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字笄(4)_金枝与恶狼
笔趣阁 > 金枝与恶狼 > 第11章 字笄(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字笄(4)

  梁铮注意到了李含章的异样。

  他跟在她的裙尾之后,一抬头就发现,身前人似乎更瘦小了。

  小得像腊梅的花蕊。

  被绯红的袄裙包裹着,却仿佛禁不住寒冬。

  好像风一吹,她就要散了。

  梁铮心念微动。

  与李含章相处至今,他头一回瞧见她这副模样。

  他知道她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可哪怕是在害怕到不敢入眠的时候,她依然能匀出傲气,绷着娇矜又傲慢的脸面,虚张声势地呵斥他。

  而现在,孔雀的羽毛忽然狼狈地湿了透。

  为什么?

  梁铮凝眉,不露声色地沉思着。

  魏子真曾同他说过,李含章是上京的风云人物,有人慕她美色,有人畏她跋扈,有人恨她傲慢,更多人则是作壁上观。

  他仔细一回想才发现。

  李含章与他完婚,竟连一个道贺的人都没来。

  是没来,还是没有?

  梁铮皱起眉头,再度观察身前的纤柔身影。

  是红彤彤、孤零零的一道。

  似曾相识的烦躁感涌上心头,搅得梁铮不得安宁。

  闷声不响的小腊梅仍在继续走。

  也不知她想去哪儿——那根本不是回将军府的方向。

  梁铮极轻地啧了一声。

  “李含章。”他忽然唤她。

  李含章脚步一顿,只用鼻音回:“嗯?”

  听上去柔软又寂寥。

  三两步间,梁铮来到李含章身旁,一手牵马,与她并肩而行。

  他似在不经意间发问:“怎么想起要我学写字?”

  话题忽然被扯回学字,李含章懵懂地眨了眨眼。

  她方才确实正消沉着,若是梁铮不提,只怕她也要将此事抛之脑后。

  那么,是怎么想起来的呢?

  无非是因为字笄礼、因为想争口气罢了。

  可李含章不想透露这个。

  这些事是她的伤痕,她只想独自舔舐。

  “嗯……”她一时没答上来。

  此前,李含章确实没考虑过学写字这事对梁铮的作用。

  梁铮是武将,不必写得一手好字。连军讯都有人帮他代笔,他看得懂兵书与地图就够了。

  不过,虽然字迹好不好看不重要,但会写多少字还是比较要紧。

  李含章慢慢想着,被这话题转移了注意力,不自觉地停了步。

  她有了主意,转过身,向梁铮发问:“你有特别想和旁人说的话吗?”

  不知道梁铮有没有。

  她没有——以前有,但现在没了。

  在凤阳阁居住时,李含章经常看见其他公主给自己的母妃写字条。

  稚嫩的笔迹落在素白的绢帛上,由乳娘代送,倾诉母女之间可爱的小秘密,很快就会收到后妃传来的回复。

  她那时候羡慕极了,也想写。

  可周奶娘说,刘美人眼睛不好,看不了这些。

  在周奶娘口中,她的母妃浑身是病。

  只不过,都是假的。

  梁铮被李含章问住了。

  沉默之中,他想起抚养自己长大的婆婆。

  对婆婆,他一直想说抱歉。

  说千百遍都不够。

  思及往事,梁铮的眸色倏然沉郁,很快又恢复如常。

  “有。”他淡声,“只是那人不在了。”

  李含章捕捉到了梁铮神色中转瞬即逝的黯然。

  他的愁绪好淡,却也好重,连那锋利的眉断之处都哀伤刻骨。

  是谁呢?能让狼也袒露刹那的悲恸。

  他的境遇会和她一样吗?

  她不敢问,也知道自己不该问。

  李含章无声地动了动唇,似在筹措语言,片刻后才道:“即便如此,你也能将想说的话都写下来,在那人投胎之前烧过去,兴许还能传达。”

  她不大信佛道理论与转世轮回。

  她只是感觉此刻的梁铮或许需要这样的说法。

  梁铮极轻地叹了口气。

  他望着李含章:“你还信这个?”

  李含章仰着脸儿,小巧的泪痣粘在眸下。

  她点头,尽量诚恳:“是的。”

  骗人的,她一点儿也不信。

  善意的谎言嘛。

  梁铮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

  他的声音又低又轻,像要弥散在风里:“我要是信了,迟早得下地狱。”

  李含章倒是听清楚了这句话。

  可她没想太多,还当梁铮是因为杀敌太多,才心有不安。

  “那也未必。”她不假思索地驳道,“死后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梁铮挑眉:“刚刚不是还说相信?”

  李含章面色一赧。

  糟糕,不小心说漏嘴了。

  看着神情玩味的梁铮,她自尊心作祟,星点恼火又冒了上来。

  明明是看见他难过,为了安慰他才这样说的。

  ……等等,她凭什么要安慰他啊!

  李含章越想越羞愤,一跺脚,扭头要走。

  尚未踏出第一步,梁铮的手臂就卷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将她抱到马上。

  李含章伸手捶他:“作什么!”

  梁铮自如地躲开,上了马才道:“那不是回府的路,你想去哪儿?”

  李含章闭了嘴。

  是、是这样吗?

  她还以为回府就得这么走呢。

  梁铮低头,去瞧黑着脸的小人儿。

  他又将话题引回写字:“你肯学骑马,我就肯学写字。”

  李含章一听,秀气的眉又颦起来:“你还敢和本宫讲条件?”

  梁铮不以为然:“什么都遂你心意,哪有这种好事。”

  李含章:……

  好像这话还有点道理。

  她没了说辞,又不肯服输,只好气鼓鼓地瞪着梁铮。

  梁铮无视了那娇蛮的瞪视,也没再多费口舌,夹紧马腹,动身返程。

  他就是故意要逼李含章。

  青骓救他一命,或许,也能救她。

  -

  李含章最终还是答应了梁铮的条件。

  回门的日子越发迫近,她既不想浪费时间,又想让梁铮多学学字。

  尽管一开始,她对梁铮的期望仅限于写好她的小字,但在与他交谈之后,她发自内心地认为,学写字这事对他确实是有用处的。

  梁铮也说话算话,次日就自横竖撇捺开始学起。

  两人你来我往三两天,一个教人骑马,一个教人写字,叫元宁氏与元青看得十分乐呵。

  李含章学得比梁铮更快。

  她虽然娇气,但脑袋还算灵光,一点就透。

  等到她能骑着青骓、闲庭信步的时候,梁铮才勉强将笔画给写稳当。

  原先,梁铮是在北堂的书房内学字。

  为了督促他,李含章叫他将书案与纸笔都搬到她眼皮子底下。

  她打算一边陪青骓溜达,一边盯着梁铮好好写字。

  省得这笨蛋学不会还不吭声。

  梁铮挪窝的那日,正是个晴好天,阳光泛着一层温和的暖。

  趁着不太冷,元宁氏与元青到杂院里张罗晒衣。

  梁铮将书案抬到西片空地,坐到案前,生涩又笨拙地铺开练习用的宣纸。

  李含章已在马厩之内,正将青骓牵出来。

  她似乎心情不错,主动向他点了点首,就去与青骓玩耍。

  梁铮瞄了一眼李含章的背影,嘴角不着痕迹地上扬。

  李含章与青骓相处融洽。

  这是好事。

  可他收回视线、望向案上的砚台,嘴角顿时又垮了下去。

  他又要写字了。

  这是十成十的坏事。

  大燕的杀神确实不是读书的料。

  叫他杀敌容易,叫他学习却比登天还难。

  李含章今日还让他练什么卿字。

  这和磋磨人没有区别。

  梁铮绷着脸,抓起桌上的狼毫,去蘸事先磨好的墨。

  写这玩意,没他在院儿里练枪来得痛快。

  要不是已经答应了李含章,凭他的身手,想开溜简直小菜一碟。

  象牙色的软毛吸饱了墨水。

  梁铮没在砚上舔笔,只是盯着漓漓拉拉的笔头看。

  他感觉手指要被扭断了。

  到底为什么非要这样拿着笔啊?

  梁铮想了想,最终还是展平五指,向笔身一包,把狼毫攥在手心。

  嗯,舒服多了。

  在梁铮与笔杆子作斗争时,马蹄声接连不断。

  时不时还夹着几声清脆的笑。

  听上去,李含章玩得还挺开心。

  不知是什么心思在作祟,梁铮鬼使神差地回头,循着声望过去。

  他看见李含章站在青骓旁,亲昵地搂着它的脖子,似在说什么悄悄话。

  梁铮打量着李含章。

  以往见到她时,她多半被裹在彩绘罗裙与香袄披袍之中。

  倒不似此刻这般,既生英气,又含娇柔。

  李含章忽然回过了头。

  莹亮的眼眸些微湿润,直直与梁铮对上。

  梁铮视线一烫。

  他慌不择路地转开目光。

  在梁铮凝视李含章时,饱满的墨珠一直从笔尖淌落。案上的宣纸还只字未写,就先被那砸下的墨水晕得乌痕盈满。

  见鬼。

  梁铮暗骂。

  他搁下笔,正要收拾,却先听李含章开口。

  “驸马,写得如何了?”

  她的声音很近,又娇又柔。

  其实,李含章根本没发现梁铮是在偷看。

  她还当是他遇到什么难写的笔画,才转过头来向她求助呢。

  李含章来到梁铮身后,从他肩侧探出半个脑袋,想去看他写在纸上的字迹。

  梁铮眼疾手快,半臂一挥。

  脏污的宣纸被卷走,没叫李含章看到。

  他随手握拳,将宣纸揉成团,面无表情地抛到一边。

  李含章一头雾水。

  她心情不错,很快就帮梁铮找了个理由。

  应当是写坏了,不好意思。

  这样想,李含章心生欣慰。

  她起初还在担心梁铮会偷懒,没想到他竟如此孜孜不倦。

  嗯……也不是想夸他啦!

  是评价。只是随便地评价一两下。

  与满面春风的李含章不同,梁铮的脸还僵着。

  他坐立不安,比遇着监军还难受。

  莫名感到紧张。

  写得不好,她会生气吧。

  而且,李含章一靠近,他就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淡香。

  轻盈得宛如纱雾,萦绕在他的鼻尖。

  熏得他胸膛发紧。

  李含章对梁铮的心绪浑然未察。

  她走到他身侧,难得亲自动手,为他换上一张崭新的宣纸。

  “驸马,来。”李含章兴致盎然,“你写个卿字,给本宫看看。”

  梁铮闻言,一时僵持。

  看似稳如泰山,实则如临大敌。

  卿字,李含章只教过他一次,早就被他忘了。

  他满脑子只有横竖撇捺。

  梁铮无声地吸了口气,话语有些艰涩:“你认真的?”

  “自然。”李含章不假思索。

  她好歹也算是梁铮的老师,可不得检验一下?

  梁铮哑口无言。

  但他确实不爱握笔。

  万一写得不好,不是在给人添堵?

  他转过头,向李含章投去一眼,想再试探一下她的虚实。

  李含章将双手背在身后,正满脸殷切地望着他。

  漂亮的桃花眼似乎正在发光,连那枚可爱的泪痣都像银河中的明星。

  让他……无法拒绝。

  梁铮这人,最是吃软不吃硬。

  她这幅娇憨的模样,确实把他拿捏住了。

  他沉默良久,终于叹了口气。

  罢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梁铮慢慢吞吞地向狼毫伸出手。

  几是习惯性地,他用五指圈上笔身,像抓起一把凿子。

  李含章面色一滞。

  梁铮自余光里瞥见她神情的变化,一看自己握笔的姿势,心下暗叫不好。

  可他还没来得及修正,柔白的小掌就贴了上来。

  温热,细腻,暗香满盈。

  李含章半俯着身,轻轻勾住他修长而粗粝的手指。

  微垂的发尖在他颈侧一扫而过。

  “别着急。”她的气息就在耳畔,“本宫手把手教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