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校运会在即,聊天群建立_我的修行法被全世界盯上了
笔趣阁 > 我的修行法被全世界盯上了 > 第3章 校运会在即,聊天群建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章 校运会在即,聊天群建立

  凌少开着共享电驴,飞快的驶过钢筋泥铸的楼厦。

  哼着歌,今早的状态奇的,还了帐篷,震惊女友三钟。

  凌少这里,脸绽开了花,笑不拢嘴。

  深吸口,街边景色掠过,感觉刻的早晨无限美,贪婪的吸收早晨独有的清空。

  是即将抵达医院班的时候,恰见街角处有身穿士服,长白眉的老头在里摆摊。

  老士摊周围有三三俩俩的路指指点点,没有咨询养。

  见摊的黑板写着三竖排文字:“古养,专治风湿骨痛白内障肾虚肝虚,不治不钱!”

  凌少突刹住了电驴,鬼神差了简陋无的功。

  强塞功给牧白的老头长什样,是电车停边,走近围观群,听议论。

  “老士,您吗?”溜着柯基散步的老妇站了老半,突问。

  “教养,不。”身穿士服的牧白微微摇头。

  “不会,摆什摊呀,病不会医院吗?”老妇笑了,感觉这老头是骗,连不会来摆摊。

  “不样,这里是不治不钱,医院万没治病,药钱还是花的。”牧白。

  老妇被老头这番话戳笑点,嘲笑:“您开了有半钟了吧,这溜狗溜圈回来了,像没见着谁信。”

  “不可说,在有缘。”

  牧白老横秋的摸了摸己的白胡,场稳,镇若。

  站在路群旁听的凌少动,总感觉对话里有话啊。

  昨的朋友牧白被老头硬塞功,说不这伙的是牧白。

  这时,坐在摊的牧白扫了路群众眼,眼见了凌少。

  “,是的有缘。”牧白随手指,指了凌少。

  旁边的路纷纷让开,们可不被骗钱,们是来围观热闹的。

  凌少愣了,齐刷刷的,硬着头皮问:“师,怎会是的有缘?”

  凌少认为牧白才是有缘,毕竟师硬塞功的对是牧白。

  “身有古养的息,练过这门功,是吧?”牧白微微笑,拂了拂长须。

  凌少浑身震,“怎知的?”

  确实练过这功,是练了次,现在还是觉居。

  “不可说。”牧白苍老的声音神神叨叨,“勤练习,周内,肾虚必。”

  这话,现场陡安静了两秒钟,落针可闻。

  瞬间,凌少暴跳如雷:“说谁肾虚呢!可不是肾虚!”

  凌少听肾虚两字,里羞,根不让别知肾虚。

  话音落,有噗嗤笑。

  凌少猛回头,来是溜柯基狗的妈忍不住捂嘴笑了。

  凌少脸红耳根了,感极羞愧,没脸见。

  二话不说甩腿跑,哪还有继续问的思。

  牧白张开嘴巴,劝回来,摆摆头放弃了,显有点遗憾。

  今有点操过急,凌少给吓跑了。

  不过没关,对练了次,会有二次,三次。

  肾虚毛病治了,对会知这是真的修仙。

  柯基妈说:“伙散了吧,这老头是没的骗,随便拉路说肾虚。”

  “这不,伙给吓跑了,说话点没有,连客镇不住,这赚钱,笑死,哈哈!”

  溜狗妈笑开,旁边的路跟着笑声,场变众嘲。

  牧白知修仙的推广难,再九零功热的骗局被戳穿,现在知功是假的,锻炼身,不治疗疾病。

  牧白色不动,没有被凡的嘲笑影响态,在里言语,有遗憾:“们信己愿信的。”

  再开会儿摊,牧白的班时间快了。

  当即收拾摊,找换回来的脸,卸士装,回学当辅导员。

  这头,哪怕是现修士,没有钱是活不的,除非辟谷。

  的是清晨学的育学院,当辅导员,手头管几班级。

  的学期,的任务。

  份处类奖学金评,还有准备开校运会的。

  这说忙忙,不忙可不忙,巧是属较佛的辅导员。

  牧白来办室,烧泡茶,整己的办桌,点开查任务。

  今午召开节班委会,让学们准备学运动会的。

  “牧老师早啊。”

  温助落座,带来了鲜的包早餐,“吃了早餐吗,牧老师?”

  “早,吃过了。”牧白摆摆手,盯着电脑练功的。

  旁边的陆续有老师归,茶壶口飘袅袅青烟。

  查修仙统,弟栏依旧是0,凌少练是练了,是还没有完全入门。

  单靠朋友凌少开局,显还是不够,再拉修仙。

  牧白里过世的早,亲戚们在远的省市,来回非常麻烦,亲戚不在的首考虑列内。

  了,不再易容术开马甲,私教练的身份,训练参运动会的学?

  当,不会说是教修仙功,是在训练安排古养功操,让们在不知不觉完轮练功。

  坚持周左右,们差不入门了。

  牧白坐在电脑桌呆,复琢磨,感觉。

  不过细节需仔细推敲,这可马虎不。

  午时。

  牧白召来育班班长,们传达届学运动会即将召开的,让们全员备战。

  “帮找了私教,有需求的学可报名参为期周的特训。”

  “这不们交钱,们在校运会跑绩,是给老师的回报。”

  “老师,特训场在哪里?”有举手。

  “在们的学找场练习,时候们问私教了。”牧白说。

  这古养功是基础的入门功,不需考虑保密问。

  会的越越,这样才增宗门弟数。

  在场的班委没有在场的,讨论了会儿,纷纷对私教的特训强与特训内容感兴趣。

  不会儿,牧白将在场的班委拉进的私教聊群。

  “们报名的学拉进这聊群,这群知时间点,常况全员禁言。”

  “白了吗?”

  “们白了,牧老师。”

  “了,散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ai.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a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