷衍她。

  这匹青骓随他征战多年,野惯了,死活不肯在马厩里吃草。再不拉着它到城南的草场去溜溜,八成真要饿死在马槽里。

  李含章不知内情,不依不饶地跟在后头。

  二人一马走出将军府,进入人声熙攘的街坊之内。

  才出府,左邻右舍好奇的目光就悄咪咪地投了过来。

  这还是玉清长公主与镇北将军大婚后,第一次共同出现在将军府外呢!

  “等等!”李含章跟着梁铮,娇声道,“本宫不准你去!”

  围观众人竖起耳朵:什么什么,不准去哪儿?

  都说镇北将军在塞北狎戏户奴,难不成,他要去花楼?!

  渣男!

  梁铮不打算理会李含章,只想着一会儿她跟不上了,自己就会回府。

  他脚步一顿,稳住手中缰绳,眼看就要翻身上马。

  李含章见状,连忙伸手去抓梁铮,也不管抓着的是哪一块布。

  梁铮臀间的布料顿时收窄。

  他额角猛地一跳。

  妈的。李含章在抓哪儿啊?!

  “……松手。”这话几是从他牙根里挤出来。

  李含章低头一看。

  瓷白的小脸烧成熟透的螃蟹。

  她、她真不是故意的!

  谁会没事去抓这个部位的布料啊!

  掌心里的绵布似有生命,一跳一跳地发着烫。

  可她死活不肯撒手。

  那一撒,梁铮不就骑马跑了吗?

  李含章埋着头,小声:“不要。”

  瞧见此情此景,围观众人顿悟了。

  绝对是梁铮要去花楼,李含章才当街扯裤子羞辱他!

  渣男!活该!

  梁铮还不知道自己背上了渣男的骂名。

  他面如猪肝,浑身僵硬。

  李含章就是天降的克星,专程来克他的。

  再跟她多待几日,他没死在边塞,估计也得死在将军府。

  梁铮咬牙切齿:“不松是吧?”

  李含章面红耳赤:“你不走我就松!”

  二人僵持不下,吸引来的视线也越来越多。

  甚至还有百姓专程开窗观看。

  梁铮清楚得很,不出三日,全北府军都会知道。

  知道他被玉清长公主,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扯了屁帘。

  不可不谓军威尽失。

  梁铮如芒在背,竟然气得想笑。

  他将心一横:“好啊,那你待会儿可得抓牢点。”

  什、什么?梁铮这话什么意思?

  李含章微怔,下意识抬起头,紧攥着布料的手指也不由松懈。

  刹那之间,她看见梁铮朝她转过身。

  宽厚的大掌握上柳腰,稍一使力,身躯顿时腾空而起。

  “呀!”李含章惊叫。

  她被梁铮侧身抛上了马——说抛还不大贴切,因她落得十分稳当。

  更像是抱才对,尽管那并不是梁铮的本意。

  李含章很轻,轻得梁铮眉头一皱。

  她就像根毫无重量的羽毛。

  此前李含章出行,要么乘坐轿辇,要么靠在马车之中。

  这还是她第一次坐在马背上。

  视野很高,比她平时高上不少。

  能看到很远的道路,一览无余地在前方展开。

  李含章惊慌失措,两只小手无处安放,只好揪住马鞍翘起的一角。

  可她还没挣扎,温热的胸膛就靠近了她的后背。

  梁铮上马,牵紧缰绳,将她环于两臂。

  但并未碰到她的身体。

  “坐稳了,怕就扶着。”

  低沉的声音烫着李含章的耳廓。

  “非要缠着我,那就到地方再说。”

  言罢,梁铮一夹马腹,向着城南绝尘而去。

  只留下围观众人,呆滞地看二人的背影越变越小,直至消失。

  有人抹了把汗:镇北将军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竟敢带长公主一起去花楼。

  西北回来的人,都玩得这么野吗?

  -

  街景在眼前穿行。

  李含章的神情仍有些茫然,双眸水雾氤氲、几分楚楚。

  她已经不害怕了。

  可一只小兔突然住进她心里,在她胸膛内怦怦乱跳。

  好奇怪,一下下的,并不令人讨厌。

  梁铮与李含章在上京城内打马而过。

  呼啸的风送来了千家万户生活时的气息。

  饭菜的香气,果脯的清甜,还有,梁铮身上的气味。

  李含章从前以为,梁铮是个从军的武夫,一定不大好闻。

  但她不曾自梁铮身上闻到过汗味,相反,唯有浅淡的皂荚气息,干净又清爽。

  她是侧坐,梁铮就在她的身后。

  一偏头,她就能看到微滚的喉结与流畅的下颌线。

  梁铮没有觉察到她的注视,直视前方,一言不发地专心御马。

  大抵是他太过心无旁骛,李含章忽然觉得心虚,飞快地别开了目光。

  面前的景致越发开阔,二人一路策马,终于逐渐接近目的地。

  觉察到青骓放慢了速度,李含章抬头看去。

  只见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地向南延伸,被高高的木栅栏围着,只留出可供人与马进出的大门。大门上方还挂有牌匾,上书绿营牧场四字。

  李含章知道,绿营牧场是供上京权贵喂马的草场。

  种在这里的牧草都自边塞移植而来,譬如荩草与紫花苜蓿,四季常青,丰沃翠美。

  李含章之前从未来过这里,也不愿意来——像这种有马匹跑动吃食的地方,一定脏得不得了。

  她心下懊悔:早知梁铮要来这里,就不缠着他了。

  可来都来了,自然骑虎难下。此处离将军府好远,她总不能走路回去。

  青骓载着二人,缓缓踱到草场大门前。

  一名身着锁子甲的青年男子正靠在门边打盹儿,口中衔着的草梗摇摇欲坠,散漫又懒怠,丝毫没发觉二人的接近。

  梁铮沉声呵斥:“董二。”

  董二顿时一个哆嗦。

  他是梁铮从前的副将,西北出身,前几年在打仗时瘸了一条腿,被调来做绿营马场的监牧——特清闲,闲到他敢偷懒打瞌睡。

  李含章被梁铮口吻中的威严吓了一跳。

  她抬头望去,见梁铮眉宇成峰、神情阴鸷,与平日待她的模样全然不同。

  董二愣愣地挠了挠头,看见马上的梁铮,顿时清醒过来。

  “将、将军!”他连忙抱拳屈膝,局促不安地吞了吞口水,“属下自领军棍。”

  梁铮沉默片刻,才道:“罢了。”

  他顿了顿,又补充:“别叫旁人看见。”

  董二是他的旧部,如今已不归他管。

  更不必说对方还落了腿疾。

  董二如获大赦,咧嘴笑道:“哪儿能给您丢人!”

  他目光流转,认出李含章,又礼道:“绿营监牧董二,见过玉清长公主。”

  李含章颔首,轻慢地嗯了一声。

  梁铮率先下马,长臂一卷,就要将李含章送回地面。

  可还没碰着她,就听她急急地阻止道:“慢着!”

  李含章偏首,往地上瞧了瞧,黛眉顿时娇娇气气地颦到一起。

  她粉唇微撅:“本宫不要下去,脏死了。”

  董二一愣:这挺干净的呀,都没下过雨,没泥没水的。

  “我要带青骓去吃草。”梁铮皱眉,“你吃饭的时候,有人骑你脖子上,你累不累?”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比方和逻辑。

  任是董二知道自家将军没啥文化,也差点笑出声来。

  可这话被李含章听了去,却非常有效果。

  她本就单纯,经此一言,立刻想象出青骓马累得倒在地上的模样。

  好罪过,好愧疚,怎么能干这种事。

  她难道是这样的人吗?

  李含章缩了缩目光,又不肯推翻自己先前的话。

  要不,让梁铮一路抱着她走?

  不,不好,万一牧场里臭气熏天可怎么办。

  那不然,就不准他去喂马了?

  还是算了,别当真把这青骓马给饿死了。

  李含章纠结了半天,白颊都泛起樱桃红,终于想出个勉为其难的法子。

  “那你带它去,本宫在这里等你。”

  她说着,莹白的手指头往梁铮的方向一戳。

  “但本宫不想踩在地上。驸马,你把外袍留下,让本宫踏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