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2)_金枝与恶狼
笔趣阁 > 金枝与恶狼 > 冬至(2)
字体:      护眼 关灯

冬至(2)

  错愕只在刹那。

  李含章很快冷下神色。

  她走入将军府,穿行于辉火之下,在李珩面前不远处站定。

  单薄的背脊傲然直立。

  她没有行礼,也并未开口。

  李珩的目光悠哉哉地游走,扫过李含章周身。

  他打破沉默:“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倔。”

  口吻颇为轻松,如述家常。

  李含章不接他话,只问:“元宁夫人与元青呢?”

  她方才入府时不见元氏祖孙,唯独李珩立于中庭。

  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又使了什么坏。

  “就在屋里。”李珩向东堂的方向抬了抬颌,“用膳呢。”

  他料中李含章的推测,摇头叹道:“朕不过宫中无事,来看望你与梁铮。你却与朕剑拔弩张,非要将朕想得这么坏?”

  李含章黛眉微颦:“你难道是什么好人吗?”

  她记得一清二楚——正是李珩,将她盲婚哑嫁地赐婚给梁铮,拆了她的长公主府,撤走她的婢女随侍,还让梁铮来写她的小字……

  “你自己做过何事,该不会都忘了吧?”

  得她如此诘问,李珩不语,认真地忖了片刻。

  再开口时,他眼里含笑:“朕将如此良配赐婚予你,还称不上是好人吗?”

  李含章闻言,藏于袖内的双手骤然紧攥。

  梁铮确实是良配。

  可这一切又与李珩何干?

  若梁铮并非良人、而是与传闻一致,她如今的处境又会如何?

  “别说笑了。”

  李含章仰眸逼视李珩,眸中灯影如焰。

  她站在中庭的梅树之间,微扬的裙袂也染上火红。

  “借这一桩婚,你李珩打的什么算盘,心中不清楚?”

  “你既为九五之尊,还与你那没出息的胞妹一样、敢做不敢当吗?”

  听李含章说起太华,李珩笑弧更深,似乎对她的反应早有预料。

  他正要应答,却见面前女子大袖一拂。

  李含章昂首直腰,旁若无人,自李珩身侧径直走过。

  “哗——”

  推门声随之而来。

  “本宫乏了。”

  矜傲逼人的话语抛诸庭院。

  “你自己杵着吧。”

  声音落下,李含章头也不回,干脆地关上了北堂的大门。

  -

  门扉闭合,劲风猛然卷动。

  可传到李珩足边时,只余浅浅微波。

  李珩低下头,视线扫过被掀起的袍角,眉峰淡淡一耸,神情喜怒难辨。

  他的目光徐徐上挪几寸。

  男子稽首的身影渐渐映入眼帘。

  “陛下恕罪。”梁铮低声,“要罚,罚臣便是。”

  李珩负手而立,俯视着面前的梁铮。

  方才他与李含章僵持时,梁铮就站在不远处,未露声色,只合上府门、静观其变,及李含章进入北堂,才提步上前。

  此刻,梁铮与他一人跪、一人立。

  垂影错落,可见君臣之别。

  自打五年前,李珩免了梁铮的大礼后,再没有出现过此情此景。

  今夜还是头一遭。

  不为旁人,只为李含章。

  李珩不应声,安静地站在原地。

  片刻后,他踱至梁铮身侧,轻轻向人肩上拍了拍。

  “起吧。”李珩笑道。

  梁铮应声起身,与李珩相对而立。

  他身量颀长,个头比李珩更高,甫一挺起腰板,阴影就猝然打落。发觉这点后,他向回撤步,令眼前的人影悉数映照于灯火之下。

  李珩不紧不慢:“你从不曾待朕如此客气。”

  往常梁铮见他,眉宇间全是不折的桀骜,根本不在乎这等细枝末节——他知道梁铮并非不臣,而是野性难驯,却不曾想其愿为妻子做到如此地步。

  大燕的铜墙铁壁终于有了弱点。

  不过,今日,他李珩可不是来棒打鸳鸯的。

  李珩意味不明地点点头:“看来,玉清与你确实伉俪情深。”

  抗什么情深?

  梁铮拧眉,不明所以。

  他正担忧李珩会为难李含章,就听人抛出一个难懂的词,不由警惕心起。

  李珩见状,沉默了顷刻,才解释:“是说你们感情很好。”

  “朕见你卿字写得不错,还当你有所长进。现在看来,仍与从前没有两样。”

  数落完了,李珩又拂袖,坦泰自如地添道:

  “你是朕的良将,又救过朕的命,如今更是朕的妹婿,不必与朕生分。况且,玉清待朕如此也无可厚非。她与太华的那些事,朕心知肚明。”

  梁铮听罢微怔,越发捉摸不透李珩的真意。

  在得知李含章与太华的过节后,他也以为,李珩是在刁难李含章、给太华出气。可李珩话已至此,如今更是受李含章冲撞、也并不欲降罪于她。

  既然这样,李珩先前的所作所为又是为了什么?

  梁铮尚未思考清楚,就见李珩摆了摆手。

  “不说朕了,说说你。”

  他走上前来,主动与梁铮拉近距离,挂上一缕玩味的薄笑。

  “听说,你已很久没去慈恩寺祈福了?”

  提及祈福,梁铮眉峰上挑。

  很快,那横断之处又淡然回落。

  他颔首道:“既已成婚,各自安好便罢。”

  有了李含章,再刻意寻找公主下落,多少有不忠之嫌。

  与公主的那段经历,他还不曾同李含章提过——小孔雀最爱胡思乱想,虽然迟早要向她剖白,但他暂时还未想到该从何说起、才能不让她多心。

  李珩闻言,面上的笑意微微凝滞。

  他维持着当前的姿势,双唇开闭两下,没有应声。

  良久,才道:“你……”

  就这一个字,也像是挤出来的。

  梁铮不知何故,蹙眉道:“怎么?”

  皇帝专程来这趟,不会只是为了问这个吧。

  “无事。”李珩提了提嘴角,辉明的灯火在眼中交织,“朕随口问问。”

  他离开梁铮身前,向将军府大门走去:“既然你二人过得不错,朕就放心了。”

  将出府门,李珩好似又想起什么,步伐一悬,回头叮嘱道:

  “冬至当夜,有燕宫家宴。你与玉清可别忘了。”

  -

  离开将军府后,李珩摆驾回宫。

  说是摆驾,却因微服而只乘轿辇、不设仪仗,与寻常权贵没有两样。

  轿辇进入宫城,临近甘露殿时,被李珩喝停。

  他下辇,似是心血来潮,顺着悠长的宫道信步而行。

  常侍亦步亦趋,手持灯笼,跟在他身后。

  如此走上一段路,李珩停下脚步,皱起眉宇。

  真是越想越着急。

  梁铮怎么还没发现啊?

  早在五年前,李珩就知道,梁铮托他寻找的那位公主正是李含章。

  但那时,他尚在龙潜,无权决定众公主的婚嫁去留,哪怕应下梁铮所托,也未必真能成事,索性暂且按下不表。

  后来他登基为帝,心中记挂这事,便降旨赐婚李含章与梁铮。

  只是,李珩没将此间内情告知梁铮。

  他知道梁铮脾气傲烈、但本性不坏,就故意瞒下此事,拆毁长公主府、撤走婢女,强迫二人同吃同住,欲借梁铮之手、挫挫李含章这丫头的傲气。

  谁知李含章不光傲气不减,还被梁铮宠得变本加厉,见到他连礼都不行了。

  而且,梁铮竟然还没发现李含章的身份?!

  李珩原先盘算着,二人鸡飞狗跳地闹上一阵子,怎么着都该相认了吧——区区背后一道疤,衣衫一除,不就看见了吗?

  如今看来,倒是他将梁铮想成小人了。

  李珩回首看向常侍,似是无奈:“你说,这二人何时才能相认呢?”

  常侍只称不知,听李珩慨问,又谨慎道:“陛下方才……何不将此事告知梁将军?”

  “啧。”李珩睨他,神情索然,“自己发现才有趣啊。”

  常侍猜不透李珩心中的打算,又知身前的帝王喜怒无常,当下左右为难,只好尴尬道:“陛下不妨再等等看?说不定……”

  “还等?”李珩先声打断。

  他冷笑:“怕是朕的太子都立了,他们二人还没相认。”

  常侍连吃两瘪,默然垂首,不敢再应。

  李珩提步,边向前走,边喃喃自语道:“得想个法子。”

  找个办法——让这两人坦诚相见。

  堂堂真龙天子,竟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操碎了心。

  他沉吟许久、苦思冥想,忽然双目放光,同身后人兴致勃勃道:

  “哎,让他们泡个温泉如何?”

  -

  李珩走后,将军府内重归于寂。

  梁铮站在中庭,回想李珩今夜的言行,思索起对方的来意。

  一时不明所以。

  还不如去看看小妻子。

  方才,他眼见李含章拂袖而去。

  也不知这心高气傲的小孔雀现在状况如何。

  他不在乎李珩为何而来,他只在乎李含章的情绪好不好。

  梁铮抬眉,向北堂投去一眼。

  北堂灯火暗灭、内里无光,看来李含章入内后并未点烛。

  莫非已经睡下了?

  不应该,此刻时辰尚早。

  他按下焦虑,先往东堂去,同元宁氏与元青打过照面、报了平安,才往北堂走。

  梁铮莫名感到紧张。

  不自觉间,他压下接近时的足音,悄无声息地来到门外。

  隔着门,听不见内里的任何响动。

  梁铮心中越发忐忑。

  他深深吸气,缓缓拉开木门。

  门扉才开,一道细瘦的身影直愣愣地栽扑过来。

  “呜哇!”

  掀起小小的惊呼。

  梁铮眼疾手快,横臂一揽,将人稳稳搂住。

  再低眉,就对上那双惊慌失措、水波摇曳的桃花眸。

  香香软软的小孔雀伏在梁铮胸膛前,仰着桃瓣似的小脸,冲他眨了两下眼睛。

  那枚乌黑如棋的泪痣在浮动。

  随着她的呼吸,一翘一翘,勾人心魂。

  李含章乖顺极了,没有逃跑。

  甚至往梁铮怀里蹭了蹭,像只讨巧的猫儿。

  “本、本宫……”

  她眸光闪烁,丹唇开合,柔声嗫嚅道。

  “本宫……错了。”

  不要惩罚她,好不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