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11)_金枝与恶狼
笔趣阁 > 金枝与恶狼 > 归乡(11)
字体:      护眼 关灯

归乡(11)

  梁铮的眸漆黑、深沉。

  好像潭水,几要惹人溺进去了。

  自那双眼眸里,李含章瞧见一片莹白的花瓣,似乎是她微小的缩影。

  “梁、梁铮。”

  摩挲颌线的手指仓皇地停下。

  她眯起眼,话音很困惑:“我、我……”

  “我何时,跑到你眼里去了?”

  梁铮没有立刻应声,只凝视着她。

  他的目光比初秋的飞叶还轻,飘往她泛红的双颊,与流淌的月光交融。

  泪珠还缀在她睫间。

  他俯首,极轻地将它衔去。

  “一直都在。”这才回答她的话。

  梁铮早就来到了这里。

  他见证她滑稽的自白、酒后的笑闹,听见她呢喃的细语、迷茫的呜咽。

  她好动人、好耀眼。

  也好清澈、好易碎。

  不止一次,他想将她拥入怀中。

  可他始终在阴翳里站立,悄无声息地仰望他的光。

  直到——他的光呼唤他、渴望他。

  “是、是吗?”李含章颦着黛。

  似乎仍很不解,细微的痕留在眉心。

  她抬眸,朦胧地扫视他的面庞,视线悬在他轮廓分明的下颌。

  柔润的两片唇颤了颤,很快又委屈地撅了起来。

  “你……大胆。”

  她收回手,向后挨了挨,娇懒地靠入温热的怀中。

  抱怨得相当不满:“竟敢、扎我。”

  梁铮轻轻上扬嘴角。

  哪怕酒意正酣,在他面前,她仍是娇矜烂漫的小孔雀。

  这是他想要的——也是他要守住的。

  “我错了。”他哄她,“回去就剃干净。”

  李含章点头,心满意足地嗯了一声。

  这、这还差不多。

  要不然,亲她时会好痒。

  不过,和梁铮成婚,有这样久了吗?

  他从前摸着干干净净,如今……连胡茬也长出来了。

  李含章仰着小脸,迷蒙的眸凝望天边的月,神智却在飘忽闲游。

  是梁铮的身上太暖了?

  还是,他搂着她时很有力气?

  凡是在他怀里,她好像总会胡思乱想。

  之前在说什么来着?

  她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应当是不开心的事情。

  要不然,她怎么会掉下眼泪呢?

  可见到他、被他拥住,分明是极其开心的一件事。

  所以……才会忘了吧。

  忘记所有的不安,冲淡先前的哀愁。

  李含章翘起嘴角。

  流过面庞的月薄薄地烫她,却莫名令她感到轻松。

  “卿卿。”

  低沉的呼唤落在耳畔。

  在李含章回头的刹那,温热的触感贴上唇间。

  很快又分离,淡得像蜻蜓掠过水面。

  乖戾不驯的男人虔诚地吻她,独在此刻,一分也不多贪。

  “我带你回家。”

  -

  梁铮走在村路间。

  他将步伐压得轻缓,生怕会颠到背上的小妻子。

  李含章只闭着眼,并没有睡。

  她将两臂绕在梁铮颈前。

  手中圈着他一缕发,仿佛借此与他相连。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月光铺过路面,梨花般的清白遍染田野。

  冷风卷动低草与枯枝,摇出极其轻微的响声。

  夹在她与梁铮的心跳里。

  被一脉又一脉的跃动所掩盖。

  梁铮偏过头,看了看李含章。

  他看到一席流畅的月色,涤满她莹白的小脸,温柔地拂过她柔润的眼睑。

  她的睫长得像细密的蜘足,顶端翘而微卷,有光华凝在上头。

  似是感知到他的注视,李含章微微掀开眼帘。

  稚澈的桃花眸依然蒙着水雾。

  说起话来,也含糊娇懒:“作什么瞧我?”

  梁铮撤回目光,望着脚下的路。

  他低声:“看你困不困。”

  她睡着时呼吸清浅,听着令他十分安心。

  李含章吸了吸鼻子。

  困吗?好像是有一些。

  梁铮好热,将她烤得懒洋洋的。

  他身子也好硬,严实地堵住冬风,叫她一点冷也受不着。

  可李含章没有说,只收紧五指。

  小手绵软无力,仍象征性地捏了捏那缕发,像是为了确认他的存在一般。

  “不困。”她摇头,“我、我……”

  “我还有好多话,要、要与你说的。”

  “是吗?”梁铮扬起嘴角。

  他又转眸,对上一双微光烁烁的桃花眼。

  小孔雀强撑着精神、小心翼翼地觑他,漾着几分懵懂与欣喜。

  读出她眸中的澄澈,梁铮的心越发柔软。

  他温声:“要与我说什么?”

  李含章眨了眨眼,字句在软唇间打滚:“说……”

  半点红霞扑上面颊,她微眯起眼,粉润的脸蛋像一片柔软的桃花。

  “说、说你……”她支吾了好一会儿。

  到最后,索性埋下头,鼻尖蹭上梁铮的颈侧。

  声音醺醉,依然娇怯难掩:“说你……为何会喜欢我。”

  梁铮闻言微怔,很快又浮出一抹笑。

  “这是你同我说的?”他揶她,“明明是你要听我说的。”

  李含章闷不作声。

  仗着醉意,权当没听见。

  梁铮不逼她,只抬了抬臂,将她的腿弯勾得更稳当些。

  她好轻,像风,又像羽毛。

  哪怕背负身上,也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唯独在搂住她、触碰她时,他才能自相贴的温度中觉察到几分真实。

  如梦一般的——近乎奢望的真实。

  “我啊……”

  他慨叹似地开了口。

  一时却也没说出下文。

  他是从何时开始注意她的呢?

  注意到她的柔心弱骨、决定剥开她的鳞甲。

  “我初见你时,也不大喜欢。”

  “明明生得这么好看,脾气却臭得不行。”

  梁铮的声音融在晚风里,笑意淡得像破晓的第一道晨曦。

  “我那时只想与你做表面夫妻,将圣旨应付过去。”

  “但慢慢地,你的样子有了变化。”

  李含章好像确实是变了——与传闻中娇纵跋扈的玉清不再相同。

  变得仁善、纯真,不会差使弱者,不会拂人心意,会因简单的幸福而露出满足的笑容。

  变得脆弱、孤独,独自将哭声掩埋,留给他萧索而傲立的梅影。

  “后来我才知道,不是你在变。”

  梁铮轻巧地迈过脚下的月光,在嘴角悬上一点微薄的弧。

  “而是……那才是你。”

  “是我终于看见了真正的你。”

  热烈、纯真、娇柔、温良——这一切才是她原本真实的样子。

  “这世间再没有比我更幸运的男人。”

  是他有幸,与她相知相惜、被她吻过伤痕。

  更是他有幸,能用余生来护她周全。

  守住她的骄傲与纯稚。

  守住她绝无仅有的一片冰心。

  梁铮低下头,低懒地笑了笑。

  “卿卿,你知道。上京从来都不是我的归宿。”

  他的声音好沉,叹息的意味却比月色更轻。

  “可与你成婚,我就在上京有了家、有了根。”

  “我无需回头,就知道你在等我。”

  话语至此,梁铮再难说下去。

  高大的男人哽咽着,泪光在眼底凝聚,藏起少年般的赧意。

  会不会被她笑话呢?

  在她面前掉眼泪,像什么话。

  而且,方才她一直没有回应。

  是觉得他嘴笨、对他的心意不满意吗?

  梁铮越想越局促。

  他吞下所有的心潮,屏息凝神,想问问小妻子的意思。

  话还没出口。

  先听见一点细细的动静。

  轻轻的、浅浅的——像是少女有节律的呼吸声。

  梁铮沉默,不安感即刻荡然无存。

  他对这声音太过熟悉,甚至无需偏首去看,就心中有数。

  李含章睡着了。

  迷瞪瞪的小孔雀打起了瞌睡。

  在他深情款款、向她剖白心意的重要时刻。

  梁铮心中五味杂陈。

  郁闷至极,不由啧了一声。

  方才那些话,不知小孔雀听进多少。

  她还醉着就睡了,没准一个字都不会记得。

  没由来地,梁铮忽然想起二人初次共枕的那一夜——那时,他拥她入怀、诉说着对她的喜欢,而她双目闭合、正在梦中。

  不知为何,好像只要同她表白,她都会迷迷瞪瞪。

  梁铮转过头,目光复杂地看了小妻子一眼。

  小脑袋就在他肩头耷拉着。

  睡颜贞静,睫扇微颤,酡红未消。

  梁铮无奈地扬了扬嘴角。

  倒也罢,此刻能否听见又有什么要紧。

  他还有很多时间和耐心,能一遍遍地同她诉说、证明这些话。

  直到她无比确信——确信自己被他爱着。

  多说几遍也好。

  省得她总胡思乱想。

  梁铮稳了稳身上的小孔雀,继续向前慢行。

  皎白的明月更胜雪光。

  落往发间,令二人如共白首。

  -

  梁铮背着李含章,顺利回到了老梁家。

  屋中寂寥无人,漆黑一片。

  凭着这几日对陈设的了解,他摸着黑,将背上人安置在床上。

  随后,梁铮点了烛,又利索地燃起取暖的柴禾。

  他注意到了李含章手上的泥尘,折身出门打水,端到灶上烧着。

  及水开了,他将热水打入盆里,兑了些凉水,调到不烫人的温度,又取过一张软布,在水里反复浸没、拧得半干,最终捞进手中。

  暖意在屋内一点点地攀爬上来。

  门窗闭合得相当严实,冬日的寒凉无从入侵。

  梁铮拿着软布,扯了张小凳,坐到床边。

  李含章似乎仍在睡着。

  一深一浅的呼吸声并未中断。

  梁铮静默地注视了她片刻,才轻轻捉住她手腕、为她拭去指间的泥尘。

  李含章的指很细,手掌又窄又小。

  手腕也瘦,像易折的花枝,能清晰地摸到腕骨。

  可她的掌心有些肉,捏上去丰满盈软。

  触感极好。

  令梁铮眸光愈深。

  他记得清楚得很——昨夜与她一双手,有怎样的荒唐事。

  狼但凡叼到一点肉,就会凶相毕露。

  但不是现在。他没有趁人之危的特殊喜好。

  况且这小孔雀醉成这样,得先把她伺候好才行。

  她从未饮过酒,酒劲又上了头,次日醒来,定会浑身不适。

  梁铮低下头,吻了吻她的掌心。

  他放下软布,站起身,在原处思忖,回忆着婆婆传授的醒酒茶方。

  材料倒是都有,煮茶不成问题。

  就是那茶的味道不大好,她兴许喝不惯。

  定下方案,梁铮转身要去操持。

  还没提起步子。

  衣角先被人轻轻揪住。

  梁铮微讶,下意识顺势望去。

  先瞧见纤细的两根葱指、柔白的一片手背。

  再往后,便是李含章粉扑扑的小脸、水盈盈的双眸。

  春桃似的绯红洇在面颊。

  “不准走。”

  她娇怠地眨眼,清明又迷蒙。

  “偷亲我,坏狗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