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5)_金枝与恶狼
笔趣阁 > 金枝与恶狼 > 冬至(5)
字体:      护眼 关灯

冬至(5)

  唇瓣只停留了一刹。

  温软很快撤离,如梦初醒的惊慌夹杂其中。

  李含章没有睁眼。

  她忐忑不安,埋首而立,五指紧蜷。

  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小心翼翼地等待着身前人的反应。

  梁铮会如何想她呢?

  他怎样看待她情不自禁的举动?

  李含章不知道。

  她也从不曾这样做过。

  以往的多数时间里,她对梁铮的过往避而不谈,只暗自垂泪、小心掩藏。可方才,他的疤痕一览无余,在烛光里狰狞地蜿蜒,令她的真心如置烈火。

  于是,她触碰、抚摸、追问、轻吻。

  所有的举止都遵循本心。

  她不想让他痛,只想分走他的痛。

  这一切是被允许的吗?

  梁铮说,要多信他一些、多信她自己一些。

  那……她方才的行为,算越界吗?

  李含章不敢问。

  她静默地等待,连纤长的睫扇也轻轻颤抖。

  可梁铮没有开口。

  唯有衣物摩挲的窸窣之声自面前传来。

  下一刻,温热的大掌捧起面颊。

  双唇相叩,鼻尖厮磨,吐露的气息被温柔地侵食。

  是梁铮在俯身吻她。

  她跌入他的怀中——比烧红的铁更烫,比稳健的山更硬。

  梁铮的吻深沉又绵长。

  几要吹散她这株娇小的飞蓬。

  她脑袋发晕,双臂无力,像只单薄的蝶,在骤风里摇摇欲坠。

  琉璃桃花簪愈发歪斜。

  在簪落的前一刹,梁铮松唇,扶稳了李含章的发髻。

  他的双臂向下沉去。

  搂住了她不堪一握的腰肢。

  李含章尚未回过神来。

  她迷茫地怔愣,十指还揪着梁铮的衣襟。

  鲜活的空气缓缓涌入肺脏。

  走失的神智被唤回,还没匀出思绪,先莫名生出一股臊赧的娇怨。

  他待她太凶、太坏了。

  吻她时,好像不愿让她呼吸。

  抱她时,又好像恨不能让她长在他怀里。

  读出李含章的委屈,梁铮的双眸沁出一抹笑。

  他已经很克制了——若不是稍后还有宫宴,他不会如此轻易地放过她。

  梁铮低首,亲昵地蹭过小妻子的云鬓,一面温柔地哄她:

  “卿卿的心肠太软,比身子更软。”

  “可卿卿才点了妆,总不能先哭成小花猫。”

  李含章偏过头,不接梁铮的话。

  她连看也不肯看他,袒露的半截颈却比牡丹花更娇红。

  好半天,细软的声音才自唇边挤出——

  “流氓。”净同她说荤话。

  知道她才点妆,还将她口脂吃掉一半。

  不过,骂归骂,小孔雀的桃花眸依然烁光熠熠。

  她很高兴。

  因为梁铮吻了她。

  他是如此炽热、如此汹涌地回应着她的触碰。

  她并没有带给他痛苦,而是令他心跳、令他鲜活、令他情动。

  这感觉……很不错。

  她喜欢这样的梁铮,想一直被他爱着。

  赤忱地、悍烈地、滚烫地,将天地都焚为灰烬。

  哪怕再凶一点,也没关系。

  但、但只能……只能再凶一点点!

  要是凶得太多,她的漂亮羽毛就要被他烤化了。

  “咚咚咚。”

  敲门声突兀传来。

  元青在屋外催促道:“长公主、驸马,时辰快要到啦!”

  李含章闻言,抬眸望向身前人。

  梁铮仍紧紧地锁视着她,锢在她腰间的手臂全然没有松懈的趋势。

  小孔雀又红了脸,娇恼地拍他一下。

  “坏蛋,快点更衣!”

  -

  易过朝服后,二人就坐上了入宫的马车。

  冬至家宴的地点在千秋殿,位于宫城之内,路途冗长,需过两道宫门,再乘步辇。

  李含章斜倚车边,单手掀帘,向车外投去一眼。

  三五辆马车并驾齐驱。

  应当都是今夜列席的皇亲国戚。

  她不作声,冷着神色,收回了抬帘的手。

  梁铮发觉李含章烦闷,不曾多言,只轻轻揽她,容她依靠肩头。

  穿过太极门后,马车停轮。

  七八名宫人前来接应,将二人迎上步辇。

  燕宫肃穆,永巷静寂无声。

  李含章本也无心与人攀谈,索性单手支颐、阖眸小憩。

  她虽然离宫已久,但记忆仍在,按经验估摸着、快到千秋殿了,方才睁开双眼。

  千秋殿是燕宫的露天宴殿,金碧辉煌,灯火常明。

  此刻戌时将近,李含章遥遥一望,发现殿前的石阶下已列有两道长龙,聚集的人群皆是纡青拖紫、显贵十足,其中不乏有许多张熟悉的面孔。

  譬如太华李妙祎,譬如柔嘉李善容,譬如常山侯薛骁。

  她不喜欢的那些人,倒在此刻齐活儿了。

  李含章冷笑一声,神情愈发紧绷、满是矜傲。

  梁铮偏头,看了她一眼。

  也不知他想到些什么,微微皱起眉峰。

  见二人抵达人群末端、走下步辇,石阶下的宦官开了声:

  “玉清长公主殿下及镇北将军尊驾至——”

  听见李含章的封号,排成两列的人群不约而同地回了头。

  无数道视线打在李含章与梁铮身上,目光满含揣测、窥探与凉薄,窃窃私语更如晨曦时的潮水,低低地向着二人冲刷而来:

  “瞧,他俩倒当真是天生一对。”

  “以色事他人……啧啧。”

  “今日怎生没有鸡飞狗跳?”

  “日子天天算,也没见有什么变故。”

  讥讽的声音无不压得极轻,反倒被二人一字不落地听去。

  梁铮不露声色。

  李含章站在梁铮身前。

  容神冷傲,背脊笔挺,下颌高昂。

  她习惯了。

  没什么好怕的。

  从前未与梁铮成婚时,她也是这样过来的。

  只不过那时候,旁人于她的非议,不会往姻缘上说罢了。

  熬过今晚。

  只要熬过今晚,就结束了。

  李含章没有开口,也并未舍予人群一眼。

  她计算着自己的排行,迎着众人的目光,引着梁铮、向从前的位序走去。

  “玉清殿下,还请留步!”

  负责指引的女官唤住了她,向着某处轻轻摆手。

  “您与梁将军的位置不在那里、而在此处,请二位入列。”

  李含章闻言,黛眉微颦。

  家宴入席时的队列,是以尊卑为序。按照燕宫曾经的规矩,如她这等长公主,皆是按照排行来站列——她并没有走错,为何突然换了地方站?

  她按下不解,向女官所指之处望去。

  竟与李妙祎四目相对。

  一时之间,李含章与李妙祎二人都愣住了。

  “凭什么?!”

  很快,惊恼的尖声凭空炸响。

  “她玉清何德何能,竟然站在本宫前头?!”李妙祎重重拂袖、拔高声音,“你这大胆宫婢,岂能在此妖言惑众,扰乱我燕宫礼制、百年威仪?”

  女官不疾不徐,福身礼道:“梁将军平定犬戎、立下汗马之功,陛下感念,特此旨意。”

  此话一出,方才的嘈杂顿时安静。

  连气急败坏的李妙祎也目瞪口呆、陷入沉默。

  李含章愕然,下意识望向身后的梁铮。

  陛下的旨意?

  这是李珩的安排?

  梁铮他确实战功赫赫。

  但、但李珩……这么有良心吗?

  梁铮与李含章对上目光,嘴角微翘,难得带上些幸灾乐祸的笑意。

  他极少参与宫宴,既不知入席队列的讲究,也没料到李珩会有如此安排——但只要能让李妙祎不痛快、让李含章扬眉吐气,对他来说就是好事。

  李含章怔怔地眨了眨眼。

  怎么好像……突然就沾了梁铮的光?

  梁铮见她木讷,眉峰上挑,不着痕迹地拍了拍她的后腰。

  他低笑道:“你男人拿命挣的,不要白不要。”

  李含章的面庞倏然一红。

  坏家伙,非要格外强调是她男人!

  她扭回脸,对着人群,藏起那点只在梁铮面前显露的娇矜。

  很快,她领梁铮前行,与他并肩而立,站在了李妙祎与董明的面前。

  背后的注视可称怒火中烧。

  恨不得将她的身躯灼出一个大洞。

  李含章置若罔闻。

  她忽然感到莫名的轻松。

  这是自她参与冬至家宴以来,头一回如此感觉。

  -

  众人等候不久,入列的礼钟就被敲响了。

  伴着韶乐,御殿升座,身着龙袍的李珩与众后妃随礼官进殿,入席金龙宴桌。

  眼看队列将行,李含章愈加局促。

  她虽已参与过多次冬至家宴,却从不曾在家宴中站得如此前列。

  于梁铮而言,这并非浪得虚名。

  可于她而言,却是平白无故、受此殊荣。

  越想越紧张。

  紧张到想牵梁铮的手。

  梁铮常在边塞,应当很少参与宫宴。

  也不知他此刻是什么心情。

  趁着没动身,李含章掀眸,悄悄向身旁人递去一眼。

  梁铮个头高颀,身骨笔挺,立于男宾之中。

  双目泰然闭合——像在闭眼打盹。

  李含章:……

  梁铮,可真有你的。

  她还没来得及对他作出什么举动,就先听殿前礼官宣道:

  “戌时至,可入席——”

  队列很快行走起来。

  梁铮睁目,正巧与尚未转眸的李含章对上。

  他好像早知她在觑他。

  甚至慵懒自如地笑看她一眼。

  李含章又羞又恼,飞快地收回视线。

  在礼官指引下,列席贵胄鱼贯而入,行至殿中央,便按照列序,走向各自宴桌——李含章和梁铮属东三桌,与李妙祎所在的东四桌互为邻里。

  身前之人层层分离、层层剥开。

  李含章目光游移,于一众宴桌中找到东三桌所在,轻挽裙面,正要走去。

  “小贱人。”

  恶毒的冷斥猝然抛来。

  李含章提步之间,忽觉足下一痛。

  冰凉的冬风打过锦袜。

  她踉跄,没能稳住身形,被梁铮横臂一扶,栽倒在他的身上。

  移动的队列顿时停滞。

  李含章埋着头。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

  除了她,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于千秋殿的中央。

  一只云头履躺在地上。

  后跟扁皱,似是被人刻意踩下。

  无人开口。

  全场鸦雀无声。

  唯独殿下韶乐不停,喧嚣又讽刺。

  梁铮的面色逐渐阴沉,寒凉的目直往李妙祎身上投去。

  李妙祎的笑意明艳十足。

  纵使与梁铮对视,也浑然不惧。

  这是冬至家宴,出丑的人是李含章,又不是她,梁铮又能做什么呢?

  梁铮确实没做什么。

  他低下视线、望向李含章,眸光宽和,好似覆上一汪沉水。

  “站得稳吗?”他低声。

  李含章并没有抬头。

  她身躯僵硬,肩膀窄而柔瘦,微微颤栗着。

  单薄得好像风一吹、就会飘走。

  梁铮不再追问。

  迎着众人的目光,他搀住李含章,又弯身而下,单膝跪地。

  “扶我的肩。”

  话音刚落,他长臂一勾。

  李含章的绣鞋被轻松地取了回来。

  梁铮将小巧的鞋履拿在手中,细心地展平所有的皱褶,又将手背贴往地面,穿过绵布的缝隙,将鞋送入李含章裙下。

  他稳稳地扶着她的腰。

  不叫任何人看见她的足与袜。

  “别怕。”

  梁铮声音平静,压着怒火,却格外有力。

  “来,穿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