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新婚(1)_金枝与恶狼
笔趣阁 > 金枝与恶狼 > 第1章 新婚(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新婚(1)

  黄昏时分,残阳半壁,暮色四合。

  八名轿夫抬着一架朱红彩舆,走过长街,停在了镇北将军府的门外。

  道路两旁的槐树挂满灯笼、燃遍火把,将天面映得橙红,场面无不瑰丽。

  只是,这场婚礼无人旁观,连个宾客也没有,显得尤其冷清。

  彩舆在府外停留了好一会儿,接亲的新郎都没有出来。

  “……”

  彩舆内一片沉寂,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站在大门边的傧相吓得冷汗直冒。

  毕竟,这花轿里头的玉清长公主李含章,是他开罪不起的人物。

  李含章是冠绝大燕的第一美人,容貌生得有多好看,脾气就有多娇纵,喝口水都要人伺候着。她心气儿高、翻脸快,听说长公主府内的仆役更是一日一换。

  上京城的老百姓都知道,曾有不少人心仪李含章的美貌,对她百般讨好,却没有一个能入她的法眼。也因此,她几乎将上京城的名门权贵得罪了个遍。

  直到新帝登基、把她赐婚给镇北将军梁铮,她的婚事才算了结。

  圣旨一降、消息一出,上京的权贵圈子顿时炸了锅。

  梁铮是北府军的将帅,九年前在边塞一战成名,威名远扬,能止小儿夜啼。

  可在上京的权贵们看来,梁铮位极人臣,却难登大雅之堂——他出身低微,没有文化,行事粗野,全无家族荫蔽,满朝武将独他一人只靠军功上位。

  军功,是比谁自沙场上拎回的人头更多。

  这也意味着,梁铮是大燕一等一的杀神,手下亡魂无数。

  何况,关于梁铮的传闻可远不止这么点:像什么性情残暴,杀人不眨眼,声色犬马,狎戏户奴,会对女子动手,在塞北作威作福……简直不胜枚举。

  嫁予这样的男子做妻,换做是哪个高门贵女,都接受不了。

  更别提此人还是大燕国最不可一世的李含章。

  这二人真要搭伙过日子,只怕是势同水火。

  “梁铮人呢?”

  一声娇滴滴的诘问从彩舆里冒了出来。

  “还不来接本宫出轿?”

  傧相咽了咽口水:“玉清殿下,将军今日才回京,眼下还在启夏门。”

  他不敢说的是,从启夏门到将军府所在的靖安坊,骑马也要一盏茶的功夫。

  而梁铮此番率北府军凯旋归来,老百姓们都想一睹北府军的风采,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真要问梁铮何时能来接亲,谁也吃不准。

  也不知皇帝为何非要将这二人大婚的日子定在北府军回京当日。

  这不是摆明了让李含章一个人等在寒风中吗?

  傧相正纳闷着,轿帏被人猛地掀开。

  丹红色的云纹丝履踏在地上,娇小纤瘦的人儿走出轿来。

  身着青色钗钿礼衣的女子揭下自己的盖头,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

  她颊上雪肌柔白细腻,先是两片朱唇夺人目,再往上看,又有秀美的粉鼻、微翘的桃花眼、如山的眉黛。一枚泪痣缀在她左眸下方,随呼吸的起伏而些微荡漾。

  虽是怒容,但难掩天成的媚态。

  她的眸光清澈极了,纵使此刻含嗔,也明亮如星、纤尘不染。

  傧相被女子的美貌惊艳,愣在原地,忘了去拦她的动作。

  李含章将红绸布气鼓鼓地扔到地上。

  她怒骂:“混账东西!”

  这桩婚事,真是怎么看、怎么让她恼火。

  新帝如此安排,打的是什么算盘,她还不清楚吗?

  无非是既想借她的美色招揽将心,又要给太华长公主那坏丫头出气。

  太华长公主与李含章同岁,为先皇后所出,尖酸善妒,对待李含章最是苛刻。

  七岁时,李含章生母刘美人得圣宠,太华奈何不了刘美人,就往李含章身上撒气,撕了她的课业,大骂她是妖妃之女,还将她往石头上推。

  众目睽睽之下,众公主忌惮太华的地位,只对李含章冷眼旁观,无人出手相助。

  打那之后,太华变本加厉,恨不得什么都要压李含章一头,甚至连出降尚书令长子的当日,也撇下自个儿的驸马不管,顶着凤冠霞帔来找她炫耀。

  李含章不屑:想让她不痛快,太华还没那个资格。

  可太华没资格,太华的胞兄有资格。

  太华一母同胞的兄长正是新帝,甫一登基就降下诏书,命李含章出降梁铮。

  李含章早就对梁铮此人有所耳闻,更听说他在塞北时耽于酒色、夜夜笙歌。她对此深信不疑——谁人不知,他梁铮是边关的一匹“恶狼”,残暴到塞外的犬戎族都怕他!

  这样的家伙,难道配得上她?

  皇帝想让她以身饲虎,她偏不。

  她就是要羞辱、为难梁铮,踢翻皇帝的如意算盘,让皇帝的赐婚变成灾难。

  她可是长公主,给他梁铮十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李含章冷哼,扭头迈进了镇北将军府的大门。

  傧相见状,心下大呼不好,连忙追上来:“殿下,您这……”

  李含章回眸瞪了他一眼。

  傧相闭嘴了。

  “你在府外等着。”李含章红唇微动,“梁铮来了,就叫他直接进洞房。”

  傧相面露难色:“那、那今夜……”

  礼部的官大人吩咐了,他得记下今夜二人成婚的境况,向陛下汇报呢!

  李含章扬眉:“这也要本宫教你?”

  她眸光狡黠,放慢语速:“你自当如实记录,万不能辜负陛下的心意。”

  ※

  镇北将军府内灯笼高挂,烛影重重。

  李含章行走于将军府内,放眼望去,满目尽是绯红。

  可除了李含章之外,府中一个人也没有。

  梁铮从前在上京没有府邸,镇北将军府是几日前才修筑好的。眼下他本人刚回京,自然无人张罗招募家仆的事,连此刻府内的装点都是傧相一手操办的。

  李含章又在心里骂了皇帝一百遍。

  当真是掏空心思,非要让她住到将军府来。

  其他长公主出降,都是驸马入住长公主府,独她李含章是搬进将军府——皇帝打着庆贺新婚、修缮府邸的名号,派人把长公主府给拆了,让她无处可去。

  来就来了,入主将军府便是,可皇帝一肚子坏水,连个伺候的奴婢也不给。

  她平日里别说更衣脱鞋,哪怕是走路,也有奴婢跟在后头提裙。这回,从前伺候她的奴婢,全被六尚局以宫廷内训为由召入宫去,一个都没留下。

  李含章知道,皇帝这是故意磋磨她呢。

  她非要让皇帝看看,到底是她难受,还是梁铮难受。

  走过廊下,二人同居的北堂就在眼前。李含章飞快地推开木门,钻进屋去。

  屋里暖和不少,她懈了劲,打量起四周。

  北堂被两道珍珠帘划分成三块区域:正中的正厅、西侧的寝室与东侧的书房。家具虽然陈设简单,但也一应俱全,瞧着古朴典雅,倒还算令她满意。

  美中不足是,偌大个北堂没挂琉璃灯,全靠厅堂茶几上的两支红烛照明。

  李含章走到榻前,看见那床榻上铺着喜被,还放着一把绣有鸾鸟的丝织圆扇。

  薄而微弱的烛色映在扇面儿上,浸出一层温润的素帛流光。

  依照大燕的礼制,新妇应以圆扇遮面,以示羞怯,再由新郎念诗,请新妇却扇——但像梁铮那种大老粗,估计也念不出什么好诗。

  李含章顺势坐到榻边,执起圆扇,握在手中悠闲地把玩。

  一会儿等梁铮来了,她不打算按照却扇礼的规矩来,只计划着先用这扇子随意掩掩面,待放下扇子,就赏他一个嘴巴子。

  李含章倒要看看,大燕的杀神受不受得了这种屈辱、满不满意皇帝的安排。

  ※

  李含章等了很久很久,梁铮却一直没来。

  她支着颐,斜倚在芙蓉帐旁,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荡着手中的圆扇。

  镇北将军府外静得落针可闻,她困得眼皮打架。

  就在她几乎要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府外终于隐约传来了马蹄声与攀谈声。

  李含章顿时清醒了。

  她起身,忙不迭地走到正厅,面朝着北堂的大门,端端落座在椅上。

  鸾鸟织扇遮住半张面,只露出一双水杏儿似的含情目。

  脚步声逐渐接近。

  高大的身影只在屋外现出一瞬,闭合的木门就被人推了开。

  男人走入屋内,卷着一股萧瑟的北风,案上的红烛被吹得猛然一抖。

  借着烛光,李含章抬眉瞧他。

  梁铮的容貌很俊,线条硬朗,剑眉虎目,只可惜右眉被从中截断,令他陡生凶神之相。

  他胸前忽然闪过一道银光,晃得李含章眯起双眸。

  她定睛一看,才发现面前身姿颀长的男人还穿着铠甲,只在外头潦草地罩了一件吉服——像是小了一号,直领大襟,却连他胸前的圆护都挡不住。

  方才那银光,正是那圆护折出来的。

  这梁铮竟如此猴急,铠甲也不换,就来同她成婚?

  李含章顿时回想起梁铮好寻欢作乐的传闻。

  她才皱起秀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梁铮扬臂,利落地卷下了蝶红的吉服。

  他将吉服随意扔到一旁的木架上,再解开甲绊、脱下上半身的山文甲,露出内里的棉服。

  李含章一怔:他怎么开始脱衣服了?!

  这里可是上京,是皇城根儿下,不是天高皇帝远的塞北。

  她是长公主,不是浪荡轻佻的风尘女子。

  他应当不敢乱来……吧?

  梁铮看了她一眼。

  比鸦羽还黑的眼眸锐光闪烁。

  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有意为之,他的目光瞧上去,像极了紧锁猎物的恶狼。

  李含章心间不妙,下意识向后一缩。

  脊骨冷不丁撞上椅背。

  她只能缩在椅上,攥紧那半掩着面的圆扇,小山眉拧到一起,瞧着勉强有几分盛气凌人的矜傲,却掩不住眼尾泛起的桃色微红。

  像只受了惊、却仍要维持风光的孔雀。

  “你想干什么?”

  李含章故作镇定,句尾暗自打着颤。

  “你不许过来!”

  梁铮没回话,视线又在她身上扫了一遭,嘴角都未动。

  他呼了口气,伸出两根长指,燥热似地扯开领口,露出紧实的肩颈。

  昏黄的烛光坠在肩头,梁铮那清晰却不突兀的锁骨处,盈着一小片晦暗的阴翳。

  男人的喉结上下微滚。

  他向李含章慢慢地走过去。

  梁铮没脱胫甲,足音沉而缓。

  一声又一声。

  接近了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