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新婚(2)_金枝与恶狼
笔趣阁 > 金枝与恶狼 > 第2章 新婚(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章 新婚(2)

  李含章咬着下唇,心里没底,却不想输掉此刻的气势。

  她虚张声势:“本宫说了,你不准过来!”

  梁铮没理会,走到她面前,有条不紊地站定,挺拔的身形像一座巍峨的高山。

  他低眉,淡淡打量李含章。

  椅上的女子栖在他身前的阴影下,紧紧攥住手中的圆扇,水盈盈的眸子怒瞪着他。

  缠着扇柄的指又细又白,嫣红的丹蔻宛如雪中的朱砂。

  一看就什么活儿都不会干。

  觉察到梁铮的视线,李含章又羞又愤。

  “看什么看!”她像只急了眼的兔子,把肚子里的骂人话一窝蜂掏出来,连珠炮似地打过去,“无耻!下流!卑鄙!登徒子!王八蛋!”

  梁铮断眉一抬,神情显出几许意外。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皇宫里还教骂人话?

  跟军营里头比,还是素了点。

  他不咸不淡地瞟李含章,丝毫没退缩,反而啧了一声。

  “人小脾气大。”

  低低的一句数落。

  李含章愣住了。

  这是在说她?

  他竟敢当着她的面教训她?!

  娇纵的脾气很快冒了上来。

  可她还没来得及发火,梁铮又有了动作。

  他双臂交叠,自下而上揭去棉服,将其随意地搭上木架,压住吉服的绯红。

  上身只余一件简单的麻布袖衫。

  李含章亲眼看见,被脱下的棉服掀起袖衫的一角,露出男人半截劲瘦有力的侧腰,流畅的线条在腹间划出蜿蜒而分明的沟壑。

  蜜色的肌肤昙花一现。

  她脑内嗡地炸鸣,面颊犹如火烧。

  李含章年近桃李,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哪里见过这种景象。

  她连忙举扇,遮住整张脸,羞愤道:“你不知廉耻!”

  梁铮皱眉,不明所以。

  他不知李含章看见了什么,只是单纯觉得很热。

  明光铠有两层,里头衬着棉服,棉服内还有袖衫——梁铮本就是习武之人,阳气旺得很,衣物一层层地往上叠,闷得他都生了汗。

  他没管李含章,拎起她身边另一把木椅,往回走去。

  与她拉开一段距离后,梁铮放下木椅。

  四只椅腿敲在地上,发出一阵叩响。

  李含章听见动静,慢慢将圆扇撤下几寸,悄悄露出一双眼。

  只见梁铮散漫地坐在椅上,两条长腿互相交叠,离她八丈远,像是刻意保持距离似的——没了不露身形的盔甲与棉服,宽肩窄腰显出线条,颇有几分塞北的野性。

  身姿比她从前的追求者都要硬挺好看。

  那双长目皂白分明,正巧与李含章对上视线。

  梁铮很沉着,疏离又客气:“长公主,我们谈谈。”

  李含章发现身旁的椅子被人搬了去,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想多了。

  她心下羞愤,一扭头,没好气道:“谈什么?”

  梁铮神情索然:“我也是被迫娶你,没别的办法。”

  他来到启夏门时才知道,自己平白无故多了个没过门的小妻子。

  梁铮常年戍守边塞,只在边关太平时,于上京短暂地停留了两年。那时候的李含章不过十来岁,名号远没有如今响亮,他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号人物。

  此番回京,碰上传旨的驿使与曾经的友人,他才听说了这桩婚事和李含章的厉害。

  这娇纵跋扈的长公主,显然与跟他八字不合。

  更何况,他已心有所属。

  可现在,不管二人这礼成不成,外头的人都觉着他俩成了——尤其是手下的兵士,知道他做了玉清长公主的驸马,刚才一路上就没少调侃揶揄他。

  他好歹是北府军的将帅,若与李含章闹得不好看,难免有失军威。

  对李含章,梁铮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她能配合一下,在外人面前装装恩爱,把这事儿对付过去。只要明面儿上别过火,二人平常就各过各的,井水不犯河水。

  李含章不知梁铮心中的盘算,自然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

  她眨巴两下眼睛:“你什么意思?”

  “没有圣旨,我不会娶你,你也不会嫁我。”梁铮口吻郑重,“既然如此,你与我就作个样子,别叫场面太难堪。私下里,你想找谁当你男人,我不管,如何?”

  李含章哑然,神色震惊至极。

  她没听错吧?

  梁铮的意思是,他对她没意思?

  她李含章可是众星捧月的大燕第一美人。曾向先帝求娶她的追求者,多到能从城北的光化门排到城南的启夏门。挖空心思要讨她的欢心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从来只有她看不上别人、别人肖想她的份儿!

  可面前的男人,竟然……

  李含章不信这个邪,仔细去瞧梁铮的神色。

  梁铮泰然自若。

  俨然不像是在说谎。

  他对她,当真一点意思都没有。

  李含章被极大的挫败感击中了。

  一股莫名又熟悉的火气蹿上心头,堵得她胸口隐隐发疼。

  李含章全然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搅乱皇帝的计划——原先,她对皇帝的不满更多,可现在,她转移火力,看梁铮哪儿哪儿都不顺眼。

  明明只有她对他没兴趣的份。

  梁铮凭什么不喜欢她,还先她一步说出口,他配吗?!

  李含章双唇紧抿,绷着小脸,神情不渝,将手中的圆扇往茶几上一搁。

  “驸马。”她易了称谓,语气不善,“到本宫面前来。”

  梁铮依言起身,走到她面前,低头问道:“怎么?”

  李含章没吭声,自椅上站起,仰着头去瞪梁铮。

  她本就生得娇小,身量又被繁重的礼衣压着,在梁铮面前,像条柔弱的青柳。

  二人的身高差距太过明显,气得李含章牙痒。

  这家伙是吃什么长大的,个头能长这么高?!

  也罢,她才不管那么多呢——从前玉清长公主府里那些眼睛不老实的奴仆,哪个不是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她李含章不也是照打不误?

  李含章哼了一声,口吻不大客气:“你弯下来些。”

  梁铮眉头微蹙,隐隐察觉到面前人的不悦。

  他满腹狐疑,却仍向她倾身。

  眼看梁铮毫无防备,李含章抬起右手,朝着他的左颊猛地扇了过去。

  没打着人。

  反而是她瘦腕一紧。

  梁铮轻而易举地捉住了她的手。

  他眸光愈暗,神情浸出几分冷冽:“想打我?”

  李含章心下一惊,没料到梁铮不肯老实挨打,急忙欲抽手,却被人牢牢钳住。

  梁铮的五指宛如鹰爪,紧紧扣在她腕间,令人丝毫挣脱不得。

  “你、你松手!”她恨恨地瞪着面前的男人,“梁铮,你大胆!”

  “还骂?”梁铮眯起长目,断眉微沉,“你当我是你的奴仆,可任你欺辱?”

  李含章气恼极了。

  她从来目空一切,到哪儿都横着走,哪怕是太华也被她气得整宿睡不着觉,根本没碰上过像梁铮这样难啃的硬骨头。

  她还不信了,今天非要劈他一掌不可!

  李含章眼珠一转,来了主意,顿时皱起小脸,小山眉拢着尖儿,剪水的双瞳泛过润波,瞧上去委屈极了。

  “驸马,你轻一些。”她柔声示弱道,“将我拧疼了。”

  梁铮一怔。

  他本以为,李含章会把她那点贫乏的粗话又掏出来,对着他劈头盖脸、破口大骂,却没想到她竟露出这等弱不胜衣的娇柔模样。

  在边塞驻守时,也曾有与他拼刺的将士埋怨,道是梁将军对练时不似寻常将领那般适可而止,反而招招切中要害、出手狠绝,更像是撕咬猎物的野狼。

  对这种抱怨,梁铮听过便罢。

  沙场上拼的是你死我活的生死较量,为了不让士兵命丧敌手,他只能严苛。

  可是,对待女子,自然与对待士兵不同。他虽然对李含章心生不悦,却也谨慎地拿捏着力道。

  但她双眸含水、小山颦蹙……

  难不成,真是他下手太重,弄疼她了?

  逮住梁铮犹豫的刹那,李含章猛一缩臂,将手撤了回来。

  得逞了!

  她就知道他会上当。

  脱离了梁铮的掌控,李含章恢复了寻常的气焰,嘴角也翘起两枚洋洋自得的梨涡。

  她趁着梁铮还没回过神,看准时机,反手又是一掌。

  “啪!”

  结结实实地拍在梁铮的下巴上。

  “蠢货。”李含章得意,“和本宫玩儿?你还嫩了点!”

  梁铮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下去。

  他目光幽深,拇指搓过下颌:“李含章,你蹬鼻子上脸?”

  “不是驸马自己问的吗?”李含章盛气凌人,故意说些膈应人的狠话,“现在本宫告诉驸马——本宫看你,就是个伺候本宫、任本宫打骂的奴仆!”

  梁铮眉间的阴鸷比夜雾更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李含章倨傲地抬颌:“谅你也不敢。”

  她是大燕的金枝,而他是大燕的臣子,又是她的驸马——合该任她欺负才对。

  梁铮冷笑。

  “好啊。”他咬牙切齿似地,“你看我敢不敢。”

  话音刚落,李含章身前顿时一暗。

  两条修长的手臂压上木椅,梁铮欺身而来。

  她尚且反应不及,就被人逼得无处可躲、只得跌坐回椅上。

  梁铮出手的速度太快,掀起的惊风吹灭了旁侧的一支红烛。那火光猛地颤抖一下,便悄无声息地灭了去,将两人的身影抛入半片昏黑之中。

  李含章心惊,下意识后退,脊背却再度撞上椅背。

  慌乱转眸后,她发现自己被困于两臂间,左右都逃脱不得。

  她只好抬眉去看梁铮。

  就此撞入一双乌黑沉郁的眼眸。

  从前,李含章是深宫中锦衣玉食、不可一世的孔雀。

  而今日,孔雀头一回遇见真正的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